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1章 這就重新開始了?
    陳耕緩緩地睜開眼睛。

    這種酣暢淋漓的大睡特睡了十幾個小時、骨頭有點輕微泛酸的感覺真是太舒服了,陳耕下意識的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嘴里呻吟出聲:這種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問的一覺睡十幾個小時的睡眠,自己有多長時間沒有體驗了?不過能夠逼著保時捷家族低頭,用一次好覺來犒賞自己也說的過去……

    嗯?!

    下一刻,伸了個懶腰、胳膊還沒放下來的陳耕,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圓:這……似乎不是自己住的酒店的房間?!

    什么情況?

    陳耕猛的一個激靈,身上的倦意退潮的潮水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眼中精光四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不是自己在紐伯格林住的那個酒店的房間,絕對不是!

    只看了一眼,陳耕就迅速得出了結論,不說這個房間比自己在紐伯格林住的那個酒店的房間簡陋的太多,也不說房間里亂七八糟的就像是一個高中生的狗窩,單單說窗外,就應該有大片光禿禿的樹枝,自己在紐伯格林的那個酒店套房可是在第25層……

    沒有人敢跟自己開這樣的玩笑!

    那么,眼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半個小時后,終于搞清楚了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的陳耕,一臉的苦笑:誰能想到自己一覺醒來自己竟然回到了978年?

    不但回到了978年,自己現在也不是在國內,而是在有著“美國汽車城”之稱的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至于自己現在的身份,說起來就可憐了,底特律市幾百家二手汽車銷售公司中的一個蹩腳的二手汽車銷售員,標準的草根一個,美利堅廣大草根階層的光榮一員。

    慶幸的是,自己還是一名中國人,準確的說是一名出生在美國、父母雙亡的持有綠卡的在美華僑,更慶幸的是自己的名字沒變,還是姓陳,還是叫陳耕,當然,一個英文名字是少不了的。

    至于自己為什么會來到978年,已經有過一次重新開始經歷的陳耕表示很淡定:幸好是978年,不是879年,至于原因,或許是大宇宙的意志覺得自己玩的太順了,準備給自己增加一點難度?

    想到這些,陳耕就忍不住嘆了口氣:還好,明年中美就建交了,不需要等太長時間。

    “要盡快攢點家底啊……”看著鏡子里那個面容沒什么變化、就是身板明顯瘦弱許多的自己,陳耕摸著下巴,自言自語:“要不然可怎么回去?老陳同志現在怎么樣?老娘還好嗎?說起來丁若煙那丫頭現在應該還是個初中生?”

    至于國內那個現在剛剛上高中的陳耕還在不在這么復雜的問題,陳耕已經懶得去想了。

    ……………………

    叮當亂響、車身上銹跡斑駁的小破ini靈巧的沖進底特律郊區的一家名叫比伯汽車銷售公司的二手車行的停車場。

    看到這輛跟拆車廠的報廢車沒什么區別的小ini,陳耕的同事、和陳耕一樣也是一名二手車銷售員的黑哥們約書亞幸災樂禍和陳耕打招呼:“費爾南德斯,如果你今天不能賣掉一輛車,你這個月的銷售又是零蛋!老板剛剛發了話,如果今年你不能賣掉一輛車,要么收拾東西滾蛋,要么自己從車行里買一輛車,你死定了!”

    陳耕遠遠的沖約書亞豎起一根中指:“伐柯油!”

    “伐柯油t!”約書亞毫不客氣的回敬了一記中指,還不忘記沖陳耕大喊:“小心點,老板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大家都是打工的,無非也就是嘴上打趣兩句,但天生和老板就是兩個階層的人,很容易在對付老板這一點上達成一致。

    陳耕點點頭,意思是謝了。

    他大致知道比伯老板的心情為什么不好,比伯欠了銀行很大一筆錢,這筆錢似乎很快就要到期了,如果比伯不能盡快換上這筆錢,銀行就會毫不客氣的收走他的房子和公司,收走他的一切,眼看著還款的日子一天天的臨近,公司的銷售情況也不見什么起色,一直這么半死不活的,比伯的心情能好了才是見鬼了。

    剛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就聽到比伯低聲下氣的不知道給誰打電話:“詹姆斯先生,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在最后的還款期之前把錢還上……是的是的,我保證……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不用問了,肯定是銀行的電話。

    好不容易才讓銀行相信自己一定能夠在最后的還款期到來之前把欠的錢還上,身高一米八、體重最少兩百八的比伯看到進門的陳耕,火氣一下子就冒上來了,指著陳耕的鼻子就開始罵:“伐柯!你這頭笨豬,我發誓,如果你今天不能賣掉一輛車,你立刻就給老子滾蛋……上帝啊,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把你招進我的公司……”

    怎么說話呢?

