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526章 談談
    這次讓整個美國都倍感驚訝的強硬態度來應對工人罷工事件之后,陳耕、杰克韋爾奇和羅斯瑪麗都赫然發現,不但重新復工的工人們在工作態度上端正了許多,連美國媒體、上下游的供應商和經銷商的態度都出現了不小的變化。

    說起這個,杰克韋爾奇很感慨:“就沖著這一點,以后咱們就不知道能少遇到多少麻煩,現在全美國乃至前世界都知道了,amc是寧可損失幾千萬乃至上億美元也絕不肯屈服、要跟你死磕到底的一家硬漢公司。”

    對于美國人來說,“硬漢”基本上就等同于“不好招惹”、“不要招惹”,如果某個人被公認為是“硬漢”,那地位,杠杠滴,如果某家公司被認為是“硬漢”,那就更沒說的。

    “那是,”羅斯瑪麗抿了一口果汁,同樣感慨的厲害:“這可是咱們用超過2000萬美元換回來的尊嚴。”

    說完,她扭頭看了帶著墨鏡癱在躺椅上的陳耕一眼,見自家老板沒什么反應,扭頭對杰克韋爾奇說道:“我甚至懷疑,墨西哥哈里斯克州肯給出這么好的條件,說不定業余這層因素在里面。”

    “嗯,有可能。”杰克韋爾奇點點頭。

    50%的退稅額度外加一支99人的武裝護廠隊啊,能得到哈里斯克州州政府這樣的投資允諾,雖然與50萬美元的好處費不無關系,但剛剛在墨西哥同樣做出了投資的日產汽車怎么就沒拿到這樣的優惠呢

    “倒是那個喬治沃克,”說到這里,杰克韋爾奇扭頭看向自家老板:“先生,您打算怎么處理他”

    聽到杰克韋爾奇的話,羅斯瑪麗同樣好奇的看向陳耕:對啊,老板打算怎么炮制那個給他帶來了這場天大麻煩的喬治沃克只是把他送進大牢里蹲三年就算了

    “怎么可能”

    一直處于死魚狀態的陳耕終于開口了:“那也太便宜他了。”

    ……………………

    陳耕只是“臨時客串”死魚,可喬治沃克已經如同一條死魚般的躺在床上足足倆小時了,如果不是胸膛還在起伏,簡直讓人懷疑他還不是還活著。

    但他的室友們早就對喬治沃克的這種情況見怪不怪,到不是說監獄里的犯人們對喬治沃克的這種狀態習以為常,而是在喬治沃克進來的第一天,他們就知道了這家伙我是什么人、以及他為什么會進來,自然也就絲毫不奇怪了:得罪了一個身價數億美元、說不定是十幾億美元的超級富豪,被丟進監獄里面來不是很正常的嗎

    如果不是喬治沃克的拳頭夠硬,這些年來雖然養尊處優卻也一直沒把健身和搏擊荒廢下來,他早就“被撿肥皂”了。

    “b403號犯人,b403號犯人!”

    伴隨著警棍敲擊鐵門的聲音,獄警不耐煩的聲音響了起來。

    別看喬治沃克敢躺在床上裝死魚,可面對獄警的話,喬治沃克立刻一個翻身就從床上滾了下來,以最快的速度來到門口:“長官,我是b403號犯人喬治沃克,請問您有什么事”

    “有人要見你,”說話的功夫,監房的鐵門被打了開來:“跟我來。”

    有人要見我喬治沃克有些納悶,一邊老老實實的跟在獄警的身后,一邊小心的問道:“長官,請問是誰要見我是我的妻子嗎”

    “不知道!”獄警沒好氣的回頭瞪了喬治沃克一眼:“給我閉嘴!”

    在獄警的眼里,喬治沃克已經是個死人了,他充其量是一團會行走的行尸走肉。

    在知道喬治沃克是因為什么、得罪了什么人盡力的之后,連獄警們都不看好喬治沃克能夠活著走出監獄了:雖然這個倒霉蛋只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可監獄里莫名其妙的死個犯人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喬治沃克這個倒霉蛋真正的死因是什么,但所有的證據都不會指向那位大人物。

    “哦……”

    喬治沃克乖乖的應了一聲,心里卻在努力的思索著要見自己的可能會是誰:是自己的妻子不可能,那個該死的女人已經足足有兩個月沒來看過自己了;那會不會是自己那個正在上大學的兒子也不可能,沒有了自己提供的生活費,他這段時間的財務應該很困難,怎么可能回來看自己;那就是自己的律師

