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476章 來自陳耕滿滿的惡意
    看到黃文清和孟海波的時候,陳耕心里一個勁的感嘆歷史強大的慣性:原本以為和成發再無交集,沒想到居然又遇上了,真是……

    緣分吶。

    “原來是孟廠長和黃書記,”陳耕不動聲色的看完介紹信,同時提醒著自己不再是華東軍區中校軍官、潤華實業集團的董事長陳耕同志了,現在的自己是著名的愛國華人陳耕先生,他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疑惑:“不知道孟廠長和黃書記找我是……”

    “是這樣……”

    黃文清剛剛開了個頭,就被孟海波輕輕拽了一下衣服,與此同時,孟海波滿臉堆笑的說道:“陳先生,您看,現在也快到中午了,要不咱們邊吃邊聊”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孟海波手心里全都是汗:他身上總共就只有不到300塊錢,這已經是自己和老黃身上全部的家當了,聽說人家美國人是要頓頓吃牛排的,希望他不會選擇莫斯科餐廳之類的西餐廳吧,否則那可就是大笑話了。

    看著一身皺皺巴巴的的確良短袖的孟海波,再瞅瞅黃文清那條皺皺巴巴的藍迪卡褲子,陳耕笑了,點點頭道:“成!不過也別出去了,就在國賓館吧,嗯,我請。”

    好歹也是自己曾經的故人,自己印象當中的孟海波和黃文清是什么樣子的滿面紅光、器宇軒昂,可現在呢看他們兩人寒酸和窘迫的樣子,身上揣的錢能超過一千

    陳耕表示十分懷疑。

    算了,看在大家老朋友一場的份上,還是我請你們好了。

    “這……這怎么好意思”孟海波被嚇了一大跳,急忙擺手,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可惜陳耕不給他們留面子:“還是我請吧……孟廠長,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廠的情況怎么樣,但這段時間來找我的華夏朋友也有一些,你們華夏軍工企業這段時間的處境我大致還是明白,所以……”

    下面的話陳耕沒說,可孟海波和黃文清的臉色卻一下子暗淡了許多。

    在他們看來,陳耕的意思分明就是“這頓飯我請,不過吃了這頓飯之后,咱們就橋歸橋、路歸路吧”,而且陳耕不也說了嗎,這段時間來找他的華夏企業負責人很有一些。

    但兩人還是沒有拒絕。

    原因么其實挺簡單,雖然陳耕已經暗示他們“吃完飯咱們就散場”了,可孟海波和黃文清兩人骨子里卻很有一股拗勁:雖然你的意思是吃完了就散場,可畢竟還是給了我們一個談的機會,不管怎么樣,總要談過再說。

    ……………………

    出乎孟海波和黃文清的意料,陳耕的午飯竟然出奇的簡單。

    在他們想來,陳耕這種身價好幾個億美元的超級億萬大富翁吃頓飯還不得跟慈禧似的一頓飯好幾十甚至上百道菜沒辦法,誰讓人家有錢呢。

    可眼前看到的情況卻大大超出了兩人的認知:主食就是普通的米飯,菜也不多,一份糖醋里脊、一份清蒸石斑魚,一份蒜蓉蒸扇貝,一份巴蜀地區特有的古藺雞,一份烤小羊排,一份冷拼,最后是一份海米雞蛋湯,總共六菜一湯,這就算是齊活。

    豐盛嗎

    以這個時代的物資供應而言當然是豐盛的。

    但奢侈嗎

    跟奢侈完全不沾邊,別說像是魚翅、海參、鮑魚之類的奢侈品一樣都沒有,就算是像是烤乳豬之類的“硬菜”也沒有,這就是美國億萬富翁的生活盡管早已經饑腸轆轆,可孟海波和黃文清愛是下意識的的看向周圍站著的國賓館的服務員們。

    他們失望了。

    通過服務員們臉上平靜的表情,兩人實在是看不出什么,有可能是服務員們對陳耕的飲食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也有可能是她們訓練有素,但不管如何,一個身價數億美元的億萬富翁的日常生活居然如此簡樸,還是大大出乎了黃文清和孟海波的意料。

    “怎么”看著愣神的黃文清和孟海波兩人,陳耕笑道:“兩位怎么不吃是覺得飯菜簡陋了”

    簡陋

    開玩笑!

