寫意小說 > 純愛 > 妖猴悟空 > 第一卷 第四百零八章 打章破枷鎖(大結局)
    一股無形的威嚴裹挾著仿佛威壓眾生的氣勢,緩緩自陸壓身上涌出。

    “三千世界……”

    陸壓兩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微笑著低聲喃喃。

    這一刻,他終于成為這個大量劫的主人。

    為了這一刻,他費了無數心血,足足做了數萬年的準備。

    陸壓嘴角笑意愈發濃郁,兩眼緩緩看向我。

    “石頭。”陸壓仿佛在叫我,他看向我的目光就如同看待一塊石頭一般冰冷,還帶著一絲輕蔑。

    在這道冰冷目光的注視下,我體內天罡地煞之氣愈發暴躁起來,幾欲沖出體外,可是此時它卻與我一般死死不能動。

    因為它也同樣曾被陸壓煉化。

    我想起這天罡地煞之氣曾是億萬生靈被陸壓吞噬時的不屈之意所化,重傷陸壓之后卻反倒被陸壓煉化,當真是可笑。

    怪不得它如此痛恨那混沌之氣。

    天罡地煞之氣死死掙扎,卻依舊動彈不得,我卻清楚感受到了里面的瘋狂殺意,還有那紅芒巨虎在我體內的憤怒吼聲。

    “三千世界,如今只剩那個花果山了,有趣,猴子,是你讓那棍子鎮守那里的?”陸壓呵呵笑了起來。

    然而他眼中有一絲掩不住的吃驚,如今以他的混沌之氣吞食天地,哪怕是地府里的女子地藏和鎮元子聯手之下都不能擋住,最終只能葬身混沌。

    而那棍子,竟然以魔性佛性融合,生生擋住了混沌之氣。

    不過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只要給陸壓時間,那根棍子又怎能在混沌之氣下堅持下來?

    我用盡全身力氣,終于是微微張嘴。

    我兩眼冰冷的盯著盤膝而坐的陸壓,聲音冰冷森然道:

    “滾你媽,你敢動花果山一下,我滅了你。”

    我都好久沒罵人了。

    師父在我身后卻也呵呵笑了起來。

    “這么說,江南也被你吞噬了?”師父聲音不顯喜怒。

    陸壓微微點頭,朝著師父笑笑:“和尚,你這次做的很好。至于那個江南女子,你也見過,她也并未跟你走,你也并未帶她走。”

    “你既然已經放下,又何必在意她的死活?”

    “此次我吞噬鴻鈞,你有大功,待我以混沌之氣催化出另一個三千世界,你便在里面做一個現世佛,替我創立佛門,學鴻鈞的手段,幫我收納眾生意念所化的信仰之力如何?”

    陸壓聲音中滿是贊許和期待。

    如今的他,可是學聰明了一些,也終于明白這眾生意念的可貴。

    對師父來說,這當真是好事。可以說,在這個三千世界之中,師父便是僅次于陸壓的主人。

    師父卻沒答應,或者說師父并沒有說話。

    師父笑了起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上前去。

    師父手中禪杖嘩啦作響。

    師父袈裟如火灼,整個人在這一瞬間散發出無匹的殺意,帶著滔天威勢,朝著陸壓一禪杖砸下。

    “老子金蟬子,是個粗人,聽不得大道理,你也少給我講道理。”

    “我只認一條道理,你殺她,我就殺你!”

    “我何時放下過了!”

