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140章 黑心的克萊斯勒
    “李·艾科卡同意跟我們合作,”電話里,羅斯瑪麗對陳耕說道:“不過他們同意使用咱們的發動機和變速箱,克萊斯勒方面表示咱們的發動機和變速箱沒有經過可靠性和耐久性方面的測試,貿然裝車的風險比較大,他們只接受使用他們自家的一臺2.2升的直列四缸汽油機和一臺3.6升排量的V6汽油機。”

    克萊斯勒自家的2.2升直列四缸汽油機?除了那臺若干年后賣給一汽的克萊斯勒488直列四缸發動機還能是什么?

    雖然一臺2.2升排量的發動機,最大功率只有95馬力確實有些弱雞,不過倒是跟自己拿給克萊斯勒的這款車的原型:1989至1993款的四代雅閣上面的那臺2.0發動機差不多,唯一的問題就是可能油耗稍微高一點,不過平均油耗也可以控制在13個左右,對于習慣了動輒二三十個油的美國人來說,這已經算是很省油了。

    陳耕倒也能夠理解李·艾科卡的做法,他點頭說道:“相比于經過時間檢驗和考驗的動力總成,貿然使用全新的動力總成的風險確實比較很高,可以,沒問題,只要他們克萊斯勒有合適的發動機和變速箱,就用他們的。”

    “OK,第二個問題就是克萊斯勒方面不同意我們在這個項目當中占股,他們提出了一個新的合作方案:他們克萊斯勒每生產一輛您設計的這個車,就向我們支付一定比例的技術使用費。”

    “按照生產數量支付技術使用費?這個方案也不錯,”陳耕點頭:“只要能賺錢,任何一種合作方案都可以……他們給出的每輛車的技術轉讓費是多少?”

    “一輛車100美元。”露絲瑪麗的語氣聽起來似乎還挺自豪的:“我很費力的才爭取到這個價格。”

    “一輛車就給咱們100美元?”陳耕笑了:“艾科卡這家伙還真是夠小氣……”

    不過也正常,剛開始談嘛,也不能指望人家大出血,否則接下來該怎么談?稍一思索就明白,這個價格其實就是克萊斯勒給出的一個試探性的價格。

    羅斯瑪麗愣了一下,連忙問道:“boss,這個價格很低嗎?”

    羅斯瑪麗很清楚,自己對汽車就是個血外行,原本她對這個價格還是挺滿意的,看過完整的設計圖、效果圖甚至是1:10的油泥模型的她,非常看好這款車,甚至在與李·艾科卡的交流中李·艾科卡也承認,這款車的年銷量有可能達到甚至超過五萬輛。

    年銷售五萬輛啊,

    她想的很簡單,一年五萬輛,公司就不操什么心就能能凈賺500萬,以一款車型的壽命周期為10年來計算,十年就是50萬輛,累積凈賺5000萬,也就是半個億,羅斯瑪麗覺得太滿足了——她清楚的記得李·艾科卡當時對自己說過的話:“如果不是現在的克萊斯勒汽車的日子實在太難過,需要勒緊褲腰帶、節約每一分錢,你以為你們會有這樣的賺大錢的機會?羅斯瑪麗小姐,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除了現在的克萊斯勒汽車,換成世界上任何一家汽車制造商,都不會采用這種合作方式,你看世界上這么多汽車設計公司,包括大名鼎鼎的賓尼法利那,他們都沒辦法在主機廠那里得到這種合作方案。”

    “你的理解方式有問題,或者干脆一點的說,你被艾科卡那個老狐貍給忽悠了!”面對羅斯瑪麗的解釋,陳耕直指問題的核心:“首先一點,不是所有的汽車設計師都敢保證自己能夠設計出一款足夠暢銷的車型,但是我能,我能保證只要克萊斯勒的產能和營銷跟的上,這款車能創造一個銷售奇跡!”

    羅斯瑪麗小心翼翼的問道:“您說的銷售奇跡是指……”

    “每年最少銷售15萬輛!”陳耕斬釘截鐵的說道。

    一年銷售最少15萬輛?!

    羅斯瑪麗的腦袋一昏,差點兒暈過去:一年15萬輛,哪怕一輛車100美元的即使使用費,那就是1500萬美元啊,哪怕到了后期,市場出現了審美疲勞,那也能做到10年里至少賣出去上百萬輛,也就意味著……在未來的十年時間里,靠著這么一款車,公司就能凈賺上億美元?!

    羅斯瑪麗一陣口干舌燥。

    但陳耕接下來的話,就把羅斯瑪麗給拉回了現實:“你覺得咱們10年賺一個億很多,那你知道克萊斯勒能靠著這款車賺多少錢嗎?”

