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純愛 > 這個影帝又上線了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六章 精神疾病
    出乎所有劇組工作人員和演員的意料,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并非油頭大耳的老男人,而是一群身材健碩、五官在端正以上的中年男人。

    甚至其中還有兩個比較帥氣的年輕老板。

    其中一個是大家早就熟悉的李峰,而另一個……也帥氣得過分了。

    大家都隱隱覺得眼熟,可一時間都分辨不出他的身份。

    最終,有一個工作人員認出了這位老板的身份,驚呼出聲:“這不是言默總裁嗎!”

    “言默”二字一出,片場一片嘩然,幾乎所有對這兩個字有所了解的工作人員都一致地將目光投向言默。

    在娛樂圈,有一個近來名聲鵲起的娛樂公司,雖然它的歷史不是很悠久,公司里的人員也不是很多,但在很多娛樂圈的專業人士看來,這就是一個大寶庫。

    ——言氏音娛。

    言氏音娛不過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可依然被大家追逐吹捧,原因就落在這“言氏”二字身上。

    能夠被稱為“言氏”的,在整個國家也只有那么一家。

    言氏的產業遍布各個領域,且普遍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甚至在政府高官中,有大約三分之一的都是言氏的人。

    他們就仿佛坐落在國家龐大機構上的土皇帝,隱秘地操控著整個國家的未來走向、物價高低、民眾精神……

    而這屆言氏的家主,就叫言默。

    在片場的眾多演員中,有許多企盼著今天能夠勾搭一個大老板,借此上位謀得資源和角色,不再默默無聲的小透明。

    但剩下來的大部分演員對于這種行為嗤之以鼻,覺得這種出賣身體的事情是對于人格的侮辱,做出這樣事情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人品。

    可現在看著言默,就算是之前說得如何深惡痛絕,在這一刻,她們的心臟也忍不住快速地跳動了起來,想著要是能夠和言默在一起,她們的未來可就無憂了。

    在商業大佬中,言默是難得的帥氣,而這種帥氣和他的身份一融合,就煥發出了更加璀璨的光輝,讓無數懷春少女的心臟砰砰亂跳。

    言默穿著西裝,身材挺拔地站在片場旁邊,看著竟然比不遠處的男主更像明星。

    只是男主還能夠偶爾和劇組主動搭話的女演員說上幾句話,可言默卻直接冷淡地站在原地,一旦有起了心思的女演員想要接近他,就會被言默身邊盡職盡責看守著的保鏢攔住。

    “不好意思,這位小姐,”保鏢的面上始終維持著禮貌而冷淡的微笑,看在女演員身上,卻是一種莫大的嘲諷,“先生沒有和除了導演之外的其他人談話的打算。”

    她……她知道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小演員,不可能入得了言默大總裁的眼,可她也是有夢想的,也會幻想著言默看上了她,愿意為她破例。

    大家都知道,被言默看上的機會幾近于無,或許去買個彩票中上幾百萬,這個幾率都比得到言默心的概率大。

    但面對著冷冰冰的保鏢,女演員還是沒忍住,上前一步,急切地開口:“你們的老板又沒有親自拒絕我,他或許愿意為我網開一面呢?你讓我和言總裁說幾句話就行!”

    說到這里的時候,女演員的眼中滿是懷疑,配合著她口中吐出的言語,直接生動地在保鏢眼中組成了一句話:“我不相信你。”

    這位保鏢雖然也是被雇主雇傭來保護人身安全的,可是一向都被人逢迎的他在如此的懷疑中很是不悅,于是直接把心頭的想法毫不猶豫地講出口:“小姐不好意思,這個命令就是老板發下的,要是讓您和他見了面,估計你要從此無法在娛樂圈再混下去,而我也得被開除。”

    可這個女演員明顯是孤注一擲,因為她就算是被保鏢告知了這樣嚴重的后果,可還是堅持著立在保鏢的面前,不停地詢問:“你說的是正常的情況,可如果我是你們未來的老板娘呢?你要是能促成我和言總裁的婚姻,我肯定不會再讓你做活,而是給你大筆的錢,讓你從此無憂無慮地活下去。”

    作為在言默身邊待了差不多兩年的保鏢,他聽過各種蠱惑的語句,被給過許多美好的條件,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自信的女人。

    保鏢扯起嘴唇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把女演員往遠趕了趕:“小姐愿意幻想,這和我無關,請姑娘繼續。但千萬不要在我旁邊,這樣會打擾我的工作。”

    他這態度分明就是對她的蔑視!

    女演員咬緊牙關,很是不甘心地盯著保鏢看了好久,竟然直接潑婦一樣叫嚷了起來。

    吵鬧的聲音很快傳到言默的耳邊。

    正巧此時場中的這段表演結束,孟亦秋伸手把坐在地面的女主拉起來,親切地和她聊了兩句,二人一起走向休息的坐席。

    把視線從孟亦秋身上收回來,言默有些淡淡感慨地對著身后的助理說了一句:“他挺像他的。”

    雖然言默沒有具體說出這兩個“他”都是誰,但他身后的助理還是心領神會地點點頭,贊同地回答:“老板說得對,他們的確有些相像。”

    “或許名字相同,還真的有一些共同之處吧。”在這般評價過后,言默直接走到門口,問保鏢,“怎么了?”

    看到言默突然出現,保鏢嚇了一大跳,急忙按住情緒越發激動的女演員,同時不好意思地望向言默:“老板,這個女人一直說瞎話,我在想辦法把她請回去。”

    孟亦秋和女主肩并肩坐在一起,看天真燦漫的模樣,就是一個少年而已,哪有一點兒剛才的邪魅模樣?

    言默把目光從孟亦秋身上收回來,然后放到女演員的身上:“你找我有什么事?”

    如果是在往常,女演員肯定會注意到言默望向她時,眼中隱含著的冷漠。

    可她沒有發現,所以只是繼續費力掙扎著,同時大聲把心頭的想法喊給言默聽:“言總裁,我聽說你一直沒有交女朋友,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啊,你看我長得這么好看,又賢惠。”

    女演員扒著保鏢的胳膊,壓低嗓音可憐巴巴地盯著言默:“言總裁,你可以考慮和我試婚幾天,如果覺得我不行,就不要我,好嗎?”

    言默還沒來得及對女演員這番奇葩的話語進行評點,保鏢大哥難以置信的聲音就在女演員耳邊響起:“你以為這是你們看的總裁文嗎,還有什么‘試婚’?”

    “總裁文”三字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女演員下意識地開口。

    保鏢不想理會這個滿心好奇的女演員,直接笑呵呵地回過頭,卻發現言默也在好奇地打量著他,同樣在等待一個答案。

    老板的疑惑,保鏢不能不解決。

    他有點兒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解釋道:“老板,我媳婦兒就喜歡看那些總裁文啊穿越文什么的,還非要拉著我把劇情講給我聽。”

    “原來如此。”言默輕輕點了點頭,然后稍作思索,直接開口,“這樣吧,你今天可以領一個月的薪水,算是我對你的獎賞。”

    “謝謝老板。”保鏢眼前一亮。

    雖然不知道究竟他說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意外得到了言默的贊許,可最后的結果是好的就行。

    一個月的薪水……對于一個家庭來說,也是不小的一筆數目了吧。

    給保鏢獎勵了一個月的工資后,言默揮手叫來身后的助理,吩咐他:“這個女演員因為一直不得志,精神得了疾病,所以只能被送往療養院。”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