    師父裝如瘋魔,身上佛氣鼓蕩,一禪杖一禪杖的砸在陸壓身上。

    陸壓竟是被師父一下一下的砸扁了肉身。

    許久之后,就在陸壓被師父砸成了肉泥之后,師父才停下手來,氣喘吁吁地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翻滾不已的混沌之氣。

    混沌翻滾涌動,有一個身穿麻袍的身影緩緩走出。

    與陸壓一模一樣。

    又一個陸壓,或許說,他也是陸壓。

    身為混沌之靈,他想要多少肉身,便有多少肉身。區區一具肉身被砸成肉泥,他才不在乎。

    只要混沌之氣還在,他便不死。

    “金蟬子,既然如此,你我也就無話可說了。”

    陸壓緩緩嘆了一口氣。

    無盡混沌之氣涌向師父。

    師父回頭,目光復雜的看了我一眼,朝著我呵呵一笑。

    一襲白袍消失在無窮無盡涌來的混沌之氣之中。

    我心中怒火幾欲滔天,兩眼赤紅,手心已是被握的鮮血橫流。

    我面前的混沌之氣散開,師父的身影已然不見。

    被吞噬一空。

    空空如也。

    一時間,我失去了理智,心里只剩下了冰冷的殺意。

    當初師父曾擋在我身前。

    “當徒弟的,師父總得罩著。”

    如今,師父就這樣死在我身前。

    再無輪回。

    我想要沖上去,殺了陸壓,可是我卻依舊動不了。

    我本就是一塊被陸壓煉化的石頭所化。

    陸壓緩緩看向我。

    “猴子,你本就是一塊石頭,不在規則之中……哪怕我成了混沌之主,我也拿你沒辦法。”

    “不過,我可以讓你永生化作石頭,永生永世沉迷在混沌之中。”

    陸壓聲音冰冷。

    “規則,天地間,一切都有規則。”

    “但是,無論何種規則,都有漏洞,都有異數,大衍之道其用四十九,余下的一,就是你。”

    我雙目圓瞪的看著他,陸壓卻鎮定自若,因為他知道,我只是一塊被他煉化過的石頭。

    “你不在規則之中……但是,不在規則之中,便是好事了?”

    “無人可在規則之外。”

    陸壓看著我,笑了出來。

    “你在規則之外,便只是一塊石頭。”

    “人人都有天命,金蟬子今日便是天命,你不在規則之中,卻也有天命。因為你本身就是石頭。”

    無盡的混沌之氣自陸壓身上涌出,彌漫整個虛空鐘的混沌之氣也鋪天蓋地朝我一齊涌來。

    仿佛要將我生生煉化。

    我只感覺自己身體愈發僵硬,一絲絲生機被那混沌之氣抽出體外,有一些東西正在離我而去。

    仿佛……正在變作一塊石頭。

    我的思緒,我的情感,都在這一刻漸漸淡薄下來,我的意識也漸漸模糊。

    目之所及,皆是灰白茫茫。

    我……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一瞬,或許千萬載。

    或許,一切都是一場夢。

    或許……

    一切的一切,都在離我而去。

    我知道,我死后,不,我變成一塊石頭后,陸壓會重新化出三千世界,重新建立天地規則。

    在那被規則束縛的世界之中,每個人都有天命。

    不可違逆的天命,正如我是一塊石頭所化一般。

    不可違逆啊。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起來,仿佛真的已經化作一塊石頭。

    然而此時,一聲碎裂的聲音忽然在我心中響起。

    我猛地睜開雙眼,如同大夢初醒一般。

    虛空依舊,陸壓依舊盤膝而坐,周身是灰白一片的混沌之氣。

    而我,已然化作一塊石頭,被混沌之氣所包裹。

    但那聲碎裂之聲……

    我心中涌出無比的瘋狂。

    我仿佛看到花果山,那根護住花果山的足有萬丈大小的恨天棍,已經開始崩碎。

    花果山也開始崩碎。

    無數灰白之氣,涌入其內。

    紫霞站在那些剛剛萌發的桃樹下,一臉驚慌,可卻一步不退。

    因為無路可退。

    因為我曾告訴過她,等我。

    是啊,等我。

    可我已經化作一塊石頭,不,我本來就是石頭。

    怎么會有人等一塊石頭呢?等一塊石頭又能等來什么呢?

