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655章 協議達成:下
    安東尼福克皺起了眉頭:費爾南德斯陳竟然盯上了飛機和發動機的售后業務

    雖然從羅爾斯羅伊斯哪兒知道了陳耕有搞羅爾斯羅伊斯“斯貝”系列和“泰”系列發動機的是亞洲地區售后中心的消息之后,安東尼福克心里頭對陳耕的野心就隱隱有了預感,但當陳耕明確提出來之后,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對于任何一家飛機制造商來說,出售飛機賺到的那點錢其實是小頭,真正的利潤大頭全都在售后上:一顆很普通的螺絲就敢要你100美元的事情,你敢信但在民航領域,這種事情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翻翻各大航空器制造公司的年度財務報表,你會發現售后的利潤在企業利潤當中是絕對的大頭。

    而現在,陳耕是擺明了要在這塊大肥肉當中咬下來一塊。偏偏陳耕的理由又讓安東尼福克很頭疼……

    “福克先生,您別忘了,我可是全新一代f28的投資人,將來在華夏工廠生產的全新一代f28也會搭載我從羅爾斯羅伊斯公司引進技術和專利生產的‘泰’系列發動機,于情于理,售后這一塊的利潤都必須要有我的一部分,當然,我也可以放棄亞洲地區的收益,在整個f28系列的售后利潤當中拿分紅。”

    聽到陳耕這話,安東尼福克立刻改變了主意:“好吧,費爾南德斯先生,您說得對,既然您是全新一代f28的投資人、股東,您要求分享售后這一塊的利潤的要求完全合情合理。

    我同意將亞洲地區的售后利潤劃為您的‘勢力范圍’,但您在拿走亞洲地區的售后利潤之后,不能再分享除亞洲地區之外的其他地區的售后利潤。”

    福克公司的兩款飛機:f27和f28,60%以上銷售在了歐洲各國,還有一部分銷往了非洲、北美和南美,銷往亞洲地區的f27和f28還不到這兩款飛機總產量的10%,你費爾南德斯陳想要亞洲地區的售后利潤這個完全沒問題啊,但在我將亞洲地區的售后利潤給了你之后,你就不能在惦記其他地區的售后利潤了。

    在安東尼福克看來,費爾南德斯陳之所以會提出這么一個條件,顯然是他看好全新一代f28在亞洲地區、甚至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在華夏的銷售情況,但對于陳耕的判斷,安東尼福克直接不屑一顧:小子,你賣個汽車、賣個電腦或許還可以,但是玩飛機,你還是太嫩了。

    “可以,”陳耕不動聲色的點頭,他知道安東尼福克在打著什么主意,但這不是重點:“但福克公司供應給我的所有的零配件,你們只許在成本價的基礎上加價10%,并且必須保證供貨速度要及時。”

    不能市場售價100美元的螺絲,你90美元提供給我,那是絕對不允許的。

    安東尼福克皺了下眉頭:只有10%的毛利潤那福克飛機還有什么賺頭

    只是考慮到亞洲市場的規模,猶豫了一下,安東尼福克終于還是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對陳耕說道:“10%費爾南德斯先生,你應該知道我們的運營成本很高的,如果去掉各種運營成本,我們不但幾乎沒有任何利潤,說不定還會虧本……”

    “那還是算了吧,”陳耕笑瞇瞇的說道:“我從售后的凈利潤里面拿分紅……”

    陳耕的話還沒說完,安東尼福克就嚇了一跳,心里更是懊惱不已:讓你嘴賤!讓你嘴賤!他急忙改口:“但誰讓我們是朋友呢,ok,成本價的基礎上加價10%,沒問題,就這么說定了……您還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看著被自家老板給嚇了一大跳、如此生硬的轉移話題的安東尼福克,凱莉希克斯差點兒一個沒忍住笑出聲。

    “最后一點,不能說要求,”陳耕說道:“全新一代的f28還是采用了這一代f28的機身結構是吧”

    “沒錯。”安東尼福克點點頭,不太明白陳耕為什么忽然問起了這個問題。

    “那你們有沒有考慮過采用全新的機身,比如3+3座椅布局的”

    雖然f28采用了與麥道dc—9以及第二代的dc—9:md—80一樣的3+2座椅的機身結構,但陳耕很清楚,3+3才是重量級干線飛機的主流,3+3還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當需要增加載客量而加長機身的時候,增加同樣數量的載客量,采用3+3座椅布局的飛機所需要加長的機身長度,明顯比3+2座椅布局的飛機所需要加長的機身長度要短。

