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動力之王》最新章節 第755章 不上當
    上飛與麥道公司之間的合作并未對商飛集團與荷蘭福克公司之間的合作造成任何影響,事實上,對于堪稱老狐貍的高層來說,對于這種局面他們是樂見其成、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是巴不得的,所以對于福克F100以及荷蘭人的到來,航空工業部給予了高度重視,部里派出了以薛松副部@長為首的高級別的小組,來協助陳耕接待到來的福克公司一行。

    看著跑道上正在緩緩向這邊滑行過來的那架福克F100飛機,陪同陳耕前來迎接的薛松忍不住對陳耕說道:“陳先生,荷蘭人的這個飛機,看上去跟麥道的MD-80差不多啊。”

    “嗯,確實差不多,”陳耕點點頭,給薛松介紹道:“不管是麥道的MD-80還是福克的F100,都是典型的下單翼加尾吊發動機再加高平尾的氣動布局,而且兩款飛機的客艙都是3+2的結構,只是F100比MD-82的整體尺寸要小一號,說F100是小號的MD-80也沒問題,您看上去覺得這兩款飛機很相似,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薛松就連連點頭,又問道:“那這兩款飛機……嗯,有沒有借鑒關系?”

    陳耕明白薛松的意思,他想了想,很認真的回答道:“應該是沒有,福克F100的前身:F28是60年代初立項的,并且在62年4月份公布了整體設計細節,首飛是1967年;而麥道MD-80的前身:DC-9的設計工作也是開始于1962年,首飛是1965年。

    從時間進度上來說,兩款飛機不存在誰抄襲誰的問題,只能說是在采用了同樣的技術開發思路的前提下,最終設計出了類似的氣動外形。”

    “是嗎?”

    薛松的表情看上去竟然有些遺憾。

    “嗯。”

    陳耕點點頭。

    “陳先生,”薛松忽然壓低了聲音,向陳耕問道:“對于西飛準備開發新H6的想法,您是怎么看的?”

    嗯?!

    陳耕驚訝的看了薛松一眼:“薛部@長,這個問題……太合適吧?”

    不管是這個問題討論的東西本身、還是現在這個時間地點,都不適合吧?

    可是讓陳耕感到驚訝的是,他忽然發現自己周圍那幾個航空工業部的領導,竟然十分有默契的紛紛往旁邊走了幾步,一副故意給陳耕和薛松的談話騰出空間的樣子。

    “就是隨便說說嘛,”薛松一副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性質的架勢:“反正在這兒等著也是等著,是吧?”

    薛松就差直接跟陳耕說:咱倆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就當是閑聊吹牛了。

    我信你個鬼!

    但陳耕又不傻,到了這會兒,他哪里還不明白,這薛松根本就是“奉旨裝傻”?

    只是,薛松可以“奉旨裝傻”,可陳耕卻沒那么好心,擺擺手道:“薛部@長你這話是在寒磣我呢,我懂什么飛機?嗯,快看,飛機快停穩了,咱們準備過去吧。”

    唉……

    看著抬腳往前走的陳耕,薛松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個陳耕……

    沒錯,薛松確實是在奉旨裝傻。

    情報系統和外事系統調查到的AGM—86B/C、A/BGM—109這美國人的兩大系列的核常兼備型遠程攻擊巡航導彈的數據,結結實實的把高層以及軍方的許多高級將領給嚇到了,大家都沒想到美國人居然已經玩的這么高端了。

    與此同時,美軍將B-52這種此前在大家看來已經落后于時代的潮流、等著被淘汰的裝備改造成防區外大型空中精確打擊武器發射平臺的做法——畢竟兩架B-52一次最多就可以攜帶40枚AGM-86B/C巡航導彈啊,這一下子就可以攻擊地方的40個重點和核心目標——也讓此前那些認為轟炸機這種慢悠悠的、在現代戰爭條件下只能成為空中活靶子、完全么你有必要再發展什么新型號的H6的領導干部,也不由得開始重新審視起了H6這款飛機的潛力。

    而西飛提出的為H6換發/發展新型H6的建議,也由此得到了高度重視:雖然我們的技術力量還很薄弱,但既然巡航導彈這個東西這么好玩,倫家也好想要呢,倫家現在沒有,可將來好像有……

    西飛在建議當中提到的“打造一個升級潛力三十年不落后的大型空中精確武器投放平臺”的建議,也終于得到了高層的重視。

    只是,鑒于陳耕對美國軍事裝備的了解,在通過陳耕了解到了AGM—86B/C、A/BGM—109這兩個系列的導彈的性能之恐怖之后,上面就有了想要通過陳耕再了解一下美國最先進的、前瞻性的軍事裝備研發思路的心思。