    無盡混沌之氣,沖向花果山,沖向紫霞。

    我已是不顧一切,胸中怒火憤怒瘋狂交加纏繞,占據了我的神智。

    我忽的哈哈大笑起來,哪怕我是石頭。

    我是石頭,卻也可以大笑。

    我體內原本被死死壓抑的天罡地煞之氣轟然涌動,在這一瞬間,我仿佛沖破了什么。

    我依然動彈不得,因為我是石頭。

    但我體內天罡地煞之氣熊熊燃燒,紅芒巨虎在我體內瘋狂嘶吼。

    忽然,他口吐人言一般,給我傳了一道意念。

    “拼了一切,殺了他,從此世間還有三千世界,但無規則,再無天命。”

    它本就是不屈之意所化。

    我在這一刻,忽然明白了他為何不屈。

    天命。

    我哈哈大笑。

    紅芒巨虎在我體內如火燃燒,卻是燃燒了自己。

    他以自己性命之力,以自己全部力量,轟然爆發。

    虛空之中,滔天紅芒轟然爆發,沖散了茫茫無盡的混沌之氣。

    陸壓臉色大變,仿佛不可置信一般看向那個已經化作石雕的猴子。

    “你,你怎么可能,你不過是個石頭,不,不可能,你已經被我煉化……”

    陸壓失聲喃喃。

    我如今已然化作石雕,可卻依舊能說話,能大笑。

    我緩緩道:“三千世界,億萬生靈,讓我替他們說一句話。”

    億萬生靈的不屈之意所化的紅芒巨虎,以性命之力,以它的一切,讓我擺脫了陸壓的煉化,讓我沖出來,說一句話。

    “天地眾生如螻蟻,唯意志可貴。”

    “天命,或許有,或許沒有。但若是有,我便要一棍子將它捅個窟窿。”

    “愿諸天萬界,人人如龍,再無天命束縛,再無規則桎梏。”

    我哈哈大笑。

    我感覺體內似乎什么東西破裂了,但是隨之而來的,是更強大的一股氣息。

    我的命格已碎。

    換來的,是不在規則之中的力量,是不消散于混沌之中的力量,是能夠撕破規則,撕破混沌的力量。

    那塊猴子石雕上,涌出的天罡地煞之氣,讓空間都開始破碎起來,哪怕是陸壓也忍不住心驚膽戰。

    那是比混沌之氣還要濃郁的一股力量。

    撕破一切的力量。

    撕破一切。

    陸壓臉上滿是恐慌,瞪大雙眼看著那塊石頭。

    “你,你……”

    他不懂,為何這猴子已是不顧一切,竟會粉碎體內的天罡地煞之氣,竟會把自己的性命同樣粉碎。

    僅是為了撕碎混沌?

