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77章 退出競選
    看著興奮的打雞血的安德森,陳耕擺擺手:“路要一步一步的走,現在最重要的問題,還是先把我們的名聲打出去……這輛C3還有些地方需要重新調校。”

    “哦哦……”

    激動的差點打擺子的安德森一臉的尷尬:“boss,您覺得這輛賽車的那些地方還需要修改?”

    “車頭太重,但車頭沒辦法再減重了,那么大一坨發動機在哪兒,還能怎么辦?只能這么將就著,第二個問題變速箱的齒比設計不是很合理,在以70英里這個速度過彎的時候,檔位的選擇很別扭,我覺得可以適當的加大三檔的齒比,三檔的齒比再增加5%至6%。”說到這臺克爾維特C3上搭載的這臺發動機,陳耕就有點郁悶,這臺鑄鐵的“big-block”496發動機本就沉重無比,而高達9.2升的排量還帶來了一個副作用:為了保證潤滑效果和散熱,這臺發動機需要的機油量都比其他型號的“big-block”發動機要多好幾升,這多出來的幾升極有那也是重量啊。

    “把三檔的齒比增加5%至6%?我想一想……”安德森對這臺五速序列式變速箱的設計和數據早就爛熟于胸,聞言,他口中頓時念念有詞:“如果增加5%,三檔的齒比是……如果以70英里的速度過彎,此時發動機的轉速應該是……”

    “沒錯,之前設計的齒比確實有點問題,一通計算之后,安德森立刻點頭:“我覺得將三檔的齒比再增加5.24%比較合理,不但能夠保證速度,也能夠保證出彎時發動機的轉速,方便我們在彎道中的再加速。”

    “5.24%?”陳耕心里默算了一下,點頭:“OK,那就先定為5.24%,今天的公眾開放日結束后先做個齒輪試試。”

    …………………………

    雖然這個參觀活動舉辦的有些匆忙,但一個小時的時間也足夠費爾南德斯的員工們做出相應的準備、不至于手忙腳亂了,對于絕絕絕大多數都是第一次參觀家汽車改裝廠的底特律人來說,眼前的一切都讓他們感到稀奇……

    “這是什么?馬力機?就是能夠測出一輛車的實際車輪功率的設備?好神奇……”

    “這個呢?四輪定位儀?似乎和汽修店里的四輪定位儀不太一樣……哦,這個是賽車專用的高精度的啊,厲害了……”

    “這些改裝件好精致啊,都是你們自己做的嗎?”

    “這是你們和本田汽車合作開發的V12發動機?真是太厲害了……”

    …………

    眼前看到的一切都讓美國人民覺得稀奇,他們嘖嘖稱贊著、感慨著原來一家汽車改裝廠是這樣的,一副不虛此行的樣子。

    作為老板,陳耕也不容易,人手不足,他也得親自上陣解說,好不容易抽空歇口氣,可氣還沒喘勻呢,安妮斯頓帶著一個中年男人找過來了:“老板,這位沃爾特先生指名要見您。”

    陳耕還能怎么辦?他面帶微笑的向對方伸出手:“沃爾特先生你好,有什么我能幫助你的?”

    “費爾南德斯先生你好,”這位沃爾特先生倒是挺客氣,伸手和陳耕握了握,說道:“我剛剛看了你們改造的那臺‘big-block’496發動機,非常棒的設計,簡直完美。”

    “謝謝……”

    陳耕禮貌性的點點頭,示意他繼續往下說,心里確實砰砰的跳了起來:難道生意上門?

    不容易啊,“魔爪”改裝部成立了這么長時間,現在終于與生意要上門了。

    這位沃爾特先生還真是準備找陳耕改裝他的車的,略略一頓,他說道:“是這樣,我有一輛1972年的雪弗蘭黑斑羚跑車,這個車……”

    “這個車搭載了一臺‘big-block’454發動機,”陳耕把話接了過去,在沃爾特提到黑斑羚這個車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位老兄打算怎么折騰了:“你希望把您那臺黑斑羚上的‘big-block’454發動機升級成我們這樣的?”