    眉頭一皺,陳耕毫不客氣的道:“閉嘴!”

    一家手下十幾萬人、直接影響著數百家上下游關聯企業的集團老總的氣場,尤其是比伯這個手下不過小貓兩三只的二手車公司小老板能比的?強大的氣場之下,比伯嚇的差點一屁股坐地上,臉色煞白——這一刻,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自己平日里看不上的黃皮猴子,而是那些高高在上、自己連給對方提鞋的資格都沒有的頂級大佬。

    只是比伯眼里的陳耕終究不是他只能仰望的超級大佬,不但不是什么大佬,還是一個靠自己才能吃的上飯的窮鬼,想到自己剛剛竟然被這個窮鬼給嚇的差點兒尿了褲子,比伯瞬間惱羞成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伐柯!你給我滾!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

    “開除我?”望著惱羞成怒的比伯,陳耕忽然不屑笑了:“比伯先生,我想你或許忘記了,我們之前是有合同的,如果你真的決定開除我,沒問題,請支付我本月的工資,另外再支付給我三個月的解約賠償金……不用這么看著我,如果你不給錢,我想底特律的那些狼一樣的律師一定會很樂意幫我打這場官司。”

    “……”比伯喘著粗氣,瞪著通紅的眼珠子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陳耕的正正的戳在他的心窩子上,合同中確實明確的規定了,如果資方主動提出解約,不但要向被雇傭方支付當月全額工資,還要額外支付三個月的工資作為解約賠償金,這是法律明確規定的。當然,如果是陳耕主動辭職,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有工資,解約金是想都別想,但問題是這不是比伯這蠢貨自己提出來的么。

    說起來,這總計四個月的工資加起來也不過是不到3000美元而已,聽起來似乎不算多,但對于銀行里有8000美元的貸款等著還的比伯來說,他一分錢都不打算給陳耕。

    還有一點他心里很疑惑,這個該死的黃皮猴子向來都是唯唯諾諾、膽小的像猴子一樣,否則也不至于一個月了連一單生意都沒做成,今天這蠢貨到底吃錯什么藥了,竟然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偏偏陳耕還哪壺不開提哪壺,笑瞇瞇的對眼珠子通紅的比伯道:“比伯先生,如果我剛剛沒聽錯,銀行似乎要求你最遲不得超過半個月就得還款?那你慘了,如果半個月后你沒辦法把錢還上,銀行豈不是要拿走你的房子、車子和你的公司?你會破產吧?”..

    8000美元就會讓比伯破產?

    聽起來很夸張對吧,其實一點也不。

    和這個時代所有的美國人一樣,比伯也沒有儲蓄的習慣,習慣了透支信用卡的他們最喜歡干的就是寅支卯糧,比伯的房子是分期付款買的,車子是分期付款買的,每個月支付各類貸款就是很大一筆錢。

    至于這家二手車公司,說起來可憐,場地是租的,辦公室是租的,絕大部分在售的二手車是車主放在這里寄售的,除了幾張辦公桌和幾部電話之外,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租的,真正屬于比伯的資產的總價值不超過000塊,更慘的是,一個星期后他就要支付場地的租金以及水電費,總計超過2000美元,如果他拿不出這筆錢,立刻就會被人給趕出去。

    像是比伯這樣時刻走在破產邊緣的微型企業老板,美國有很多很多,多的數不過來,反正在美國開公司也簡便,用不了00美元……

    陳耕這話簡直就是在比伯的傷口上撒了一大把鹽,大胖子眼珠子都紅了,捏著拳頭就準備找陳耕算賬,但冷不防陳耕的下一句話就讓他愣住了……

    “一萬美元,你的公司賣給我。”

    “你說什么?哈哈哈……真是好笑,別說一萬美元,你拿得出000美元嗎?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比伯覺得這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這個每個月只有700多美元工資的黃皮猴子,竟然告訴自己,說要收購自己的公司?真是太好笑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