    “多少?”羅斯瑪麗下意識的問道。

    “在汽車行業,面向大眾的非豪華品牌的毛利潤在9.5%到15%之間,咱們的這款車的定位是中檔家庭堅固商務用途的車型,現在市場上這類車的平均售價在8500至12000美元之間,平均利潤率大約為12%,也就是廠家每賣出去一輛車大約能賺到1000美元的毛利……”

    知道羅斯瑪麗不懂這些,陳耕有意識的向她灌輸一些這方面知識,也讓她明白李·艾科卡那老家伙有多么的不厚道。

    陳耕的話還沒說完,羅斯瑪麗就道:“您說過,您建議克萊斯勒在給這款車定價的時候起始價不超過7500美元,最高售價不超過9900美元,也就是克萊斯勒的毛利潤在900至1200美元之間……法克!”

    每一家企業的管理水平有高有低,一些無謂的浪費也無法統一衡量,所以算凈利潤的意義不是很大,但以羅斯瑪麗多年來在金融行業工作的經驗,一家管理優秀、運營狀況良好的公司,當他們有12%的毛利潤的時候,凈利潤至少有7%到8%,也就是每賣出去一輛車,理論上克萊斯勒可以凈賺600到800美元,一年15萬輛車,利潤上億!

    賺了這么多,竟然只給自己這么一點?

    羅斯瑪麗慶幸自己幸虧沒有答應李·艾科卡的條件,否則這個虧真的吃大了。

    “還不止呢,”陳耕搖頭:“通常主機廠從頭開始開發一款全新車型,從概念設計到試制再到量產,全部的成本超過12億美元,其中從設計到制造出原型車這一段最耗錢,大約需要6到7億美元,之后才是整車的工程調試以及包括性能和安全性、可靠性等方面測試,咱們的工作等于幫克萊斯勒節省了最少四五個億美元,甚至更多。

    去掉了這部分成本,他們現在的毛利潤會超過20%,你說,咱們每輛車只要100美元虧不虧?”

    虧!

    虧大發了!

    陳耕不跟她算這個細賬也就罷了,這個細賬一出來,羅斯瑪麗恨的簡直咬牙切齒:“boss,我發誓,一輛車我一定給您拿回來至少200美元。”

    “那你加油,”陳耕鼓勵道:“以100美元開始算,你多爭取到的,我給你1%的紅利。”

    如果我能爭取到每輛車200美元的技術使用費,豈不是意味著克萊斯勒每賣出去一輛車我就可以賺1美元?如果真的如boss所言,克萊斯勒一年可以賣出去15萬輛車,老娘豈不是躺在家里一年都可以賺15萬美元?

    羅斯瑪麗覺得自己要瘋了,她只感覺到自己現在渾身上下充滿了熊熊的斗志:“boss,您就等著吧!”

    “先別著急,”陳耕說道:“技術使用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專利的問題你一定要給我卡死了。”

    專利?

    羅斯瑪麗這才反應過來:對了,還有這輛車的專利問題。她連忙道:“您說。”

    “這輛車的專利。除了克萊斯勒的那臺2.2升和3.6升發動機之外,其他的為兩家公司共同所有,底限是把歐美市場讓給克萊斯勒,但咱們必須要有在除歐美市場之外的其他海外市場的生產、銷售以及技術轉讓的權利,克萊斯勒不得阻攔,”陳耕想了想,又補充道:“必要的情況下,可以在技術使用費方面做一些讓步,甚至中美洲包括南美市場也可以讓出去,但亞洲市場必須拿到手,明白了嗎?

    如果你談不下來,就等我回美國之后再談,最多半個月我就你能回去。”

    “明白了,”羅斯瑪麗頓了頓,問道:“boss,您是不是打算把這款車引入華夏?”

    陳耕并沒有否認:“時機成熟的話……是的。”

    “OK,對了boss,咱們這輛車叫什么名字?”

    “名字的話……你覺得‘family’怎么樣?”

    “family?家庭?是因為這是一輛定位于家庭用途的車嗎?”羅斯瑪麗不解的問道。

    “不完全是,我對這輛車的定義,這輛車就是一輛勤勤懇懇的家庭成員,每天送你去上班、接你回家、幫你接送孩子……陪伴在你和家人的身邊,就像是你家庭的一份子一樣,它或許沒有大明星那么耀眼,也不能說會道,但它忠誠、可靠,不會動不動跟你鬧脾氣,像兄弟一樣永遠值得你信任和信賴,嗯,你覺得把這個當做宣傳文案的核心思想怎么樣?”

    “好當然是好,但是……boss,這車真的能這么可靠嗎?”羅斯瑪麗有些懷疑:boss的話,說的老娘我都有些心動,打算買一輛了。

    “我的設計沒問題,就看克萊斯勒那邊的品控能做到什么水平了。”說到這里,陳耕的思路忍不住開始跑偏:不知道招工工作進行的怎么樣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