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純愛 > 賽爾號之泣血如歌 > 章節目錄 了吃了你
    我并不理睬他,皺眉想著那三份記憶。不對,我貌似忽略了我折翼天使的身份,折翼天使,以怨為食。那么這些靈魂的事,也就好解釋了。不過,現在的我太虛弱了,需要進食。</p>

    伯恩晃了晃手,勾唇一笑:“狼姐怕是想起來了,你的身份。”究竟是誰負誰,狼姐,你可知道。“嘶--”他雙手捂頭,眸光中藍紅交錯,面色蒼白,緊緊的咬住雙唇。“該死的布萊克!”他惡狠狠地從唇齒間擠出六個字。</p>

    “需要我幫你嗎。”我乖巧的坐著,淡淡開口。</p>

    他痛得齜牙咧嘴,又平靜下來,繼續放電:“你可從不做虧本的買賣,看你那臉色就知道代價一定很貴吧。”</p>

    我笑了。笑意不達眼底,血色凝固在眸子中,像一個漩渦,能吸入人的魂魄:“不貴,你讓我吃了你的魂魄,便可。”</p>

    他聽了,慵懶的一躺:“算了吧,老子還不想死呢。”然后陷入了沉睡,也許不是沉睡,但他的確安靜了。</p>

    唉,挺優質的一個靈魂啊,很好吃的樣子。可惜,不能吃。我快餓死了,嗚嗚嗚~~。我直勾勾的盯著他,肚子不爭氣的咆哮著。(好吧,我承認折翼天使不會餓,但是真的好想吃。(吃貨樣))</p>

    “愣著干嘛,我臉上有東西嗎。”如冬日凍成冰的冷泉一般冷冽的聲音。</p>

    “我餓了,想吃你……”的靈魂。我誠實的說道,可憐巴巴的望著他。</p>

    “你腦子里成天裝的都是些什么!”他打斷我,額頭上冒出了一個十字路口,眼神似奔著寒光的刀刃。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想,我已經死了。好沒意思,還沒有伯恩那小子好玩。</p>

    我識趣的走開,是時候該去那個地方了。銀發飄過,巧笑嫣然。血眸浮過,戮戮若失。</p>

    布萊克感覺心中有什么東西,猛的收縮了一下。帶著痛意與絲絲苦澀。“你要去哪。”他聲音冰冷駭人,以陳述句問人……也就只有他了吧。</p>

    “以后,不要再這樣冷冰冰的,跟女孩子講話了。會找不到媳婦的。”我笑笑,“魔靈一族,最小的…布萊克。”我朝光明祭壇的方向走去。“如果下一次見到我的話,我想請你,殺了我。”我白色的身影遠去,彼岸花,消失了。</p>

    布萊克捂住心口,真的,好壓抑。他好像真的想起來了,他出生的時候,一個銀發女子笑聲渺渺,對他說:“最小的嗎,好好活下去哦。”</p>

    布萊克,你復仇之后,迎接你的,將是陽關大道。而我,一輩子,生生世世,只能在黑暗中,看你。同樣的錯誤,飛蛾撲火,我不會再錯第二次了。哪怕是存在這個世界上,有痛覺,有愛,有恨;我為何,還是覺得,我不屬于這里。</p>

    活下去,只不過是一種本能。若在這個世界上,有我留戀的或者留戀我的,還有多好啊。</p>

    【身如虛渺,無所歸處。這是你的本能,記住了嗎!折翼天使……****】</p>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