    別說這樣的飯菜了,就算是住普通的豬肉,自己都已經多長時間沒吃過了

    黃文清急忙擺手:“不簡陋不簡陋,我就是沒想到……嗯,陳先生您的日常生活居然這么……這么……艱苦樸素。”

    “呵呵……”陳耕頓時就笑了:“我知道,大家肯定以為我是整天里山珍海味、海參魚翅的吃,但這些東西吃多了其實也就是那么回事,最重要的是,這些東西吃多了不健康。”

    “……”

    黃文清和孟海波雖然沒說話,可眼神卻把他們的意思表達的明明白白的:你騙傻子呢誰不知道海參、魚翅、鮑魚、燕窩之類的東西是頂級補品,你居然說這些東西吃多了不健康

    “知道你們不信,這些東西也確實是上好的補品,但你們覺得我以我這個年紀、我的條件,我需要時時刻刻的補嗎”陳耕倒也沒生氣,笑瞇瞇的道:“我日常的飲食有專門的營養師負責,早就把我缺的那部分給補足了,如果天天補、日日補,就跟一只已經打滿了氣的輪胎還要繼續往里面打氣一樣,你們說會是什么樣的后果”

    這個比喻很形象,孟海波和黃文清一下子就懂了:補的前提,是你的身體里缺這些東西,但人家陳耕身體里根本就不缺這些東西,為什么還要補就跟陳耕說的那樣,補過了頭也不是什么好事。

    道理是這個道理沒錯,只是一想到陳耕已經要控制著吃、而自己居然連塊豬肉都吃不起,孟海波和黃文清兩人心中就不由的黯然,一時間,連眼前這些由國賓館的頂級大廚做出來的精美菜肴都覺得寡然無味起來。

    好不容易等到陳耕放下筷子,孟海波再也忍不住了:“陳先生,不瞞您說,我和老黃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求到了您這兒,我求您給我們成發一個機會,我們成發已經四五個月發不出工資了,家里生病的老人、小孩的學費都只能拖著……”

    “我知道。”不等孟海波說完,陳耕就點點頭。

    “您知道”孟海波頓時愕然,陳耕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舉動把他后面準備的一連串的說辭都給打斷了。

    “嗯,我對國內的情況也有些了解,知道因為轉型的緣故,一些國有企業、尤其是軍工類的國有企業的日子不是很好過,”陳耕再次點點頭:“你們不是第一個來找我的國有軍工企業,相信也不是最后一個,從我個人的感情上來講,我非常同情你們,也非常樂意能夠向你們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但我也有自己的顧慮……”

    顧慮什么陳耕沒說,但孟海波和黃文清用腳趾頭想也能想的出來:打開這個口子容易,以后再想要關上那就不是一般的難了。如果從一開始陳耕就是誰也不幫,大家自然是誰都沒話說,可如果幫了甲,卻沒幫后面的乙丙丁,乙丙丁最大的可能是對陳耕懷恨在心:你憑啥忙了甲卻不幫我們

    現在他們不敢對陳耕怎么樣,可將來合適的時候,下絆子、丟石頭也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這里,孟海波和黃文清滿心的黯然,他們一開始的想法是看看能不能從陳耕哪兒接點報廢車零部件拆解的活兒回去,大不了報價低一點,只要有錢賺、能養活廠里的老少爺們們就行,可現在……

    唉!

    兩人所有的話都化作了一聲長長的嘆息:陳耕不是不想幫,是真的幫不過來。

    孟海波沖陳耕拱拱手,這就準備告辭:“陳先生,非常感謝您的招待……”

    但還沒等孟海波把話說完,陳耕就道:“不過,雖然我沒辦法給你們提供合作項目,但我有個建議,不知道兩位有沒有興趣”

    嗯!

    不等陳耕說完,孟海波和黃文清的眼睛就亮了,兩人小雞啄米一般忙不迭的點頭:“有興趣,有興趣,當然有興趣……”

    雖然不能跟陳耕合作,但如果能夠得到陳耕的指點那也算是沒白來一趟……億萬富翁的指點,那是一般人能遇到的嗎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華夏國內現在的肉食供應非常的匱乏”陳耕問道:“根據我的觀察,似乎華夏人每人每月攝入的包括豬肉、雞肉、魚肉等在內的肉食的含量還不足一公斤,這在美國是不可想象的。”

    “……”

    孟海波和黃文清一臉的苦笑:除了苦笑,自己還能說什么呢難道說華夏人不喜歡吃肉開什么玩笑!給老子一只大海碗,老子能干掉一大海的紅燒肉!華夏人之所以不吃肉,只是因為沒有肉吃、買不起肉才對。

    就在兩人琢磨著該怎么提醒陳耕:“你這是何不食肉糜”的當口,陳耕說道:“但我觀察到的情況是,華夏人并非不喜歡吃肉,只是市場上沒有那么多肉可以供應而已,既然如此,兩位為什么不在這方面動動腦筋,比如說建一個大型的養豬場或者養雞場”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陳耕的肚子是在抽筋的,他很有種惡作劇的快感。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