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純愛 > 這個影帝又上線了 > 章節目錄 第二章 角色試鏡
    在醫院醒來時,孟亦秋差點兒以為他又重生了一遍。

    護士小姐姐走進來,幫他把輸液針摘下。

    “你的名字叫孟亦秋啊?和孟影帝是一個名字。”護士小姐姐側頭瞥了一眼孟亦秋胸前掛著的吊牌:“你是不是去參加影帝的葬禮了啊……唉,我也想請假去參加,可是主任不給假。”

    “嗯。”聽完護士的念叨,孟亦秋輕聲應答:“我去參加了孟亦秋的葬禮。”

    “好了,你的身體沒什么大問題,以后一定要按時吃飯,養護好身體。”護士把輸液管收拾好,將推車推走,并在臨走前叮囑孟亦秋。

    見護士姐姐離開,孟亦秋從床上坐起來,晃了晃腦袋,覺得暈眩和作嘔感都消失得差不多了。

    他呼出一口氣,起身去結錢,卻被告知醫藥費已經有人替他交了。

    他追問是誰交的,可院方表示他們也不知道。

    實在找不到恩人的名字,孟亦秋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

    打了一輛車回家,在路上,孟亦秋一直思索著接下來的打算。

    只是他剛下車,還沒走進家門,就聽到手機鈴聲響起。

    從兜里掏出手機,孟亦秋看了一眼,發現屏幕上赫然列著四個大字“渣男二號”。

    原身的金主?他打電話干嘛?

    孟亦秋將手指放在屏幕邊緣輕敲了兩下,接著劃開屏幕,接通了電話:“喂,你好。”

    話音剛落,電話對面就傳來一個帶著幾分笑意的聲音:“難得不叫我老公,求我別離開你了……你是想通了?”

    在走過便利店的時候,孟亦秋忽然想到晚餐還沒著落,于是腳步一錯,拐進了便利店。

    同時,他隨意地接話:“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會回來了,那我干嘛還要繼續糾纏不放。”

    “你總算是想明白了,”男人的聲音不錯,但總帶著幾分故作矜持的油膩,聽得孟亦秋都沒什么吃飯的胃口了:“你情我愿的買賣多好做啊,你還總是想用感情捆住我……這樣吧,我們畢竟也在一起一年,現在和平分手,我送你一個角色吧。”

    原本懶洋洋的孟亦秋一瞬間精神了起來。

    他正在發愁去哪里找工作,轉眼間瞌睡就有人遞上枕頭!

    “……行,什么角色啊?”他繼續追問。

    “寧導演的一部仙俠劇《逆蒼生》里的男五,雖然戲份少,但是演起來簡單,人設也挺討喜,我的新情人一直管我要,我都沒給他……你看我念舊情吧?”

    寧導演是最近兩年初出茅廬的新人,拍的電視劇都是中規中矩,難以大爆,但也不會撲街,難得的穩定。

    孟亦秋把這些情況在腦海中轉了一圈,接著沒有多注意金主其他的話,一口應了下來:“謝謝,我很滿意這個角色。”

    其實他也不清楚這是個什么劇,男五又是個什么人設,但只要有個機會,孟亦秋就能打出一記優美的絕地反擊戰。

    在確定了角色后,孟亦秋直接囫圇吃了一頓晚飯,然后去聯系寧導演的助理。

    寧導演最近還在進行選角,正在隔壁的m市。

    正好孟亦秋最近沒什么事,就打算直接去看看。

    買好了第二天的車票,孟亦秋收拾好行李,睡了一覺。

    次日,他趕上動車,幾個小時后到了m城。

    當孟亦秋到達選角場所的時候,寧導演第十次摔了手里的劇本。

    “這些來應選的都是什么人?先不說具體的演技和靈氣,我讓他們挑著劇本上的一段演給我看,結果演的都是什么?連臺詞都記不住?”

    寧導演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導演,可不知是因為作息不規律還是因為整天都在生氣,看模樣生生老了十歲。

    被他訓斥的小演員僵立在原地,一句話也不敢說。

    “都說是大公司推薦給我的好苗子,結果一個像樣的都沒有,還有幾個,啊,這都是什么東西?臉上像打了石膏一樣,怎么做表情?而且他們整容像毀容一樣,當花瓶都不夠格!”寧導演越說越生氣。

    他身邊的助理彎腰撿拾起散落在地上的紙頁,同時用動作示意場上現在的這位趕快下去。

    寧導演在眾人的安撫下很快恢復了冷靜。

    他揮了揮手,讓下一位進來。

    接下來走進的男人長相明顯比之前的好上不少,寧導演地眼神明顯滿意了些許。

    “看過劇本嗎?”他詢問。

    “看過了。”男人點點頭,接著有些不安地詢問:“導演,我們是要脫離劇本表演嗎?”

