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動力之王》最新章節 第741章 麥道有些著急了
    “這個……”馮向東的臉色頓時頗有些尷尬,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現在的通行量可能還差點兒,但再過個幾年,隨著經濟的發展,運量肯定會提上來的……”

    其實這話他自己都不信!

    巴蜀地區多山、交通十分不便,交通不便,車子自然也就不可能很多,這條公路是否能夠保證每天通行2000輛車,這還真要打個問號——否則堂堂的一省政府,為什么要修的是一條雙向兩車道的三級公路?哪怕是三級公路,別說修成雙向六車道了,修成雙向四車道也行啊,還不就是哪怕省里也都不認為這條公路能有多大的運量?

    “哦……”陳耕的臉上分明寫著“不信!”倆字,不過他也沒揭穿馮向東的話,而是皺了下眉頭:“馮廳,有個問題我很好奇啊……”

    馮向東急忙道:“有什么問題您盡管問。”

    “一號線的話,造價比較高,我倒也能理解,”陳耕問道:“可二號線的總投資規模不過1000多萬,省里難道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

    “這個……”馮向東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是二號線的話,還要對岷江的部分河道進行疏浚,否則枯水期的時候通行比較困難,只能通行幾十噸的小船,如果是枯水嚴重的時候,甚至可能需要停航……”

    我就說么!

    雖說巴蜀地區的經濟比較困難,但也不至于一省政府連這區區1000多萬塊錢都拿不出來,敢情根子在這里:如果打算走二號線,貨物從蓉城走陸路運抵眉@山青龍場鎮,然后再裝船順流而下,就必須保證整個岷江河道全年暢通。

    現在這個季節是豐水期,岷江從蓉城至戎州段最大能夠通行的內河船舶可以達到200噸,但到了冬季枯水期……

    陳耕搖了搖頭,問道:“省水利部門對眉@山青龍場至戎州段的岷江航道有沒有進行過勘測?如果疏浚至枯水期可以通行百噸級內河船舶的程度,大概需要多少經費?整個疏浚的施工工期大概又要多長時間?”

    馮向東來之前確實做了許多工作,聞言,他立刻點頭:“有的,這方面的工作我們都做過,如果將這段航道疏浚至可以通行百噸級內河貨船的程度,需要在七個工段施工,如果采用七個工段同時開工的模式,兩個月左右就可以完成全部的疏浚工作,至于經費……”

    馮向東抿了抿嘴:“大約3200萬左右。”

    他心里很有些緊張:3200萬,再加上之前道路修建的那1600多萬,就是差不多5000萬,這可是半個億啊,陳耕能答應嗎?

    陳耕沉吟了片刻,再次抬頭問道:“這筆投資,省里可以出多少?”

    “這個……省里只能出2000萬……”

    “2000萬?!”陳耕詫異了:“一個總投資需要5000萬的項目,省里只拿得出2000萬?”

    馮向東苦笑了一聲,說道:“實際上,如果您選擇一號線,省里也只能拿的出2000萬,其他所需的資金,要向國家爭取,同時讓眉@山、宜@賓兩地的政府將這個項目列入明年的政府預算,單列出一部分專項資金。”

    說完,怕陳耕不信,馮向東急忙解釋道:“陳先生,省里是真的困難,就這個錢還是省里幾位領導從自己的專項財政里面一人擠一點湊出來的。”

    “……”

    陳耕無語了,他知道這個時候的巴蜀地區的經濟很困難,但他不知道居然困難到了這個程度:堂堂的一個省,居然只能拿的出2000萬的機動資金修一條路?!

    當然,是真拿不出來還是借此機會哭窮,想著從自己身上多掏點出來,這一點還需要打個問號,但反過來說,堂堂的省一級的政府居然為了這么一點錢扣扣索索,如果不是窮到了一定程度,又何至于?偌大的政府部門不要面子的啊。

    “你們還真是……”陳耕無奈的搖頭,他已經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具體的合作細節,你們和我的人去溝通,我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無比要將對商飛集團的影響降至最低,最好是不影響。”

    商飛集團會受到影響嗎?

    這個可能性還真不小,商飛集團蓉城內燃機廠生產的內燃就是走的內河航運,從蓉城裝船,順著岷江一路而下,在魔都港換裝海船,然后一路北上,再在大@連港換鐵路直抵冰城,現在是豐水期,內河航運不受影響,可再過幾個月到了枯水期,如果岷江的水位降低到一定程度,情況如何可就不好說了。

    馮向東大喜,急忙點頭:“陳先生太感謝您了,我代表巴蜀地區七千多萬父老鄉親謝謝您的仗義援手……”

    ……………………

    “費爾南德斯先生,我們可以談談嗎?”萊恩望著陳耕,小心的說道:“我代表的是麥道。”

    陳耕這位正在與華航材、商飛公司進行談判的、麥道飛機集團的首席談判負責人,一臉玩味的道:“你得到了小麥克唐納先生的授權?”

