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610章 感覺真好
    里根同學并沒有給陳耕什么承諾,陳耕也不在乎他給自己什么承諾,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從白宮出來,他點上一根煙,對凱莉希克斯吩咐道:“去華夏駐美國大使館。”

    至于怎么去,陳耕一點都不擔心,如果連輛好點的車她都搞不過來,凱莉又有什么資格呆在自己身邊

    一輛車而已,這種事情低于凱莉希克斯而言也確實是小事一樁,沒多久,一輛加長凱迪拉克就緩緩地停在了陳耕身旁。

    直到這個時候,凱莉希克斯才小心的向陳耕問道:“boss,您剛剛從白宮出來,這就去華夏大使館……這個,會不會有些不太好”

    剛剛自家老板從白宮離開的時候,里根同學可是親自將自家老板送到了辦公室門口的,并且讓自己的幕僚長、白宮辦公廳主任布蘭特迪西薩爾親自將自家老板送上了車。老板剛剛從白宮離開就去華夏大使館,凱莉希克斯有些擔心這會不會不太好

    “不太好”陳耕微微一笑:“放心吧……嗯,你幫我和大使館那邊約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時間。”

    “您說笑了,”凱莉希克斯巧笑嫣然,跟著陳耕去過幾次華夏駐美大使館的凱莉希克斯,可是太清楚華夏官方對自家老板的態度了:“大使館那邊要是知道您要過去的消息,不知道有有多開心呢……”

    ……………………

    事實也確實如凱莉希克斯所說,接到凱莉希克斯的電話的華夏駐美大使館,聽說了陳耕要來的消息,頓時大喜,得知陳耕剛剛從白宮出來,立刻敏感的意識到陳耕過來肯定是有重大事情要和自己說的廉長恒大使,甚至激動的和丁海軍等大使館的主要領導親自等候在了大門口。

    一待陳耕的車子停下,廉大使立刻快步上前,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道:“陳先生,歡迎歡迎,歡迎來我們大使館指導工作。”

    “您太客氣了,”陳耕快步上前,笑道:“不瞞您說,我對咱們大使館的中餐可是垂涎已久了。”

    在場的大使館的同志,不管是真的覺得好笑還是配合陳耕的這個笑話,一起跟著笑了起來。廉長恒更是大笑:“陳先生,不瞞你說,剛剛接到電話,我就給老王師傅打了招呼,這會兒老王師傅已經在準備了。”

    “那感情好……”

    雙方進了會客室、一番寒暄之后,陳耕沒讓廉長恒等人等太久,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剛剛我去白宮拜訪了李根總統,期間和里根總統談到了華夏準備采購的那幾架直升機的事,李根總統在知道這幾架直升機將會被用于人道主義救援以及經濟活動之后,表示他會和五角大樓那邊打招呼,那6架退役的‘塔赫’直升機會盡可能的給咱們一個優惠的價格……大概會是一個半賣半送的價格。”

    陳耕可不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人。

    果然,聽到陳耕這話,廉長恒頓時就坐不住了,他急忙站起身:“陳先生,你這可真是……唉,我可是聽李主任說了,這次要不是你幫忙跟美國國防部那邊打招呼,那幾架飛機的價格都到天上去了,這又……”

    他使勁抽了下鼻子,眼眶有點紅:“陳先生,其他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們這邊也沒什么您能看得上眼的東西,唯有待會吃飯的時候我們大家伙兒一定要一起敬您幾杯酒。”

    廉長恒不知道陳耕為了說服李根總統花費了多大的力氣才得到了這個承諾,但哪怕用腳底板去想,也知道絕對不可能簡單了,陳耕在這件事上花費的心思、花費的努力絕對超乎想象。

    只是,雖然他很想將這個消息盡快通知代表團那邊,可老廉同志更明白,眼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伺候”好陳耕,至于通知代表團那邊……嗯,回頭打個電話就是了。

    丁海軍也是激動的滿臉通紅,不過相比于廉長恒,他更了解陳耕,覺得陳耕和里根總統說的絕對不止這一個事情,可遲疑了一下,總覺得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不太合適的老丁同志,還是沒有張口。

    丁海軍沒張口,可凱莉希克斯卻在這里等著了,她笑瞇瞇的接過了廉長恒的話,說道:“大使閣下,我們老板為貴國所做的可不止這一點哦。”

    助理嘛,可不就是干這個活兒的

    陳耕不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人,凱莉希克斯當然更不是,她更信奉“我付出了,就應該得到更多的回報”的理念。

    “哦”

    果然,聽到凱莉希克斯的話,廉長恒頓時動容,立刻轉頭,一臉震驚的望著陳耕。

    “也沒什么,”陳耕笑了笑,說道:“在和總統先生談話的過程中,總統先生著重問了我一些關于對華夏、對華夏正在進行的這場改革的看法。”

    陳耕的話聽起來平平淡淡,可落在廉長恒等大使館的一眾高層領導的耳朵里,卻恍如平地驚雷!

    還是那句話,在場的沒有一個人是笨蛋,不說陳耕一直以來對華夏的態度,只一點:如果陳耕在與李根總統談話的時候說了很多華夏的壞話,他能大刺刺的來大使館嗎

    不存在的。

    陳耕一定是幫華夏說了很多的好話。

    一念及此,廉長恒再也坐不住了,他趕忙起身。

    看到廉長恒的這個動作,大使館的其他同志也齊刷刷的起身。

    在陳耕驚愕的注視下,以廉長恒為首,大使館的主要領導同志齊刷刷的、深深的向陳耕鞠了一躬。

    “廉大使你們這是……”

    陳耕急忙站起來,一臉驚愕的道。

    “陳先生,”廉長恒深吸了一口氣:“您也知道,我們國家很窮,對您的善舉沒辦法給您太多的回報,不過請您放心,您為華夏民族所做的一切,華夏人民都將永遠牢牢地記在心里。”

    不得不承認,聽著廉長恒的這番話,陳耕的心里開始有點發飄了:被人感謝、被人恭維的感覺那是真好啊。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