    這也就意味著對機身強度的要求更低一些。

    卻不料陳耕的話勾起了安東尼福克肚子里的苦水,他苦笑一聲:“3+3的機身我們當然想過,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哦”陳耕挑了挑眉毛,等著安東尼福克的解釋。

    既然大家馬上就是合作火把了,安東尼福克也沒藏著掖著,坦率的對陳耕說道:“不是技術和研發實力方面的問題,對我們福克飛機而言,研發一款3+3座椅布局的機身完全沒有任何難度。

    但您要知道,3+2我們還可以說是支線客機,可如果是3+3,那就妥妥的是中量級干線客機的標準了,您知道如果涉足這一市場,等待我們的將會是什么嗎”

    不等陳耕說話,安東尼福克就是一聲苦笑:“甚至不等我們正式展開這個項目,福克飛機就將迎來波音、麥道乃至已經決定涉足這一市場的空中客車公司的打壓,您說,我們能怎么辦”

    “嘖……”

    聽到安東尼福克這么說,陳耕也是一陣無語,像是德哈維蘭這樣的有一個五常之一的國家當后盾、能夠研制出“彗星”這種能夠執行跨大西洋航線飛行任務的企業尚且遭到了美國的打壓,福克這種背靠著荷蘭這種小國的航空器制造商,說他們是在大企業的夾縫中求生存、吃一點巨頭們不屑一顧的殘羹剩飯是真的一點都不夸張。

    安東尼福克倒是很灑脫,或者說他對福克公司的這種處境早就認命了,甚至覺得福克公司本就應該是這樣的。

    “ok,既然是這樣的話,”望著安東尼福克,陳耕說道:“我需要為亞洲市場定制一型f28。”

    安東尼福克眨了眨眼,他想到了些什么,卻又有些不敢置信。

    “你們提供的資料上面聽到說在全經濟艙、高密度布局的情況下,全新一代的f28可以載客110人”

    “是……是的。”

    已經預感到陳耕要說些什么的安東尼福克,聲音有些發抖。

    “我需要你們在研發的同時研發一款加長機身的大載客量的、航程必須達到3800公里以上的型號,比如叫f150”

    “咕咚……”

    安東尼福克使勁咽了口唾沫:150座的、航程在3800公里以上的f100這妥妥的是干線客機了哇!

    雖然福克公司一直對重量級干線市場充滿了覬覦之心,但深深的知道一旦自己涉足這一市場會有什么后果的他們,從來都只是想想而已,連在公司內部會上討論一下都不敢,而現在,費爾南德斯陳居然要去挑釁波音、麥道以及未來的空客了

    他這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

    ps:兄弟們不好意思,請稍等幾分鐘。

    聽到安東尼福克這么說,陳耕也是一陣無語,像是德哈維蘭這樣的有一個五常之一的國家當后盾、能夠研制出“彗星”這種能夠執行跨大西洋航線飛行任務的企業尚且遭到了美國的打壓,福克這種背靠著荷蘭這種小國的航空器制造商,說他們是在大企業的夾縫中求生存、吃一點巨頭們不屑一顧的殘羹剩飯是真的一點都不夸張。

    安東尼福克倒是很灑脫,或者說他對福克公司的這種處境早就認命了,甚至覺得福克公司本就應該是這樣的。

    “ok,既然是這樣的話,”望著安東尼福克,陳耕說道:“我需要為亞洲市場定制一型f28。”

    安東尼福克眨了眨眼,他想到了些什么,卻又有些不敢置信。

    “你們提供的資料上面聽到說在全經濟艙、高密度布局的情況下,全新一代的f28可以載客110人”

    “是……是的。”

    已經預感到陳耕要說些什么的安東尼福克,聲音有些發抖。

    “我需要你們在研發的同時研發一款加長機身的大載客量的、航程必須達到3800公里以上的型號,比如叫f150”

    “咕咚……”

    安東尼福克使勁咽了口唾沫:150座的、航程在3800公里以上的f100這妥妥的是干線客機了哇!

    雖然福克公司一直對重量級干線市場充滿了覬覦之心,但深深的知道一旦自己涉足這一市場會有什么后果的他們,從來都只是想想而已,連在公司內部會上討論一下都不敢,而現在,費爾南德斯陳居然要去挑釁波音、麥道以及未來的空客了

    他這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竟然連那些巨頭都敢招惹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