    商飛集團這次的“tay”MK650-8C發動機的“正式點火”儀式并沒有邀請麥道一方的人,但麥道談判團隊的鼻子簡直比狗還靈,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他們立刻通過航空工業部和華夏航空器材進出口公司的關系拿到了一張邀請函,至于萊恩這位談判的總負責人,干脆直接飛來了蓉城,為的就是希望與陳耕見一面。

    “是的,”萊恩小心的點頭,同時急忙將一份授權書遞給陳耕:“這是小麥克唐納先生給予我的授權文件。”

    拿出了授權文件,就意味著萊恩是以得到了麥道飛機制造集團的官方許可和授權的人員的身份、代表麥道公司與陳耕進行這次會面的——如果沒得到小麥克唐納的授權,他萊恩是的身份、地位,可沒資格直接面見陳耕。

    凱莉·希克斯看了陳耕一眼,這才從萊恩的手中接過這份授權文件,稍頃,她微微向陳耕點了點頭,示意這份文件沒問題。

    “好吧,”陳耕微微頷首:“你想跟我談些什么?”

    面對陳耕這位已經成為了美國商界新的傳奇的大人物,萊恩感覺自己的壓力很大!

    他深吸了一口氣,算是給自己壯膽:“費爾南德斯先生,我非常非常的尊重您,沒有對您任何不敬的意思,我這次與您的會面,代表的也只是公司,所以……”

    萊恩的話還沒說完,凱莉·希克斯已經開始撇嘴了:這談判還沒開始呢,你丫可就開始慫了,這接下來還怎么談?

    “小麥克唐納先生讓我問您,您如何保證您與福克蘭—聯合航空技術公司的這筆合作不會損害麥道公司的利益?”說完這番話,萊恩感覺自己的背上全都是汗!

    生意就是生意,別看陳耕和小麥克唐納之間的關系似乎還不錯,小麥克唐納甚至還幫陳耕介紹了不少參眾兩院的議員,但只要陳耕的所做所為對麥道公司的利益造成了影響,小麥克唐納也不會客氣。

    陳耕笑了,他自然不會與這么一個小人物計較什么。豎起兩根指頭,陳耕說道:“兩點:第一,大家做生意,能否賺錢、能賺到多少錢,全看自己的本事。我陳耕從未向麥道承諾過什么,麥道公司覺得我進入華夏商用飛機市場會損害麥道的利益?那么很抱歉,大家各憑本事,公平競爭;

    第二點,你幫我告訴小麥克唐納先生,對于未來十年里華夏龐大的商用飛機需求量來說,麥道公司現在正在與華夏談的那二十多架飛機根本不算什么。”

    萊恩猛的抬起頭來,一臉的驚訝:“費爾南德斯先生,您認為華夏未來對商用飛機的需求量會很大?”

    “大不大,你們麥道公司心里難道沒有數嗎?”陳耕笑瞇瞇的反問道。

    “……”

    萊恩無言以對。

    雖然華夏兩三年前才買了一架二手的波音747,這架二手的波音747已經算是華夏民航領域最大最先進的商用飛機了,但隨著華夏經濟的持續發展,西方航空工業界早就對華夏民航市場的未來充滿了信心——沒看到費爾南德斯·陳那個航空工業界的門外漢都開始在華夏布局了么?

    麥道公司也是如此。

    說起來,麥道公司為什么如此著急上火的想要進入華夏市場?還不是因為自打麥克唐納與道格拉斯這兩家公司合并之后,非但沒有如此前所設想的那樣產生“1+1>2”的化學反應,反而是“1+1<2”,公司內部陷入了嚴重的內耗,也正因為這個,小麥克唐納才會對進軍華夏市場如此的上心:只要公司能夠接到持續不斷的訂單、公司能夠得到發展,那么自己就有時間和機會來解決兩家公司合并后的諸多問題。

    也因為這個,小麥克唐納才對陳耕涉足華夏民航市場如此的緊張——他早已經將華夏市場視作是麥道公司的禁臠了。

    只是,陳耕顯然不這么看,他甚至笑瞇瞇的向萊恩發出了邀請:“萊恩先生,既然;來了,那就在蓉城多呆幾天,這邊的美食確實非常不錯。”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