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430章 好啊
    雖然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誰,但大劉和小王都不覺得這跟自己有什么關系,兩人的想法很簡單:有操這份閑心的功夫,還不如多洗兩輛車——兩人來美國也有一段時間了,太清楚這個在費爾南德斯公司兼職的機會是多么的難得。

    可有些時候就是這么神奇,大劉和小王覺得來人跟自己沒關系,偏偏事情就找上了門:陳耕直接奔著大劉和小王過來了。

    這其實也好理解,不管是誰,好不容易在異國他鄉看到了同胞,當然會開心的上前去聊幾句。

    看著向自己走來的那個上去和約書亞先生關系不錯的年輕人,大劉和小王心里下意識的有些緊張,不過看到對方和自己同樣的黃皮膚、同樣柔和的面部線條,最重要的是對方臉上充滿善意的笑容,兩人心里倒是一下子安定了不少。

    陳耕向大劉和小王伸出手的同時,是一口讓兩人感到格外親切的普通話:“能在這里見到自己的同胞真是太開心了,不知道兩位怎么稱呼”

    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相同的膚色和相同的母語是最能拉近陌生人之間關系的紐帶,聽著陳耕嘴里熟悉的、絲毫沒有外國人那種生硬感的普通話,大劉和小王心頭的緊張頓時放松了下來,趕忙伸出手:“我叫劉向前,這位是我在密歇根大學的同學王福生,我們也很高興認識您,這位同志……先生,您怎么稱呼”

    對于自己的學校,大劉心里還是頗為自得的:密歇根大學雖然比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大學等世界頂級高校相比還有些差距,但好歹也是全美排名前30左右的頂級高校,有著“公歷常春藤”之稱,與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等著名高校代表了美國公立大學的最高水平,自己能夠考入密歇根大學,這是自己最大的驕傲了。

    “哦,我叫陳耕。”

    “陳耕”小王下意識的扭頭看向大劉:“大劉,我怎么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

    大劉沒說話,他整個人都呆住了:陳耕!

    他當然知道這個名字,更知道這個名字意味著什么:全美最年輕的億萬富豪、美國四大汽車制造商amc公司的老板、全國知名的愛國華人……這位陳耕先生身上的名頭太多了,多的簡直數不過來,甚至自己和小王之所以能夠得到這個在美國留學的寶貴機會,還要感謝這位陳耕先生,如果不是他成立了一個專門資助華夏留學生的基金,自己也沒辦法來美國學習。

    再聯想到自己剛剛竟然向對方炫耀了自己所在的學習,大劉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

    看著大劉可愛的表情,陳耕立刻就笑了,他擺擺手道:“密歇根大學是個很不錯的學校,嗯……看你們的樣子,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嗯,出門在外,大家都是同胞,客氣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們大概應該也知道我在美國還算是沒給咱們中國人丟臉,所以,如果大家遇到了困難、有什么我能幫得上忙的,大家盡管開口,千萬要客氣,大家都是中國人,在外面相互幫助是應該的。”

    “……”

    大劉和小王眼睛通紅的拼命的點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不客氣的說,眼前這位可算是自己的大恩人吶!

    不同于那些虛無縹緲的承諾,兩人能看得出來,再說這番話的時候陳耕是認真的,也是,如果不是真心想要幫自己,陳耕每年花費那么多錢幫大家出國留學干什么

    到底是年齡大一點的大劉的情緒控制能力好一點,他率先控制住了心情,感激的對陳耕說道:“陳先生,您這話說的……我們都無地自容了,我們在美國這邊不管是學習還是生活都挺好的,比在國內好多了,還天天都能吃到肉!其他我不知道怎么樣,可我們幾個密歇根大學的同學對現在的條件都非常知足,大家還說抽個機會好好謝謝您、請您吃頓飯呢,”

    說到這,大劉忽然想到眼前這位陳耕先生可是美國最年輕的億萬富翁,人家能缺自己這口吃的趕忙改口:“不過大家都知道您忙,也沒敢……”

    “好啊,”還沒等大劉說完,陳耕就笑著點頭道:“我這個人最喜歡別人請我吃飯了,你們什么時候打算請我”

    聽到自家老板的回答,約書亞驚訝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自己老板什么時候這么好說話了

    別人不清楚,約書亞還不清楚么,以自家老板現在的身價、在底特律乃至整個密歇根州的地位和影響力,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有資格請自家老板吃飯的,州議員、州政府的官員還差不多,各市市政廳的主要官員也還算是勉強夠格,至于市議員呵呵……

    可現在,兩個隨處可見的留學生竟然能得到這樣的機會!

    約書亞心里頭簡直羨慕的要死。

    “……”

    大劉和小王也沒想到陳耕居然答應了,兩人楞了一下,才重重的、使勁的點頭,然后小心翼翼的試探道:“那……您看下周一行嗎下周一晚上。”

    “下周一”陳耕想了想,下周一自己似乎沒什么大事,遂點點頭:“成啊,沒問題,那就這么說定了。”

    大劉和小王頓時喜形于色。

    陳耕隨口又問道:“怎么樣你們在這兒工作覺得累不累影不影響學習”

    “不累!”

