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136章 大學生實習基地(求票票,求訂閱)
    雖然才剛剛過完年,北方的空氣依舊寒冷,但擋不住工地上熱情如火的施工工人們,很多壯年的漢子們只穿著一件長袖秋衣,卻是熱的滿頭大汗。

    “大家的工作熱情很高啊,”看著繁忙的工地,宋鏡瀛教授開心的連連點頭:“按照現在的進度,最多再有一個月,咱們這個拆解廠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陳耕笑道:“其實沒什么復雜的東西,只要把地面硬話好、蓋好廠房,再添置一些設備,這就算是完活了,跟那些對溫度、濕度、地面平整度甚至是空氣潔凈度都有嚴格要求的電子設備生產廠房完全沒法比。”

    “是啊,咱們國家的電子工業、尤其是微電子工業,和西方的差距太大了,”宋鏡瀛教授搖搖頭、陪著陳耕走了幾步,宋教授猶豫了一下,還是面帶愧疚的低聲對陳耕說道:“小陳,我知道把這個拆解廠建在北方,讓你挺為難的,這個拆解廠最合適的地方其實是建在粵省……”

    哪怕不懂航運和航線選擇的人,只要他具有初中的地理知識對著世界地圖看一眼也能找出從五大湖到華夏最近的距離:裝著這些待拆解的車子的遠洋貨輪,最佳的航線就是從五大湖出發,沿著美國和墨西哥海岸一路南下后抵達巴拿馬,穿過巴拿馬運河之后跨越太平洋、直抵粵省。

    這是最短的航線,但這個拆解廠并沒有建在粵省,而是建在了首都郊區,這么一來,不但憑空多出來海上的航路,而且貨輪需要在津門卸貨,然后用貨車一路將貨物運抵首都,憑空多出來一截陸路運輸的距離,這成本增加的不是一點兩點。

    宋教授覺得陳耕一定是拗不過情面,說不定還有自己和華清的因素,心里很是過意不去,老教授特意找了個機會跟陳耕表示一下歉意。

    “沒關系,”陳耕笑著說道:“建在首都也有建在首都的好處,另外雖然運輸成本看上去增加了,可運輸方面我們不是與中遠合作、用美元結算的么,相關的領導已經跟我說了,運到粵省是什么價,幫我們運到咱們這個廠就是什么價,運輸成本方面倒是沒有什么增加?”

    “真的?”宋教授有些不信:“小陳,我知道你心善,你不是……嗯,你還年輕,不知道這個社會沒有那么單純,有些話你可以聽,有些話你還是多思量思量……”

    明白了,這位宋教授是擔心上面的領導給自己的許諾是空頭支票。

    陳耕感激的同時,又有些好笑:宋教授啊宋教授,您就不擔心這話被人聽到了對您影響不好、被人說您吃里扒外嗎?

    但宋教授終究是在為自己著想,陳耕心里覺得好笑的同時,又深深的為這位老人的人品而感動:“教授,您放心好了,咱們的領導們的誠意還是很足的,中遠這幾天就過來跟咱簽合同,另外地方上給了咱們多少優惠待遇您也清楚……您想啊,咱們公司可是第一家在華夏落地的、投資額度超過200萬美元的中外合資企業,這就是一個榜樣,誰敢在這件事上打馬虎眼?”

    “這倒也是。”宋教授想了想,終于還是點頭,不過他還是叮囑陳耕:“不過話是這么說,你終究還會是要小心著點兒。”

    “我明白的。”陳耕笑著點頭。

    宋教授不知道陳耕為什么選擇將這個拆解廠建在首都郊區,但是他知道,前幾天在決定廠址的時候,首都市的領導、包括上面的一些領導,可沒少跟陳耕聯絡感情,話里話外的希望陳耕將這家拆解廠放在首都。

    為什么領導們這么積極?原因很簡單,這就是個活生生的榜樣和例子啊,在當前這個外國人都不敢來華夏來投資的年代,好不容易來個有意來投資的外賓,人家還心驚膽顫的,唯恐自己的錢打了水漂。

    這個時候,陳耕的這個汽車拆解廠的作用就出來了。

    外賓不是擔心么?直接帶著外賓來陳耕的這個工廠看看:你瞧,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您盡管放心大膽的來投資、來賺錢就是,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擔心……

    這種示范作用所帶來的深遠影響是無法想象的,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既然是榜樣、是娃樣子,總不能三天兩頭的停水停電吧?

    略略一頓,陳耕接著說道:“另外呢,把這個拆解廠放在這邊,我也有自己的一些考慮。”

    “哦?”聽陳耕這么說,宋鏡瀛教授有些好奇:“能給我說說嗎?”

