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671章 英國出了幺蛾子
    “我的調查結果和您一樣,”杰克韋爾奇對陳耕說道:“我認為,現在的歐洲,已經到了汽車消費升級的時候了,剛剛成長起來的歐洲年輕人對車子的要求已經和他們的父輩、祖父母輩不同,不再只滿足于基本的代步需求,他們希望自己的車子或者更舒適、或者更寬大、或者更運動,或者動力更強……總之,之前的那套老歐洲的造平民車的理念,已經無法滿足新一代年輕人對車子的要求了,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陳耕和杰克韋爾奇是在法國巴黎碰的面,和陳耕一樣,為了深入了解歐洲人的購車、用車習慣,杰克韋爾奇也親自趕赴歐洲進行實地調查,像是這種關系到自家企業未來戰略方向的業務拓展情況,杰克韋爾奇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陳耕贊同杰克韋爾奇的判斷,但與此同時,陳耕也提醒他:“但是歐洲畢竟不是物資供應極度發達北美,他們對車子的價格、油耗還是很敏感的,另外,歐洲特殊的交通環境讓大車在日常的使用中非常的麻煩,以兩廂結構為主的緊湊型車、小型車以及旅行車才是歐洲市場的主流。”

    杰克韋爾奇琢磨了片刻,歐洲的一些城市比如羅馬、巴黎等都有著數百年上至數千年的歷史,幾百幾千年修建這座城市的時候,當時的人顯然不可能想到現在的交通有多么發達,道路的寬度自然也就非常有限,再加上很多時候還要在街邊劃停車位,原本就很狹窄的道路自然就越發的逼仄,再加上許多狹窄的小巷,所以在歐洲的許多大城市生活的普通市民,如果在日常開一輛長4.8米左右、寬1.8米左右的大車,簡直就是給自己找罪受。他終于點頭:“沒錯,就是這樣。”

    說話的同時,他一臉期待的望著自家老板。

    可惜,陳耕讓他失望了:“我心里大概已經有了幾個草案,但想要在歐洲一炮打響,還需要更多更詳細的的調查分析資料的支持。”

    “好吧,”雖然有些失望,但杰克韋爾奇還是點點頭:“我盡快把資料提交給您。”

    “接下來與飛利浦集團的談判就交給你了,”陳耕拍拍杰克韋爾奇的肩膀:“加油!”

    “您接下來……”

    杰克韋爾奇向陳耕問道,對于陳耕接下來的行程,他有些好奇。

    “我”陳耕苦笑一聲:“我要去趟英國。”

    英國

    看著面帶無奈之色的老板,杰克韋爾奇心底有些納悶:公司在歐洲有什么業務嗎似乎除了與考斯沃斯有合作關系之外其他也沒什么業務了,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居然讓老板如此的愁容滿面

    ……………………

    讓陳耕頭疼的原因不是別的,是正在與羅爾斯羅伊斯進行談判的團隊反饋給陳耕一個很不好的消息:在“tay”650渦輪風扇發動機的轉讓價格方面,羅爾斯羅伊斯一直咬的很死,在將價格談到1.8億英鎊的時候羅爾斯羅伊斯就再也不肯讓半分。

    陳耕當然無法接受1.8億英鎊的價格,開什么玩笑!就在六七年前你們把“斯貝”mk202賣給華夏的時候,價格也不過才7000多萬,而“泰”則是基于“斯貝”發展而來的,無非是將風扇的涵道比增加至3、增加了一級低壓級和一級高壓級而已,考慮到物價通脹方面的因素,一億英鎊就算是頂了天了,你丫竟然敢問我要1.8億英鎊!

    無奈之下,陳耕不得不臨時更改一下行程,先去英格蘭走一遭。

    負責本次談判的伊麗莎白親自來機場給陳耕接機,寒暄了幾句,陳耕直接向伊麗莎白問道:“英國人怎么回事他們應該知道這個價格超出了正常的市場價太多,我們絕對不可能同意才對。”

    “是,我和爵士說過這個問題,但爵士堅持要求和您面談。”說起這一點,伊麗莎白也是滿心的無奈。

    她就不明白了,與自己談跟與自己的老板談,能有什么區別難不成這個價格自己不同意,換了自己的老板來談,老板就同意了不成這可是八千萬英鎊的差價,折合成美元已經過億了,他拉爾夫羅賓斯的臉有那么大

    對于伊麗莎白的這個回答,陳耕心里也是抱著同樣的好奇:拉爾夫羅賓斯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他以為把自己“請”過來,自己就能同意他們羅爾斯羅伊斯這么過分的條件不成

