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170章 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
    安德森敲敲陳耕辦公室的門:“boss,您找我?”

    “嗯,”陳耕示意安德森自己自己找張椅子坐下:“這段時間的情況怎么樣?”

    現在還不是做周報的時間,但安德森也不覺得意外,還不允許老板忽然對下面的經營情況感興趣了?他連連點頭:“非常好,我琢磨著是不是要擴大一下場地、再增加一些人手,另外二手拆車件的銷售情況也不斷向好……”

    陳耕聽的連連點點頭,經過這么長時間的努力,“魔爪”算是徹底在底特律站穩了,已然是整個底特律公認的幾家改裝技術實力最強的企業之一,規模、技術實力和能力可以在底特律的改裝車企業當中排在前五。不過這不是陳耕叫安德森過來的原因,等安德森說完,陳耕徑自問道:“安德森,你對從政有沒有興趣?”

    “從政?”安德森眨眨眼,臉上全是茫然:您不是讓我來跟您匯報工作的嗎?怎么忽然就跳到從政上來了?

    “嗯,底特律現在空出來兩個議員的名額,如果你對這個感興趣,公司會大力支持你,”陳耕給安德森解釋道:“當然,作為對公司的支持的回報,你必須在今后的政治生涯中,盡力的幫助公司的發展。”

    安德森的心砰砰的跳了起來。

    雖然現在的安德森已經是一個超越了中產、年收入二三十萬的富裕階層,但別忘記了,他進入費爾南德斯公司才多長時間?

    勉強一年而已。

    在進入費爾南德斯公司之前,他不過是一個被克萊斯勒汽車辭退的工程師,別說“從政”這么高大上的職業道路了,他根本就不敢想,當時的安德森,考慮的問題是我明天的飯錢到哪兒去賺。

    也就是在費爾南德斯進入到五月份之后,他的日子才算是慢慢的好過起來,甚至在年底的時候分到了六萬多美元的分紅,但就在這之前,他完全沒想過從政——和華夏的老百姓一樣,雖然美國是一個資本說了算的國家,但對于普通的美國老百姓而言,政治家以及手中掌握著政府權力的政客仍然是一個無比高大上、讓他們可望而不可即、令普通老百姓敬畏有加的存在(還記得在德國發生的那個女留學生被她男朋友折磨致死的案子不?那個德國人渣為什么那么長時間還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就是因為那個渣滓的父親是警察局副局長),哪怕現在他也算是有點錢了,可安德森也依舊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名政治人物,比如一名市議會的議員。

    但是……成為一名市議會的議員啊,這個機會竟然忽然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安德森既有點難以置信,又有種被從天而降的餡餅砸中了腦袋的感覺。

    對于大資本家、大財團來說,政治人物只是他們手中的木偶,是他們實現自己目的的手段,但對于超過99%的美國人來說,如果能夠成功的步入政壇,自己就有了打造一個煊赫家族的機會,幾輩子的榮華富貴都有了,不算是在華夏還是在美國,這種機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安德森心動不?

    當然心動!

    至于費爾南德斯先生說的競選成功后要盡力回報公司的話,安德森完全不認為這有什么問題,這是理所當然的。

    “我……我……”

    “我說的再直接一點好了,”陳耕想了想,干脆說道:“你應該知道,艾利克斯·古德里奇是靠著我的支持才上去的,但隨著咱們公司的規模不斷擴大,必須有更多的政治代言人幫我說話才能保證公司的利益不受侵害。

    你現在是競選底特律的市議員,我會盡力說服整個底特律的二手車行業支持你,將來我、以及整個底特律的二手車行業還會支持你競選州議員、國會議員,到時候你不但是費爾南德斯公司的代言人,還將會是美國二手車行業、廢舊金屬回收行業以及汽配汽修行業的代言人,你應該知道這是一個多么龐大的存在,這么龐大的存在,需要在政治上有自己的代言人,比必須在政治上有自己的代言人、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

    安德森使勁咽了口唾沫!

    他承認費爾南德斯先生說的很有道理,以前公司規模小的時候也就罷了,用不著想這么多,但現在,眼看著公司的規模越來越大,現在都開始跟克萊斯勒汽車合作了,也到了開始扶持自己的政壇力量的時候了。

    當然,在自己成為公司乃至boss口中所說的行業的代言人之后,自己也會賺取到海量的財富就是了。

    “我……能問一下為什么是我嗎?”猶豫了一下,安德森還是問道。

    陳耕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不一定非得是你啊,這不是征求你的意見么,如果你不感興趣,我當然不會勉強你,接下來我會再問問鮑勃,如果鮑勃也不感興趣,那我就再問問瑞秋或者安妮斯頓……一直到找到合適的人選為止,我這么說你明白了嗎?”

