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53章 美國寄來的禮物:上
    資本家很厲害,但在本身就是資本的銀行面前,阿歷克斯·古德里奇連說“NO!”的資格都沒有,甚至對于聯合社區銀行發出的邀請,他受寵若驚。

    站在潤園的門口,看著里面金碧輝煌的建筑群落,很清楚知這個信號意味著什么的阿歷克斯·古德里奇,心臟開始狂跳起來,他感覺自己似乎是時來運轉了……

    在阿歷克斯·古德里奇感覺自己時來運轉的時候,陳紅軍正站在軍區政治部主任李雪山的辦公室里,有些緊張的看著辦公室里的三個人:除了軍區政治部主任李雪山同志,還有兩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很顯然,這兩個人是來找自己的,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讓兩個雖然不認識、但一看就是官場眾人的家伙來找自己不說,竟然連軍區政治部主任都給驚動了?

    下意識的,陳紅軍看向李雪山。

    迎著陳紅軍的目光,李雪山點沉聲道:“陳耕同志,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外交部的方華英同志,這位是外交部的李曉蘭同志,關于方華英同志和李曉蘭同志的身份,軍區已經和外交部核實過,你完全可以相信他們的身份。”

    “是!”

    李雪山點點頭,又說道:“陳紅軍同志,你也不要有什么壓力和負擔,這兩位外交部的同志是來給你送東西、同時向你了解一些情況的,嗯,他們問什么你就說什么,不得有任何隱瞞。”

    外交部的?

    給自己送東西?

    向了解情況?

    陳紅軍不知道身上能有什么情況是外交部的同志親自從首都千里迢迢的跑來海洲向自己了解的,更不知道外交部會有什么東西送給自己,但既然人家已經找上門來,點名要找自己,那就肯定是有事了,好在看起來并不是壞事。

    陳紅軍深吸了一口氣,向李雪山敬了個禮:“報告首長,只要是我知道的、不涉及軍事機密的,我一定如實向外交部的同志報告。”

    李雪山贊許的點點頭,這才示意外交部的這兩位同志可以開口了。

    “陳紅軍同志是吧,你好,你不要緊張,”出現在軍區政治部主任辦公室的那一男一女兩位明顯就不是軍人的同志,臉上都帶著笑容,開口說話的男同志,在說話的同時把自己的工作證遞給陳耕:“我叫方華英,這是我的證件,你看一下。”

    有李雪山主任的承諾,陳紅軍象征性的看了一下就把證件還給對方,點頭道:“你好方華英同志,你們想要了解什么?”

    “是這樣,您對您父親的親哥、也就是您大伯家的情況了解多少?這些年來他們有沒有和您或者您的父親聯系過?他們現在的情況你知道嗎?”

    方華英話音剛落,李曉蘭就微笑著說道:“陳紅軍同志,是這樣的,我們在美國的同志,無意中接觸到了您大伯的后人,也就是您堂哥的兒子。所以有些情況必須向您核實一下。”

    “真的?!”陳紅軍猛的瞪圓了眼睛,顫聲道:“您是說……是說……”

    “沒錯,他們現在在美國,”李曉蘭點點頭:“不過有個不太好的情況要告訴您,就是您大伯以及您堂哥夫婦倆已經去世了,現在就只剩下了他們的兒子,你的這個小侄子叫陳耕……”

    陳耕?!

    李曉蘭下面說了些什么,陳紅軍已經完全聽不清了,他滿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陳耕……和自己兒子的名字一樣……

    很奇怪,明明自己的記憶里完全沒有大伯一家人的任何資料,按理來說對自己而言大伯一家就是純純粹粹的陌生人,可為什么聽到這個名字,自己的心這么痛?痛的心如刀絞?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到底是哪里來的?

    這種如潮水一般襲來、讓人猝不及防的痛楚來的快,去的也如同退潮一般的快,陳紅軍努力調整了一下心情,努力擠了個笑臉:“同志,不好意思,聽到我還要親人在的消息,有些激動了。”

    “不客氣,我完全能理解。”李曉蘭笑著點頭,等著陳紅軍往下說。

    安排一男一女兩位同志去找陳紅軍,這是外交部的領導們慎重考慮之后的結果:有個女同志在場,可以讓氣氛不那么嚴肅,關鍵時刻也能緩和一下氣氛。

    事實證明這么安排很成功,確定不是又搞什么事情之后,陳紅軍松了一口氣,仔細回憶了一會才說道:“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他們走的時候我還不記事,只是零星的聽我父親說起過一些大伯家的往事。自打當年他們走了之后就一直杳無音訊,我父親說極有可能是死在外面了,畢竟當年兵荒馬亂的……您能給我說說我這個堂侄的情況嗎?”