    莫非他想要從自己這里得到更多的好處

    而且讓陳耕格外不滿的是,自己已經承諾他在退休之后可以在那個“泰”發動機亞洲維修中心擔任一個拿高薪的顧問了,這樣還不滿意這可就太過分了。

    算了,陳耕搖搖頭:船到橋頭自然直,明天見了拉爾夫羅賓斯,就知道這老頭到底在打著什么鬼主意了。

    ……………………

    “爵士,說吧,您到底想要怎么樣”既然對方這么貪得無厭,陳耕也就不客氣了,面對拉爾夫羅賓斯爵士,他直言不諱的道:“不妨對您直說,1.8億英鎊這個價格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的,哪怕為此放棄這次的合作。”

    出乎陳耕的意料,面對陳耕這么強硬的態度,拉爾夫羅賓斯爵士居然絲毫不以為意,神情格外的淡然:“當然,我承認,這個價格確實略高了一些。”

    “哦”陳耕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您是略高了一點么您這是幾乎翻了一倍。”

    拉爾夫羅賓斯爵士笑了笑,沒有回答陳耕的這個問題,而是對陳耕說道:“很抱歉用這種方式請您來到英格蘭,只要您答應我們兩個條件……”說到這,拉爾夫羅賓斯爵士豎起一根指頭:“9000萬英鎊!只要9000萬英鎊,您可以獲得‘泰’650-8c以及之后的整套動力升級方案。”

    陳耕卻是一下子警惕起來:什么條件,能讓羅爾斯羅伊斯一下子將此前死死咬著、寸步不讓的成交價格直接來個腰斬

    毫無疑問,羅爾斯羅伊斯的這兩個條件必然非常過分。

    只是到了這個份上,人來都來了,還能怎么辦

    陳耕深深的望著拉爾夫羅賓斯爵士,良久,他終于開口道:“請講。”

    這一刻,陳耕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羅爾斯羅伊斯的條件當真極其過分,1.8億英鎊是吧

    老子忍了!

    可回頭老子不從你們身上幾倍幾十倍的賺回來,老子跟你姓!

    “我們的第一個條件是,費爾南德斯先生您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汽車經營天才,請您幫羅爾斯羅伊斯汽車達到財務健康。”

    嗯

    拉爾夫羅賓斯爵士的第一個要求讓陳耕大感意外:只是請自己幫勞斯萊斯汽車一把

    說起七八十年代的勞斯萊斯汽車,那簡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雖然它依舊是世界上公認的最豪華的汽車品牌,無車能出其右,可勞斯萊斯的經營狀況卻是慘淡的令人發指:你能相信嗎從50年代末期以來,無數富豪們心心念念的勞斯萊斯,竟然就沒有盈利過。

    是的,虧損,不停的虧損,一直在虧損,這就是勞斯萊斯汽車從50年代默契以來至今的主旋律,也是唯一的旋律。

    陳耕沉默了幾分鐘:“如果你能說服英國政府,將勞斯萊斯托管給amc,問題不大。”

    “你確定!”

    拉爾夫羅賓斯爵士猛的抬頭,目光死死的盯著陳耕:“費爾南德斯先生,這種事情你可不能開玩笑,你應該很清楚勞斯萊斯對于大英帝國而言意味著什么。”

    “我很清楚,”陳耕點點頭:“但我也有個前提條件。”

    拉爾夫羅賓斯爵士急切的點頭:“你說!”

    “托管時間不低于20年。”

    托管時間20年,也就意味著不管陳耕將勞斯萊斯汽車經營的多么出色,20年的托管期結束之后,陳耕必須一刻也不能耽擱的將勞斯萊斯還給英國政府——如果那個時候的英國政府還是勞斯萊斯的控股大股東的話。

    陳耕的表情很鄭重,拉爾夫羅賓斯爵士的表情也很鄭重:“我會盡全力去說服英國政府答應您的條件。”

    陳耕要求的托管時間為什么是20年,而不是10年、15年或者25年、30年

    很明顯,是因為陳耕希望用20年的時間來摸透、搞清楚頂級豪華汽車品牌是如何運作的,然后打造amc自己的高端品牌,但拉爾夫羅賓斯爵士絲毫不認為陳耕的做法有什么不對:真以為人家是,只付出不求任何回報啊想要請費爾南德斯陳幫勞斯萊斯汽車走出困境,這些就是勞斯萊斯汽車以及英格蘭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但是沒關系,只要陳耕能夠做到,這個代價羅爾斯羅伊斯集團以及英國政府愿意出。

    這也是兩人都沒有訴諸與口但卻心知肚明的原因。

    “至于第二個條件,”拉爾夫羅賓斯爵士頓了頓,說道:“集團董事會的的要求是……”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