    如同一盆涼水兜頭澆下來。

    安德森這才明白過來,費爾南德斯先生壓根就不是因為自己“骨骼清奇、對政治有敏感度”之類的原因選擇的自己,公司所有的高層成員都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自己只不過是他詢問的第一個人而已,如果自己不樂意,他不會有絲毫的惋惜,立刻就會換下一個人。

    妄自己以為自己身上有什么被老板看中的特質,原來是我自己想多了。

    原本心里頭打著小算盤,琢磨著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樣,是否可以跟老板討價還價一下,呵呵……

    “我能考慮考慮嗎?”想了想,安德森抬起頭來,問道。

    “當然,但是希望你盡快,”迎著安德森不解的目光,陳耕還是給他解釋道:“底特律的愛德華家族,就是底特律公共事業局的愛德華局長,希望他的弟弟來競選其中的一個位子,另外密歇根州州議會的戴維斯副議長,希望他兒子的政治仕途從底特律市議會開始起步,所以我沒有太多的時間等你做決定,你明白了嗎?”

    “愛德華局長和戴維斯副議長都盯上了這兩個議員的位子?”聽陳耕說到這個,安德森有些惶恐:“那我豈不是要跟愛德華家族和戴維斯家族正面對上?”

    “所以你是打算退出是嗎?如果你打算放棄,也沒問題,我完全理解。”陳耕點點頭:“當然,作為朋友,我提醒你一點,越往上,資源就越少,競爭也就越激烈,這在任何行業都是一樣的。”

    “我……”猶豫了一下,安德森一咬牙:“boss,對不起……”

    果然是打算放棄了嗎?

    陳耕并不奇怪安德森的反應,對于下崗工程師安德森來說,不管是愛德華局長還是戴維斯副議長,都是高高在上、讓他仰望的存在,但只是聽到了對方的名頭就嚇的安德森后退,陳耕心里不免還是有些失望,這樣一個遇到困難就會后退的代言人,顯然不是一個合格的代言人。

    點點頭,陳耕道:“我能理解。”

    ……………………

    “我干!”

    不同于安德森的畏縮不前,瑞秋甚至還沒等陳耕把話說完,就毫不猶豫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甚至在陳耕明確的說明了她要面對的兩個競爭對手是誰的時候,瑞秋也沒有動搖過,明確的表示她決定參加市議員的競選……

    “因為愛德華家族和戴維斯家族對這兩個議員的位子感興趣,所以我就要放棄?開什么玩笑!”瑞秋這個長相有點秀氣、溫婉的女人,可一點都不像她平常的樣子:“如果是這樣,那咱們也不要做生意了,直接低頭認輸就好……咱們剛剛開始起步的時候,底特律的那些二手車銷售商,哪一個不比咱們有優勢、有實力的多?”

    瑞秋的態度,讓陳耕眼前一亮。

    在先后與安德森和鮑勃談過之后,兩個已經小有財富的家伙都不愿意冒這個險,但不成想,瑞秋這個女人居然對從政很感興趣。

    “你確定要參加這次的競選?”陳耕再次跟瑞秋確認道:“我再次提醒你,一旦踏上這條路,你就算是和我緊緊的綁在一起了。”

    “綁在一起就綁在一起唄,我覺得挺好,”瑞秋滿不在乎的說道:“難道你還能虧待我?”

    “好吧,”默默的看著瑞秋,片刻后,陳耕緩緩地點點頭:“這樣,從現在開始,我們之間是合伙人,之前你在公司里的那些項目中所占的股份,我會開始操作,正式確定你的合伙人的身份……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努力讓你成為美國的女億萬富翁兼國會議員。”

    “哈……那我就先謝謝您了,”瑞秋也不客氣,大刺刺的接受了,在她看來這也是自己應該得到的:“不過我的性別,真的不是問題?”

    沒想到瑞秋竟然會擔心這個問題,陳耕笑了:“正好相反,在我看來,如果好好地操作和利用一番,你的性別反而是你的優勢——女議員可不多啊,偶爾出來一個,那就是自帶大眾聚焦光環。”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