    “是啊,難不成拍戲時,你也要在對手身上貼個臺詞單?”寧導演翻開劇本看了看:“這樣吧,我給你挑選一段臺詞不多的戲份,你直接給我無實物表演一下。”

    “我看你是專業表演學校畢業的,應該不錯。”

    寧導演翻了兩頁,清了清嗓子開口:“薛刃走到吳巖身前,圍著他轉了一圈,想要說什么卻說不出口。他的神色復雜,手臂慢慢抬起又緩緩落下,最終還是頹然地嘆了一口氣,說‘罷了’。”

    念完臺本,寧導演期待地等著男人的表演。

    只可惜不知是男人太過緊張,還是不擅長細節動作,整個人竟然就這么呆呆地走了一圈。

    寧導演失望地嘆了一口氣,揮了揮手:“下去吧。”

    孟亦秋一直在門外打量著這一幕,見又接連下去了好幾個人,有些好奇地回身問旁邊的助理:“姐姐,這個角色看起來很重要,是男幾啊?”

    孟亦秋長得乖巧,平時說話做事也是一副乖孩子的模樣,輕而易舉地就俘虜了助理姐姐的心。

    因此對于孟亦秋的問題,她也毫不猶豫地應答了下來:“是男三。不過雖然是男三,實際上卻是這篇文的大boss,戲份很多,可發展空間也不小。”

    “我明白了。”孟亦秋點點頭,接著一抬手,推開了玻璃門。

    在寧導演投來的疑惑目光中,孟亦秋禮貌地鞠躬行禮,隨后介紹了身份和來意:“導演你好,我是這部劇男五的演員,我叫孟亦秋……我想試一下男三。”

    剛聽到孟亦秋的名字時,寧導演也愣了一下,接著他反應過來,覺得應該是重名。

    不過……他記得這部劇的男五不是為關系戶準備的嗎?

    想到這里,寧導演又上下打量了孟亦秋一遍。

    小伙長得白白嫩嫩的,很適合演校園劇或者乖巧的角色,估計很吸姐姐粉。

    只是他的男三是狠毒的大反派,孟亦秋的長相明顯和反派沒有一點兒共同之處啊……

    寧導演想拒絕孟亦秋,就被孟亦秋打斷:“麻煩導演能不能給我三分鐘,讓我展示一下我的能力。”

    孟亦秋說話時,滿眼都是自信奪目的光彩,一時間懾住了寧導演的眼眸。

    他想了想,點頭應允:“行。”

    反正就是三分鐘,很快就能過去。

    “你沒看過男三的劇本吧?需要我給你找一段嗎?”寧導演打起精神來,看好戲一樣望向孟亦秋。

    “謝謝導演,不過不用了,”孟亦秋輕笑著搖搖頭:“我剛記下了一段。”

    他往外走了兩步,轉身背對著寧導演。

    等他再轉過來的時候,整體的氣質都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原本可憐無辜的眼瞳中,如今布滿了冷嗤和不屑,可這一切就像是一層虛浮的保護膜,將這個男子包裹在里面。

    他邁著輕緩的腳步,一步一步地走向某處。

    整個室內都突然安靜了下來,只有鞋底和地面拍打的聲音在室內回響,竟帶來一股讓人不安的戰栗感。

    走到一個地方的時候,孟亦秋停了下來。

    他微微昂起腦袋,“嘖”了一聲,隨后將雙手放在背后,繞著這里轉了一個圈子。

    在行走的過程中,孟亦秋的臉頰一直對著中央,面上的每一個微表情都充滿了高高在上的諷刺,讓人看著便會惱恨。

    但與此同時,他放在身后的手卻緊緊地交錯在一起,因為過度用力,甚至壓迫出了青白的痕跡,斑駁如同他真實的心。

    等徹底繞完一圈,孟亦秋在最前方站定,把手臂從身后抽出來,抬舉到腦袋的高度,看姿勢是要捧起什么。

    但他還沒把手臂完全伸展開,就又好像觸到了電,直接把雙手快速收回,同時腦袋直接垂到一側,不愿把情緒展現給這個人。

    在長久的沉默后,孟亦秋重新把頭抬起來,嘆息了一聲:“罷了。”

    一整段戲,孟亦秋只說了兩個字,可這兩個字就如同一記重錘,沉甸甸地落在在場所有人的心上。

    等余音散去,孟亦秋才恢復了青澀的模樣,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原地,低頭不語。

    大概幾秒后,寧導演第一個反應過來,瘋狂拍掌叫好:“好!”

    緊隨其后,其他人也贊美起來。

    寧導演直到手掌拍紅才停下,最后更是一錘定音:“男三就由你來了,讓其他人都散了吧,男五再去招。”

    等到外面等著的人陸陸續續離開,寧導演直接走到孟亦秋身前,拉著他到了位置上。

    “你是叫孟亦秋是吧?”寧導演自言自語道,接著直接一拍巴掌:“亦秋,你趕快來簽合同,我們直接把這件事訂好,過幾天開機就直接拍戲了!”

    孟亦秋把所有證件都帶了過來,直接現場和寧導演弄完了一切步驟。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