    陸壓不懂。

    在陸壓恐慌不解的目光中,在那猴子石雕的大笑之中。

    有紅芒驚天,裹挾著一塊已經動彈不得的猴子石雕,狠狠砸向那尊貴不可言的混沌之主。

    砸向規則,砸向天命。

    轟然巨響,天地崩碎,空間坍塌。

    一切都被撕裂。

    規則不再。

    …………

    不知過了多久,一切歸于寂靜。

    虛無之中,再也沒有一絲混沌之氣,只有一片虛無。

    隱約似是有一道驕狂笑聲,可是再仔細聽,卻又沒了,可能本來就沒有吧。

    的確,一塊石頭,又怎能發出笑聲。

    仿佛一場夢境罷了。

    三千世界,終究還是剩下了一個世界。

    東勝神洲。

    那根棍子,不光護住了花果山,也護住了整個東勝神洲。

    或許,也不光是靠那根棍子。

    如今的東勝神洲,尸橫遍野,很多尸首都殘破不全,甚至很多人都沒有尸首,就那么消失于那白茫茫的氣體之中。

    但終究還是有人活了下來。

    在那一天,在那些灰白霧氣之中,很多城池消失,很多家族破滅。

    但終究還可以重建。

    花果山上,那些一人多高的桃樹也奇跡般的流了下來,或許會有一日,變得蔥郁高大,結出豐盛果實。

    或許,數萬年之后,會一切如常。

    或許,也會有一個教派,名叫佛門。

    或許,也會有一個名叫玄奘的小書童,遇上一個狐妖。

    或許……

    將來的事,誰又說得準呢。

    因為從這一刻起,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了天命這一說,再也沒有了規則束縛。

    或許,每個人都當真能成龍成鳳。

    或許吧…………

    ………………

    ………………

    ………………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幾千年,或許數萬年。

    東勝神洲,有小島,名曰傲來。

    傲來島很小,只有一個國,叫傲來國。

    傲來國只有一個城,叫傲來城。

    傲來城后,不遠處,是一片山林,足足占據了島嶼的二分之一。

    遍開桃花。

    桃花之中,有一根銹跡斑斑的鐵柱擎天而立。

    桃林之中,猴群呼嘯著一一掠過,鳥獸齊鳴,生機盎然。

    而此時,在人跡不可至的一個水澗,一只猴子終于緩緩睜開眼睛。

    身旁是一地碎石。猴子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眼前是無垠的草地,微風拂過,各種雜草小花隨之波蕩。草地那邊兒有潺潺溪水自兩側山峰上匯聚,緩緩流向溪水那頭兒的茂密樹林。

    猴子張大嘴巴,深呼吸了一口這帶著淡淡桃花草木香氣的拂面微風,略微失神。

    猴子剛才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的夢。

    夢里的內容已經模糊,只記得一堆亂七八糟的身影。

    有身穿白袍,拄著禪杖的兇和尚。

    有一身紫衣,淚眼看向自己的仙子。

    有百丈老牛仰天場哞。

    有萬丈金身大佛盤膝閉目。

    有劍氣逼人,斬破無根世界。

    有紅芒驚天,沖向混沌之氣。

    ……越來越多,可是都記不清了。猴子感覺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猴子撓撓昏昏沉沉的腦袋,呆呆看了一會兒眼前的山澗,忽然咧嘴一笑。

    “嘿,花果山。”

    猴子轉過頭去,瞇眼已經落山大半的夕陽,紅彤彤的,像一個熟透了的桃子,將漫天云彩也染成了火紅火紅的一片,令人眼花繚亂。

    猴子看直了眼,莫名其妙的傻笑道,“好看。”

    火紅的金芒照在他金黃色的柔順猴毛上,反射出溫暖的金光。

    猴子感覺自己臉上有點涼,伸手一摸,猴子不解的看著手上的液體,塞到嘴里嘗了嘗。

    “呸,真咸。”猴子嬉笑道,啐了口唾沫,可是又有些疑惑的接著說道:“我咋會哭?”

    有一白眉大猴從林子中抓著藤蔓蕩出,穩穩落在猴子身旁,揮手拍了拍猴子腦袋。

    “猴子,你咋不回家呢?走啦走啦,大家都回水簾洞了。”白眉大猴拉著猴子往回走。

    猴子抓了抓屁股上的癢,一邊走一邊說道:“白眉,俺剛才睡了個午覺,夢見好多人。有白袍和尚,有紫衣仙子,有金身大佛……”

    猴子不說話了。

    他看到一個身影,在水澗中,朝他笑。

    紫衣女子,夕陽下,笑顏如花。

    他呆住了,臉上只是傻笑,卻笑出了淚水。

    他什么都想不起來,可卻已經不重要了。

    紫衣女子朝他走來。

    “你來了。”女子紅著眼圈,拉過他的手,輕聲笑道。

    猴子腦中渾渾噩噩,卻依舊本能的點了點頭。

    似乎夢里,這個女子,對他很重要。

    猴子忽然轉頭,看著天邊如水夕陽,笑了起來。

    ……,本書,到這里也就結束了。

    23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