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動力之王》最新章節 第718章 權利的爭奪
    “這樣可不行,”陳耕搖搖頭:“太祖說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們這么搞下去遲早會把身體給搞壞。”

    “我們不是……”

    王之張嘴就要辯解,但不等王之把話說完,陳耕就擺擺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們要加班加點,這個我管不著,但后勤這一塊必須要跟上。這樣,請兩個廚師,專門負責你們的飯食和宵夜,順便監督你們按時吃飯,我可不想半年后你們一個個的腸胃都是病,”見王之要說話,陳耕直接打斷他:“這錢我出!”

    陳耕都明確表示這筆錢他出了,王之還有什么好說的?而且王之心里明白,以陳耕那嬌生慣養的土豪大資本家的性子,他弄出來的伙食絕對不會差到哪里去,這是給兄弟們改善生活的好機會啊。

    想到這,王之猶豫了一下,點頭:“那……那就讓您破費了。”

    “破費什么,”陳耕一揮手:“公司也是我的嘛,你們努力干活,也等于是幫我掙錢,”說到這里,陳耕忽然想起一件事:“同志們這么加班,家里的家屬們會不會不高興?”

    “不高興……那肯定是有一點不高興的,你”王之也不否認這一點:“想啊,家里的婦女不但要上班,還得照顧老人和孩子,不過工作忙嘛,大家也都能理解,大家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嘛。”

    陳耕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樣不行。”

    “……”

    王之一臉不解的望著陳耕:這樣不行?什么不行?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公司的同事們的加班,是將原本應該由自己承擔的家庭責任轉移到了妻子的身上,這對同志們的妻子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原本她們可以少承擔一部分家庭義務和責任的,但因為丈夫的加班,導致他們不得不承擔更多的家庭事務。”

    王之心中對陳耕的話不以為然之余,只有一個念頭:外國人的屁事就是多!

    他嘆了口氣,說道:“話是這么說沒錯,道理也是這么個道理,可又能怎么辦?全國都是這樣的情況。”

    “這樣吧,”陳耕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每位同志每個月多發50塊錢的補助,這50塊錢讓他們拿給自己的愛人,讓家里人多買點肉蛋蔬菜之類的東西,也改善一下營養。”

    每個人每月多發50塊錢的補助?

    公司現在就這么一點大,身為長城計算機總經理的王之也沒有獨立的辦公室,陳耕和王之的談話又是在辦公區域進行的,自然,他們的談話內容一字不漏的全都被大家聽在了耳朵里。

    早在陳耕說要給大家伙兒請個廚師負責大家伙兒的一日三餐的時候,已經對陳耕這位美國來的大資本家的秉性有所了解的眾人心中就已經興奮莫名,都知道接下來肯定要過上頓頓有肉吃的幸福生活,整個人渾身都充滿了斗志,等到陳耕這會兒說每個月給大家再額外發50塊錢的補助的時候,如果不是當著王之的面,大家說不定已經要高呼“萬歲!”了:50塊錢,那幾乎相當于自己大半個月的工資了啊!

    如果真的能額外再補助50塊錢,家里的婆娘應該也沒什么怨言了吧?三個月熬下來,那可就是一輛嶄新的自行車!

    “這個……”王之一臉的為難,苦笑著道:“陳先生,我知道您是一片好心,可這個……跟公司的規定不合啊……”

    如同一盆水兜頭澆下,豎著耳朵偷聽自家老大與陳耕的對話的眾人,瞬間焉了。

    只是焉了歸焉了,大家看著王之的眼神卻不免帶上了幾分怨念。

    “公司有不許給大家發補助的規定嗎?”陳耕才不會上王之的當,真當老子不熟悉國內的情況啊,對國內的這些彎彎繞繞,老子什么不明白?

    王之為什么竭盡全力反對這件看上去對大家都好的事,這里面其實牽扯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長城計算機公司,是誰說了算?

    從股份上來說,陳耕投資200萬,占45%的股份,是第二股東;

    從管理權上來說,身為國家電子計算機工業總局副局長的王之同時也是還沒正式成立的長城計算機股份公司的總經理。

    按照上面某些領導沒有明說出來、但大家都明白的意思,就是“陳耕先生是咱們的老朋友,這個是沒錯的,對于陳耕先生在我們改革開放事業當中所做出的突出貢獻,誰都不能否認,但是,不能凡是陳耕先生參與的項目,都是他說了算吧?”,陳耕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他盡管參股了長城計算機公司,但卻比沒有要求股權和管理權分離,而是盡量尊重了華方的權威。

    被派到長城計算機公司來擔任總經理的王之,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但無法明說的任務就是限制陳耕在公司的存在感和影響力,不能讓長城計算機又成了陳耕說了算的地方,所以盡管王之明白陳耕說的這些其實都是對大家有好處的事,但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表示反對:實在是他也沒辦法啊。

    可這會兒,王之卻是被陳耕給一句話堵到了墻角:公司有不許給大家伙兒發補助的規定嗎?

    當然沒有。

    事實上,即便是前些年最講究同工同酬的時代,在工業行業,對于加班這件事也是多多少少的要給點補助的,即便是資金缺乏的科研行業,管理層也會想方設法的用一些實物來“調動同志們的工作積極性”,現在陳耕說同志們工作辛苦,所以給大家發點補助,從道理上完全能夠說得通,而且陳耕說了,這筆錢還是他出,王之就更沒有反對的理由了。

    但是,他還必須得反對。

    理由還是那個沒辦法說出口的理由。

    “這個……同志們這么辛苦,補助當然是應該補助的,”王之硬著頭皮說道:“但這個補助也太多了……”

    “這點錢算什么,和大家的辛苦算起來,這不算多,”陳耕笑瞇瞇的,話語間卻是絲毫不給王之留余地:“嗯,這不是公司還沒正式成立,咱們其實還是個草臺班子嘛,既然是草臺班子,那就按照草臺班子來,反正人員也少,等一切都正式起來了,咱們再說。”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