    雪弗蘭黑斑羚?陳耕當然知道這個車,有著超過5.5米的車身長度和超過1.9米的車身寬度,是典型的美式全尺寸跑車,

    “對對,就是這個意思,”沃爾特連忙點頭:“你們能幫我改裝成你們這個大家伙嗎?另外您能不能幫我換一套好的音響系統?價錢好說。”

    在汽車改裝界存在著一條鄙視鏈,簡單地說,就是該發動機的瞧不起改外觀內飾的,改外觀內飾的瞧不起改音響的,音響改裝是汽車改裝鄙視鏈的末尾——你丫一個改音響的,也配叫汽車改裝?

    但陳耕才不在乎這個,音響改裝也很賺錢的好不好?他痛快的點頭,吹的口沫橫飛:“當然沒問題,沃爾特先生,我得說,你選擇我們來幫您改裝汽車就對了,您看看,整個底特律這么多汽車改裝公司,只有我們與本田汽車建立了技術合作關系……RB人什么最厲害?當然是電子和音響技術最厲害……”

    …………………………

    在陳耕這里忙成狗的時候,阿歷克斯·古德里奇卻遇到了一件看上去有些古怪的事:他的競選委員會主任告訴他,有個家伙自稱是威利斯·德布斯切爾的秘密特使,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面談。

    “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嗎?”阿歷克斯·古德里奇皺了下眉頭,對這個自稱是威利斯·德布斯切爾的家伙有些顧慮:“這家伙有沒有說找我的目的?”

    “沒說,他只說他代表德布斯切爾來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您溝通。”

    “這樣啊……”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沉吟了一下,點頭:“確定一下這家伙有沒有威脅,如果沒有威脅,那就見見他。”

    “OK。”競選委員會主任點點頭,他也是這個意思。

    雖然不知道威利斯·德布斯切爾為什么會在這個敏感的時候派出秘密特使來見自己,但也正因為現在是個極其敏感的時刻,如果威利斯·德布斯切爾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溝通,派出最值得信任的特使來密談才是正常的。

    秘密特使很快就來了,他帶來的消息讓阿歷克斯·古德里奇大吃一驚:“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如果您承諾將副市長的位置留給德布斯切爾先生,德布斯切爾可以發表放棄本次大選的公開聲明,轉而支持您。”

    阿歷克斯·古德里奇也算是見多識廣了,可聽到威利斯·德布斯切爾的這番話,他還是被震驚的久久無語:威利斯·德布斯切爾這個家伙準備放棄這次的市長大選,條件是自己把副市長的位子給他?

    這么做是否可以?

    當然沒問題,按照美國的相關法律的規定,作為市長,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有權任命自己的政府班子成員,其中就包括副市長。

    那么這個交易可不可以做?

    毫無疑問,如果威利斯·德布斯切爾公開宣布放棄本次大選,在第三位市長競選人的支持率只有不到20%的情況下,這次的底特律市長的大選就算是塵埃落定了,從這個角度來說,把副市長的位子給德布斯切爾也沒什么,唯一的問題……

    “我怎么才能相信這是德布斯切爾先生的意思?”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沉聲問道:“他為什么要放棄?”

    “想要求證這一點很簡單,您應該有德布斯切爾先生的電話吧?”秘密特使先生輕笑一聲:“您親自給德布斯切爾先生打個電話求證一下不就得了?至于德布斯切爾先生為什么要放棄本次的競選……德布斯切爾認為,您在底特律的支持率已經說明了一切。”

    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恍然大悟:自己舉辦的那場募捐慈善晚宴起作用了。簡單的說,德布斯切爾的意思就是:古德里奇先生,我知道你厲害了,我服了,不如咱們都退一步,大家皆大歡喜,怎么樣?

    說的再直白一點,在看到底特律的那么多富豪都出席了這場募捐慈善晚宴之后,威利斯·德布斯切爾迅速意識到自己贏得選舉的可能性已經不大,在無法贏得選舉的情況下,退一步,選擇與阿歷克斯·古德里奇一起共事就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也是美國政壇選舉中常見的一幕:當某個選舉人認為自己的勝算比較低的時候,就會與希望最大的那個競選人進行溝通,以支持這位希望最大的那個競選人來換取成為他的主要副手。上至總統大選,下至一個小鎮的競選,這種情況都早已經司空見慣,一點都不奇怪。

    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會不會同意?

    他傻了才不會同意。

    他謀求的本來就是成為底特律的市長,至于自己的副手……多一個副市長是個很大的問題嗎?阿歷克斯·古德里奇立刻道:“我現在就與德布斯切爾先生通電話,如果這一切是真的,我會非常榮幸的邀請德布斯切爾先生擔任我的主要副手。”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