    倒是沒有人指望著陳耕能夠說出什么美國的核心軍事機密,但哪怕只是一點理論性的東西,那也很好不是?這才有了薛松的這次“奉旨裝傻”,只是沒想到,陳耕完全沒有給面子的意思,這讓薛松心中不免大為失望。

    ………………

    看到陳耕,安東尼·福克笑的一朵花一樣,快步從這架F100上走了下來。

    對于這次的華夏之行,整個福克蘭-聯合航空技術公司都是高度重視,安東尼·福克更是親自帶隊,為的就是確保整個過程萬無一失。

    說起八九十年代乃至下世紀初的十幾年,“崇洋媚外”這個詞是避免不了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崇洋媚外”這種情緒不但在華夏有,其實在外國很多國家更是尤甚!

    哪怕是荷蘭這種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也是如此。

    此前福克蘭-聯合航空技術公司對于華夏市場其實根本沒太當一回事,與陳耕的合作也是抱著“既然有傻子愿意出錢,那老子憑啥不接著?什么?華夏市場?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給他就給他了”的心態,可自打知道身為世界民航領域的頭號老大:麥克唐納·道格拉斯公司竟然也開始進軍華夏市場,并且與華夏上飛公司合作、在華夏組裝麥道最先進的MD-82飛機之后,荷蘭人的心態立刻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

    什么?

    美國人也看好華夏市場?!

    那我們之前對華夏市場的看法一定有問題!

    華夏市場的前景和未來一定很客觀,否則美國人絕對不可能把他們最先進的看家機型拿來在華夏進行組裝……就是這樣沒錯了。

    看著比此前明顯的熱情了許多的安東尼·福克,陳耕心中暗自好笑。

    雙方彼此一番寒暄之后,安東尼·福克熱情的向眾人發出了邀請,請大家親自上飛機進行體驗。

    航空工業部、華夏航材進出口公司以及受到邀請前來的航空公司的領導們,正對這款與美國麥道公司的MD-80飛機很相似的飛機感到好奇呢,受到邀請,也就不再客氣,好奇的跟著安東尼·福克上了飛機。

    上了飛機,立刻就有人驚訝的道:“咦……這飛機從外面看著似乎比MD—80小一點,可里面的空間,我覺得和MD-80相比也差不多啊。”

    “嗯,沒錯,是差不多。”

    其他的同志紛紛點頭,他們的感覺都與這位同志相似:單就內部空間來說,與此前麥道公司特意飛來國內讓大家體驗的那架MD—80相比,真的幾乎找不出什么差別來。

    陳耕微笑著給大家介紹道:“大家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我們商飛集團與荷蘭福克公司聯合研發的這款F100飛機,與麥道MD—80一樣,都是采用了3+2的座椅布局,在機身直徑方面,F100只比MD-80小了5個厘米,所以大家感覺不出來是很正常的;

    至于實際的乘坐空間的體驗方面,也幾乎感覺不出來與MD-80的差異,兩款飛機最大的區別,還是在機身的長度方面,F100的機身長度是35.53米,麥道準備在華夏組裝的MD-82的機身長度是45.06米,兩者之間的機身長度的差距,正好是這兩款飛機乘客數量的差距。

    話說回來,我們認為在未來的15乃至20年內,對于華夏而言,MD-82只有執行如首都至魔都、首都至冰城等這些核心干線的運輸任務,才能保證足夠的上座率,而F100這種100座級的飛機,其實相對來說對乘客數量的要求、對運營方面的要求反倒是要低的多。”

    航空工業部、華航材的領導同志對陳耕的話還是一臉保守的態度,但如聯航、國航、東航等航空公司的老總、副總們,卻是連連點頭,都認為陳耕說的很有道理。

    作為民用航空運輸的直接從業者,他們對于到底什么樣的飛機才適合華夏的國情其實更加清楚,對于國內航線來說,麥道的MD—82是不是一架好飛機?這當然毫無疑問,但問題是MD—82實在是太大了,172個座位對航空公司來說是個極大的壓力:如果乘坐率達不到盈虧線,航空公司就會虧損,而即便是讓MD-82執行國內幾大核心干線,以自己航空運輸的經驗,恐怕也很難達到60%的上座率。

    可如果是F100這種100座級的飛機,同樣的乘坐人數,可以輕而易舉的實現90%乃至95%以上的上座率,對于航空公司而言,F100這種級別的民航飛機,其實才是最適合這個時代的國情的飛機。

    已經有民航公司的老總兩眼放光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