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104章 被巨頭盯上了
    羅斯瑪麗皺著眉頭,有些不解:“我不懂技術方面的東西,但是……汽車音響改裝這個東西,沒有多大的技術含量吧?咱們改裝的這套汽車音響系統還是在距離大獎賽開始之前的10天才開工的,就算他們不太懂這個,找個家用音響方面的專家來做不也可以?”

    羅斯瑪麗是真的不理解,作為一個管理者,技術上的東西她完全不懂,只是覺得,就算美國的這些音響改裝企業不怎么懂,但照貓畫虎總是會的吧?

    “不是一回事,完全不是一回事,”陳耕擺擺手說道:“家用音響系統和車載音響系統的使用環境、對硬件的要求就完全不一樣,”見羅斯瑪麗對這個東西似乎很感興趣,陳耕干脆坐下來:“首先一個,音響系統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這套系統在工作時的環境噪音要低,就是要足夠安靜……”

    “嗯,這個我明白。”羅斯瑪麗點頭,如果周圍的環境太吵,肯定影響效果,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個基本事實。

    陳耕想了想,決定給她說明白:“家用音響系統的使用環境是在什么地方?家里,周圍的環境一般都比較幽靜,哪怕是那些位于市區的公寓,關上門窗之后也能獲得一個相對靜謐的空間,不需要你對隔音降噪做下功夫就能獲得一個不錯的聽感……當然,這是對于一般意義上的音響愛好者而言的,那些發燒友不在咱們討論的范圍之內……所以隨便一套市場平均價位的家用音響系統就能給你帶來很不錯的感受。

    但車載音響就完全不同,在這套音響系統工作的時候,你面臨的不但有車子本身的胎噪、風噪、路噪、發動機和變速箱的噪音,還有周圍馬路上的各種噪音,汽車改裝音響系統的前提,是先想辦法給車內環境降噪,就這一點,就能讓美國的這些沉迷于機械方面的改裝、對音響改裝一無所知的家伙抓瞎;

    降噪之后面臨的第二個問題,是如何發揮出硬件應該有的水準和素質,家用音響都是廠家給設計好的,喇叭如功放如何搭配、喇叭與箱體之間的共振、共鳴以及倒相孔之間如何協調和配合才能更好的發揮出這一個音箱的水平,這都是廠家經過精確計算的,對于用戶來說,他回家之后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音箱的擺放位置,基本上就能發揮出整套音響系統的素質。

    可車載音響系統和家用音響系統不同,首先一點,車載喇叭可沒有家用音箱那么多的空間可浪費,喇叭直接就固定在車門上,車門是金屬的,如何去除喇叭與車門之間的共振?如何讓喇叭與車門結構之間形成良好的共鳴腔體?安裝好以后的硬件如何調試才能發揮出最佳的音色?使用同樣的一批硬件,如何搭配才能滿足流行音樂愛好者和鄉村音樂愛好者?

    每一輛車都是不同的,這需要經驗豐富的車載音響改裝技師憑借自己的經驗來完成,絕不是把喇叭在車門上固定好就算是完事的。”

    “……”羅斯瑪麗的一張嘴已經張成了O型:“這么復雜?”

    “就是這么復雜。”陳耕點頭,在車載音響改裝領域,有人認為這東西甚至接近于玄學,因為同樣一輛車,同樣的一批硬件,但經過兩個改裝技師出來的結果卻相差很大,美國這些沉迷于機械改裝的改裝廠想要在短時間內掌握這玩意兒,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羅斯瑪麗眨了眨眼:“可是咱們這輛車是您在距離大獎賽開始還差10天的時候搗鼓出來的……”

    您能做到,別人不行嗎?

    陳耕大言不慚地表示:“因為我是天才!”

    “……”羅斯瑪麗無語。

    ……………………

    然而接下來情況的發展,證明陳耕還是低估了音響改裝對美國人的吸引力。

    不說這輛改裝的別克林蔭大道吸引了多少觀眾,只說一旦:到下午三點的時候,費爾南德斯公司已經簽訂了22份意向改裝協議,這22份意向改裝協議,全都是交了100元定金的那種,至于那種猶豫不定的,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看到這個生意這么紅火,安德森徹底坐不住了。

    坐不住不止是因為激動,還有頭疼:今天還沒結束,就已經拿到了將近10萬美元的訂單,等整個展會結束,哪怕最保守的估計,50萬美元的訂單肯定不在話下,而“魔爪”借著這次改裝車大獎賽將名氣打出去之后,接下來必然會迎來汽車音響改裝業務的井噴。

    有活兒干了,這是好事,可問題也來了,整個“魔爪”改裝部門,其實沒有一個懂音響改裝的,這輛別克林蔭大道還是在費爾南德斯先生的指導乃至親身示范下完成的,這么多的訂單,難道每一個訂單都要靠老板來親自給出改裝方案,甚至是老板親自去動手?