    最后這句話,陳紅軍有些急切。

    “當然,”李曉蘭說道:“是這樣,根據咱們華夏駐美聯絡處的同志的接觸,陳耕先生雖然是在國外出生的,但他本人非常愛國,在和咱們華夏駐美聯絡處的同志接觸了之后,已經先后向國家捐了幾萬美元,用于購買國外的期刊、雜志、報紙等資料,也委托我們尋找他在國內親人的信息。”

    陳紅軍有些明白了,指了指自己:“所以……”

    “是的,根據陳耕先生提供的他們家當然在國內的一些情況,我們找到了你,”李曉蘭當然不會告訴陳紅軍,外交部其實已經暗中對他進行過調查:“知道自己在國內還有親人之后,陳耕先生非常高興,特意委托我們給您帶來了一些東西和錢,還表示只要華美兩國正式建交,他就會回來看看。”

    李曉蘭話音剛落,方華英就遞過來一個鼓鼓囊囊的包:“這是陳耕同志捎給您的5000美元的現金,我們已經按照國家規定給您兌換成了RMB,總計是8600元,您點一下,至于陳耕先生給您捎回來的東西,在外面的卡車上。”

    說這番話的時候,李曉蘭和方華英忍不住有些羨慕:8600塊啊,自己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資加起來也才300多塊錢,這一下子就是自己20多年的總收入,至于外面車上的那些東西……

    算了,不想了,想著就讓人來氣,這年頭,有什么都不如有個有錢的海外親戚。

    8600塊RMB?

    毫無疑問,這筆天文數字一般的巨款瞬間就把陳紅軍給震傻了,他下意識的看向李雪山:首長,這筆錢我能不能拿?

    李雪山也同樣被鎮傻了,雖然每年從他手中批的錢是幾十幾百個8600塊,但那些都是國家的錢,他每個月的工資和津貼加在一塊也只有70多塊錢而已,一年下來也不到一千塊錢,現在陳紅軍的這個在國外沒見過面的侄子一出手就是8600塊?差不多自己九年的津貼?!

    但政治部主任畢竟是政治部主任,他很快反應過來,既然國家專門拍外交部的同志將這筆錢給陳紅軍送了過來,就說明國家允許陳紅軍拿這筆錢。輕咳了一聲:“既然這是外交部的同志專門給你送過來的,你就收下吧。”

    陳紅軍倒是一時沒想到這么多,他整個人還是懵的,期期艾艾的道:“可是……太多了……”

    “沒關系,”作為外交部的工作人員,李曉蘭知道一些內情,笑著道:“首長們說過話了,您放心的收下就是。”

    猶豫了一下,陳紅軍終于一咬牙:“……好吧。”

    雖然不知道李曉蘭同志口中的“首長”到底是誰,但想來他們也不敢假傳首長的指示,而且有了這筆錢,自己也可以給家里添置點東西,兒子打上五年級的時候就惦記著上初中到底時候能有輛自行車,現在有錢了,終于可以向后勤那邊申請一輛自行車票,給兒子買輛自行車了。

    現在的rmb,最大的面額是10元,8600塊是真正9疊,這么大一筆巨款可不能馬虎,一張一張的數過去,用了足足半個小時才數清,確定8600塊錢一分不少,陳紅軍已經是滿頭大汗,李曉蘭和方華英也松了一口氣。

    方華英同志又遞給陳紅軍一個信封:“陳紅軍同志,這是陳耕先生給您寫的信,您可以慢慢看,現在您先和我去輕點一下陳耕先生給您的東西?”

    還要去清點?陳紅軍有點不理解:難道東西有很多嗎?

    當他跟方華英和李曉蘭一起來到樓下的時候,就知道東西真的很多:一輛SH58-1型三輪汽車的貨箱里裝的滿滿當當。

    “這么多?!”

    不但陳紅軍被嚇了一大跳,連李雪山也被嚇了一大跳。

    “嗯,是挺多的,”李曉蘭沖陳紅軍一笑,臉上不乏羨慕:“陳耕先生給您帶回來了很多東西,不但有21英寸的大彩電、大冰箱、微波爐、高檔的變速自行車這些東西,還有好幾箱高檔雀巢奶粉、牛肉干等等很多東西,聽說是陳耕先生特意包了一個航空集裝箱才送到國內來的,光運費就是好幾千上萬美元。”

    有冰箱?有彩電?有變速自行車?還有好幾箱子奶粉?

    變速自行車是什么玩意兒?怎么個變速法?

    光運費就是好幾千上萬美元?

    陳紅軍聽的已經呆住了。

    李雪山其實也沒好到哪里去,嘴張的河馬一樣……

    ………………………………

    PS:兄弟們對不起,對不起,我說我定時發布設錯了,現在才發現你們信嗎?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