    “一點不影響,就是洗個車,而且一個小時4美元呢,這樣的好工作上哪兒找去”

    在意識到陳耕并不像自己見過的那些大人物一樣高高在上、傲氣沖天之后,大劉和小王在松了一口氣之余,終于不那么緊張了。

    但陳耕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四美元”

    美國政府規定,勞動人員的最低時薪是4美元,也就是說,除了那些黑工廠之外,一家企業能夠給工人開的最低工資就是每小時4美元了,以每周工作5天、每月再多加2天來算,一個那最低月薪的工人的薪水是702美元,換算成年薪大約是8400美元多一點——是有點低,但也就能理解為什么美國人的平均年薪是9000多不到一萬美元了不是總要有個比較低的值才能被拉高平均值。

    但陳耕這里又有些不太一樣,為了照顧自己的同胞,他特意做出了一條規定:任何一個來做兼職的學生,只要有學生證來證明自己是學生,就可以拿到5美元的兼職時薪。

    之所以會有這么一條規定,還是為了照顧自己的同胞——只給華夏赴美留學的留學生提供這樣的兼職時薪肯定不行,很容易被心里不滿的老美以歧視為由給告上法庭,但如果大家的兼職時薪都是這樣,那就沒問題了,誰也說不出什么來。

    “是啊,4美元,完全是按照美國政府的規定給的,”大劉連連點頭,一副無比知足的樣子:“在這里打工,我一個月能賺差不多400美元呢。”

    大劉確實很知足。

    在國內,即便是一名有著10年工齡的老工人師傅,一個月的工資也不過才30多塊錢而已,以官方匯率來算,也才十幾美元,而自己現在一個月就能賺到400多美元,除了自己生活必須的開支之外,自己每個月還能攢下差不多300美元。

    300美元啊,幾乎相當于一個工人三年的工資……如果是以黑市的兌換比例來算,那就更夸張了……相比于以前那些出國后為了生活甚至不得不刷盤子刷到后半夜、一個月還掙不到100美元的同胞,自己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大劉很開心,陳耕的眉頭卻是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他扭頭看向約書亞。

    雖然陳耕的目光并不如何嚴厲,但約書亞卻頓時一個哆嗦!

    他已經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明明是每小時5美元的,怎么老板的這兩個同胞就只拿了四美元一小時

    他剛要說話,卻不防陳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隨即又笑瞇瞇的對大劉和小王說道:“從這個星期開始,已經是每小時五美元了啊,你們的小組長沒跟你們說”

    “有這事”大劉一臉的迷茫。

    “沒有啊。”小王同樣一臉的迷茫。

    不過迷茫的同時,兩人心里更多的還是欣喜:既然承恩說是5美元一小時,那就絕對是五美元一小時,沒跑了!

    想到今后自己每個月能多賺差不多100美元,兩人心里頭美滋滋的。

    “哦,那可能你們組長忘了給你們說了吧,”陳耕點點頭,就像是說了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約書亞,回頭在門口貼個通告,告訴來兼職的學生們,今后他們的時薪統一調整為五美元一小時。”

    “好……好的……”

    約書亞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哭。

    ……………………

    “說說吧。”陳耕的表情很平靜,看上去不像是在發火的樣子。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約書亞都快急哭了,作為跟了陳耕差不多有三年的老部下,他太清楚自家老板的脾氣和秉性了,很清楚這件事一個處理不好自己就要倒血霉,但問題是自己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時的標準給大家發的薪水啊,老板,您要相信我……”

    在剛剛大劉說出他的時薪是4美元的時候,約書亞整個人就已經懵了:見鬼,4美元!

    作為跟著陳耕一起起家的人,約書亞心里非常清楚自家老板對于這些來兼職的人的看重程度,老板說了兼職人員的時薪是五美元一小時,自己也確實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時的標準發下去的,怎么到了劉、王這里就成了4美元

    他不懷疑是大劉和小王在撒謊,兩人在這里兼職也有三個多月的時間了,兩人的謙遜和勤快幾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贊賞,但如果不是大劉和小王這里出了問題,那么……

    約書亞的眼睛猛的紅了,他一下子想到了問題所在!

    “龐德!龐德!老板,龐德是三組的小組長……”

    龐德

    陳耕一怔,隨即松了一口氣:只要這件事不是約書亞干的就好。

    他是個比較念舊情的人,如果這件事真的是約書亞干的,這家伙就太讓自己失望了,但如果是一個自己沒聽說過名字的家伙干的……嗯,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確定”陳耕凝望著約書亞:“你確定你在這件事當中是干凈的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約書亞,看在你從一開始就跟在我身邊的份上,我給你個機會。”

    什么機會

    如果這件事跟他約書亞有關系,現在老老實實的承認了,陳耕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但以后絕對不會有第二次被原諒的機會了。

    約書亞也知道這一點,更知道老板給自己的這個機會有多么難得,他立刻豎起手指,賭咒發誓道:“boss,您知道的,我是個黑人,天天被那些白人看不起,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該死的種族主義者,我向您發誓,以我的母親、我的祖母以及我的家族的名譽向您發誓,我對這件事真的絲毫不知情,在給那些兼職人員發放薪水的時候,我真的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時的標準給他們發放的。”

    在知道問題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之后,約書亞終于放下了心。

    陳耕點點頭,按下通話器的按鈕同志安妮斯頓,讓她把那個叫龐德的家伙帶過來。

    ————

    約書亞也知道這一點,更知道老板給自己的這個機會有多么難得,他立刻豎起手指,賭咒發誓道:“boss,您知道的,我是個黑人,天天被那些白人看不起,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該死的種族主義者,我向您發誓,以我的母親、我的祖母以及我的家族的名譽向您發誓,我對這件事真的絲毫不知情,在給那些兼職人員發放薪水的時候,我真的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時的標準給他們發放的。”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