    想到律師,喬治沃克下意識的搖頭:那就更不可能了,自己這樁案子已經終結,律師怎么可能來找自己

    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婆,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孩子,更不可能是律師,那到底是誰

    更讓喬治沃克好奇的是,兩個獄警帶自己去的路似乎并不是去來訪室的路,似乎去的是辦公區

    ……………………

    真的是辦公區,看著眼前這個掛著“會議室”的牌子的房間,喬治沃克有些發呆:什么情況

    “進去吧。”

    看著站在門口發呆的喬治沃克,為首的獄警一把把喬治沃克推了進去,猝不及防的喬治沃克踉蹌了兩步,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個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把自己送到了這個鬼地方的人。

    “費爾南德斯……”

    看著陳耕,喬治沃克的眼睛瞬間就紅了,他沒想到要見自己的人,竟然是親手將自己送進了這個鬼地方的費爾南德斯陳,嗯,他身后還有兩個如同他的影子一般的家伙:斯坦森和拉萊福特。

    “喬治,boss來找你,是有些事情要問你,你最好老老實實的回答。”站在陳耕身后的斯坦森沉聲道。

    “我憑什么……”

    “你是個聰明人,”斯坦森打斷喬治沃克的話,說道:“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你不老實,說不定就會莫名其妙的死在監獄里,你兒子說不定也會莫名其妙的橫尸街頭,所以,我建議你最好還是想清楚再回答。”

    “……”

    喬治沃克一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甚至連“你敢威脅我!”這樣單純過過嘴癮的話在嘴里轉了幾圈之后愣是沒敢說出口。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他在公會里混過,就因為他自己也算是底特律眾多幫派當中的一方老大,喬治沃克才更清楚,斯坦森說的這些都有可能變成真的,誰讓費爾南德斯陳有錢呢,在美國,或者說是在資本主義世界,在絕大多數時候,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而自己顯然不屬于那極少數的例外。

    就比如要來監獄里看犯人吧,不但需要提前預約,還有次數和見面時間的限制,見面也是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用通話器對話,可現在,費爾南德斯陳要見自己,直接就能在這個會議室里見自己一面,如果沒有意外,估計時間上也沒有多大限制。

    看著生生的把臟話咽了下去的喬治沃克,斯坦森笑了笑,上前拍了拍喬治沃克的臉:“算你聰明,沃克,你知道你這次給boss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嗎”

    “……”

    喬治沃克不說話,就這么冷冰冰的望著斯坦森,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架勢。

    斯坦森也不以為然,自己自顧自的說道:“我告訴你吧,超過2000萬美元,就因為你收了某個人的錢,給boss造成了超過2000萬美元的損失,所以……”

    望著喬治沃克,斯坦森一字一頓的道:“那家伙是誰”

    “……”

    喬治沃克沒說話,再次沉默以對。

    斯坦森冷冷的望著他,毫不客氣的、肆無忌憚的道:“沃克先生,你應該很清楚2000萬美元是多大的一筆錢,如果你是個聰明人,就老老實實的把這個人吐出來,這樣對你、對你的家人都好,但如果你打算硬抗下去……”

    “斯坦森”

    自打喬治沃克進來之后一直沒說話的陳耕開口了。

    “先生”

    斯坦森立刻后退了一步,擋在陳耕的跟前。

    “讓我來和沃克先生說,”陳耕輕輕推開擋在自己跟前的斯坦森,迎著毫不掩飾對自己的恨意的喬治沃克說道:“沃克,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如果你堅持將所有的原因都推在我身上,那么ok,我想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了,但你確定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

    看著一副“如果你不想談那就不談了,但之后的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擔”的陳耕,喬治沃克的額頭上瞬間見汗:這不就是自己一直苦苦等待的機會么

    對于這么多年來一直享受著榮華富貴的喬治沃克來說,讓他今后幾年里一直在監獄里蹲著,其實不比要了他的命好到哪里去,他也知道,自己拿了錢搞事的事情瞞不了陳耕,這也是他一直在等的機會,畢竟,刀雖然可惡,但更可惡的是拿刀的人不是

    深吸了一口氣,喬治沃克似乎下定了決心般的開口問道:“……好吧,我們可以談談,但我能得到什么”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