    “是這樣,我想著首都這邊不是有很多高校么,雖然國家對這些學生都提供了一些補貼,不過我想著咱們國家的歷史欠賬太多,恐怕有補貼也未必能夠讓大家吃的多好……”

    聽陳耕說到這里,宋鏡瀛教授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來:難道他陳耕是打算……

    宋教授沒猜錯!

    陳耕接著說道:“我就想啊,能不能把這個拆解廠作為咱們首都各大高校理工專業、尤其是機械類專業學生的一個實習基地?學生們有個可以練手的地方,也能盡快的掌握所學的知識。當然,我也不會讓學生們白白干活,如果您覺得這樣可行,回頭我就讓人制定個章程出來,多了不敢說,但如果能保證每個星期來個三天、每天能在這里工作個三四個小時,一個月賺個四五十塊錢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

    “陳先生,您……您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宋教授的聲音都在發顫:“這種事情你可不能開玩笑……”

    不怪宋教授這么激動,一個月給學生發四五十塊錢的工資啊!

    這個時代的學生,只要考上中專、大學,國家就給你發生活費和補貼。這些能夠考上中專、大學的學生,就是時代的精英,不像若干年后只有師范類專業的學生可以吃國家補貼,現在的這個時代,任何一個大學生都可以享受國家給予的伙食補貼,基本上不用花家里的錢。

    但實話實說,就算是這樣學生們的日子也過的緊巴巴的,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國家確實窮,也拿不出太多的錢來補貼學生,事實上國家能夠拿出這么一筆錢、能保證學生們幾乎不花家里的錢完成學業,已經盡力了。

    但宋教授更明白,在這個人均工資只有不到30塊錢的年代,如果一個學生一個月能賺四五十塊錢……不,別說四五十塊錢了,哪怕一個月只能賺十幾塊錢,也能大大的改善他們的生活,更別說在親手操作中學到的那些知識。

    “這種事情哪能開玩笑?”陳耕說道:“不過這有個問題……”

    “你說。”不等陳耕說完,宋教授就激動地道:“有什么要求你盡管提!我老宋多多少少的還有幾分薄面,如果我老宋的面子不好使,我就去找老劉,他華清校長的面子還能值幾分錢……”

    “沒那么嚴重,不至于,不至于,”陳耕連連擺手:“我說的是,估摸著這么一來這個拆解廠的效率肯定會低下來,夠嗆能滿足北美市場那邊對拆車件的需求。”

    如同一盆水兜頭澆下,宋鏡瀛教授一下子冷靜了下來:“肯定的,那你的意思是……”

    “所以我準備在粵省再建一個大型的二手拆車件回收廠,不過那個就要保證足夠的工作效率了,您能不能幫我說說話,多幫我找一些熟練地維修技工過去?”

    瞪了足足五秒、等著陳耕繼續往下說的宋教授,愣了一下:“就這樣?”

    就這樣?沒有其他的要求了?

    陳耕點頭說道:“嗯,就這樣。”

    其他的要求?陳耕相信不用自己提,肯定有人會幫自己安排好。

    宋教授卻是激動的不得了,緊握住陳耕的手,他的眼眶都紅了:“小陳,謝謝……我代表首都各大高校的學子們謝謝你的慷慨解囊……”

    沒錯,就是慷慨解囊,陳耕是在用這種方式支持祖國的教育事業,除了慷慨解囊之外,宋鏡瀛教授想不出陳耕為什么這么做的原因,這對他明明沒有任何好處啊。

    老教授心里已經暗自做了決定,回頭自己一定要寫一份報告,然后哪怕豁出去自己這張老臉,請首都各大高校的教授、領導們簽名:像是陳耕這樣的愛國華人華僑,國家絕對、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吃虧!雖然國家現在還比較窮,但在其他方面一定要給夠補償,要讓這些關心祖國的海外兒女們知道,在任何之后,國家都會記得他們這些海外兒女們為國家做的每一分貢獻。

    陳耕可不知道老教授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笑道:“您客氣了,百年大計、教育為本,能為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振興、繁榮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是我的榮幸。”

    這次,宋教授沒說什么,只是用力握了握陳耕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們不會讓真正的朋友吃虧。

    倒是陳耕,目光的余角不經意間看到老丁同志正向這邊走來,心里不由有些奇怪:他怎么來了?

    ——————————

    PS:雖然時間有點晚,但總算是趕出來了,不知道還有等著的兄弟木有。

    訂閱掉的好慘,再這么下去估計連稀粥都喝不上了,各位客官老爺,求訂閱求月票啊,大家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讓千年偶爾吃口干飯澆肉湯吧。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