    這也太離譜了!

    老板是干什么的?是統籌全局、制定公司發展戰略、帶領公司往前走的,一個合格的公司老板,只埋頭于公司管理都不合格,更別說一頭扎進某項具體業務之中了。

    聽安德森說完,陳耕點頭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招人?”

    “不止是招人,我想的是能不能招一些比較懂音響技術的人,比如說**L、bose、燕飛利仕這些音響品牌里挖人?另外咱們也可以考慮那些音響品牌專賣店里那些比較懂這個的工程師和技師,”在親眼看到了汽車音響改裝有多賺錢之后,安德森一直在思考如何充實“魔爪”的音響改裝的技術團隊的問題:“您說汽車音響和家用音響的區別很大,可就算從家用音響轉行做汽車音響有些難,但起碼他們有聲學方面的基礎,總比那些什么都不懂的人強多了吧?

    他們起碼有了一定的基礎,您給培訓一下、指點一下注意事項,起碼具體的施工應該問題不大,等慢慢的有了經驗,也就能撐起這一塊業務。”

    “嗯,這倒是個辦法,”陳耕點頭道:“你是‘魔爪’的負責人,如果你覺得可行,那去做,不過一點,對這些技師和工程師的待遇可以優渥一寫,但違約條款一定要嚴格,不能出現咱們好不容易才培訓出來一個合格的音響改裝工程師,結果一轉眼就被別人給挖走了的情況……那些沒得到公司的允許就離職的人,一定要倒大霉。”

    “我明白。”安德森重重的點頭,他就是這么想的。

    ……………………

    終究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車載音響上,甚至沒有落在周圍周圍全是哈喇子的“X-BOW”賽車上,而是落在了那輛不起眼的、以福特最新的第六代F-150皮卡底盤為基礎開發出來的“野獸”全尺寸SUV身上。

    比如福特汽車的市場營銷副總監伯納德,對于那輛圍攏了無數人的別克林蔭大道,他看都不看一眼,卻滿臉激動的望著這輛巨大的“野獸”:這輛這輛充滿威懾力的、氣勢十足的“野獸”,真的是基于福特F-250皮卡底盤改裝出來的?

    這頭“野獸”是福特的,也必須是福特的,作為福特的市場營銷總監,伯納德無比確定,在將這輛“野獸”收歸到福特旗下之后,憑借福特強大的市場營銷能力,這頭“野獸”一定能夠成為一頭在市場上橫沖直撞的、真正的“野獸”!

    但這頭“野獸”成為福特的“野獸”之前,自己還有些工作要做,比如將這輛“野獸”的外觀和內飾專利從這架小改裝公司手里買下來,雖然福特汽車并不怕跟這么一家小改裝公司打官司,但如果直接將這個外觀和內飾專利買下來所花費的成本低于打官司的成本,為什么不干脆利索的解決麻煩呢?

    至于對方會不會出售,伯納德根本就不擔心,一個小小的改裝廠,有什么資格跟福特討價還價?

    “你是這家公司的老板?”在看到這個費爾南德斯公司的老板竟然是一個亞裔之后,伯納德更放松了,他仿佛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小天使在向自己招手。

    “是,我是費爾南德斯,你好。”陳耕一邊說一邊向對方伸出手,準備和對方握手。但下一刻,陳耕就尷尬了:面對自己伸出的手,對方根本沒有跟自己伸手的意思……

    “我叫伯納德,是福特汽車的市場營銷副總監,”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個多么嚴重的錯誤的伯納德,帶著一臉“我和你說話是你的榮幸,我看上了你的東西也是你的榮幸”的傲慢,鼻孔朝天的對陳耕說道:“你們這臺‘野獸’的設計有點意思,福特汽車打算買下了,你開個價吧……提醒你一句,不要太貪婪。”

    陳耕臉上的笑容緩緩地收起來,望著一臉“老子是你爹!趕快過來叫爸爸!”表情的伯納德,他緩緩地、一字一頓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賣。”

    ————————————————

    PS:我知道兄弟們肯定要深深的“問候”千年了,如果我說今天還是2更兄弟們信不?我知道肯定不信,所以……千年連夜趕稿子,第二更會在明天早晨八點定時發布。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