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410章 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最終解釋權歸克萊斯勒所有!

    無數克萊斯勒、道奇和普利茅斯的車主們趕忙去找自己購車的相關文件,還別說,真的被他們在文件的最不起眼的背面找到了,而且如同電視上說的那樣,是用自小號的字體、最淺色的油墨印刷出來的,如果不是可以尋找,根本就發現不了。

    最小號的字體、最淺色的油墨……這說明了什么!

    這說明克萊斯勒就是在故意隱瞞!

    其實李艾科卡是否有資格從克萊斯勒拿走那么多錢,和普通老百姓一毛錢的關系也沒有,大家摻合歸摻合,充其量只能算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可“最終解釋權歸克萊斯勒所有”一出來,老百姓頓時不干了!

    怎么著

    你丫的從一開始就琢磨著以后如何坑老子了!

    臥槽!

    老子跟你丫死磕!

    隨著福克斯電視的這則評論一出來,不但“最終解釋權歸克萊斯勒所有”上了美利堅的頭條,克萊斯勒旗下的幾大汽車品牌:克萊斯勒、道奇、普利茅斯的銷量應聲下跌。

    面對這個情況,陳耕也有些反應不過來:韋爾奇這家伙玩的這么大

    玩的大不是重點,重點是陳耕覺得這件事似乎有朝著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了,琢磨了一下,陳耕覺得還是有必要給杰克韋爾奇打個電話:“杰克,福克斯電視臺的這個報道,是你搞出來的”

    電話那頭的杰克韋爾奇明顯的楞了一下,才道:“先生,我正猶豫著是否給您打個電話,問問您,您是否動用了自己在福克斯電視臺的私人關系呢……”頓了頓,他實在是沒忍住:“福克斯電視臺的動作,真的不是您安排的”

    “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你跟克里莫的關系不錯……”陳耕幽幽的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你說你與克里莫關系不錯,看著電視上的克里莫這么損克萊斯勒,所以我才以為這件事是你在背后推動的啊。

    “……”

    杰克韋爾奇傻了,好半天,他才底氣不足的說道:“我與克里莫確實有著不錯的私人友誼,但我沒找他幫過忙啊……事情玩大了。”

    “……”

    一陣沉默之后,陳耕跟著嘆了口氣:“是啊,事情玩大了。”

    這件事的麻煩在于,克萊斯勒和李艾科卡一定會認為這件事是amc汽車與陳耕對自己發起的報復行動,而事實上,一開始的關于李艾科卡的報道也確實是amc對克萊斯勒掀起的報復行動。

    那么問題來了,克萊斯勒會相信福克斯電視臺的報道和amc無關嗎

    打死克萊斯勒,他們也不會相信福克斯電視臺的這則報道的背后沒有amc的身影。

    這就已經超出了報復的界限,屬于下死手了,克萊斯勒現在是騰不出手來,等這件事過去之后,估計克萊斯勒、李艾科卡能跟amc和自己死磕

    可問題就在于,陳耕和杰克韋爾奇也覺得郁悶:福克斯電視臺搞的這一出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這真的與amc、跟自己無關吶!

    “算了!”

    再次開口的陳耕,嘆了口氣,無奈的道:“不管是怎么回事,既然事情是咱們挑起來的,克萊斯勒倒霉之后咱們也能跟著受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做好應對準備吧,實在不行,接下來趁著克萊斯勒倒霉的時候咱們也上去踹兩腳,讓他狠狠的出一回血,沒精力、沒本錢跟咱們磕。”

    “也只能這樣了。”杰克韋爾奇跟著嘆氣。

    然后……陳耕不由自主的也跟著嘆了口氣:明明我就想抽你一個嘴巴子的,怎么劇本就變成了我要打斷你一條腿

    ……………………

    陳耕和杰克韋爾奇很郁悶,李艾科卡更郁悶,但有人很開心。

    陳耕剛剛把電話掛掉,亨利福特就把電話打進來了:“哈哈哈哈……費爾南德斯,漂亮!干的真是太漂亮了!”

    就算是隔著電話,陳耕都能感受到亨利福特笑的一定后槽牙都露了出來。

    也是,當年亨利福特將李艾科卡從福特汽車敢走的時候,李艾科卡還順手從福特汽車帶走了一大票的精兵強將,雖然不至于讓福特汽車元氣大傷、傷筋動骨,卻也給福特汽車帶來了不小的損失,要說亨利福特心里頭最恨的人,那一定非李艾科卡莫屬。

    同理,要說全美國誰最樂意看到李艾科卡吃癟、倒霉,也一定是非亨利福特莫屬。

    但這個時候,陳耕還不能不解釋,這口黑鍋無論如何自己都不能背的:“亨利,這真不是我干的……”

    “我懂!我懂!”

    不等陳耕說完,亨利福特就大笑著打斷他的話:“這是福克斯電視臺自己搞的,我明白!嗯,我知道這件事跟你一美分的關系都沒有沒有,對不對”

    陳耕真想一個大耳刮子抽上去:你一邊說的這件事跟我一美分的關系都沒有,一邊笑的這么淫賤干什么

    知道這混蛋早就已經在心里認定了這件事是自己干的了,陳耕連解釋的心情都沒有了,哼哼兩聲,干脆破罐子破摔:“哼……知道就好,告訴你,以后不要惹我啊,我發起狠來我自己都怕。”

    “嗯”

    聽到陳耕這話,亨利福特楞了一下,略略一頓,他遲疑著向陳耕問道:“真不是你干的”

    “是我干的,你不都說了是我干的了么……”

    “那就真的跟你沒關系,”亨利福特打斷陳耕的話:“費爾南德斯,我對你還算是了解……不過之前《紐約郵報》上的那個報道,是你安排的吧”

    “沒錯,那個是我安排的。”陳耕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亨利福特咂咂嘴,喟嘆了一聲:“果然!”

    果然什么

    當然是“果然這件事的根子還是在你這兒”以及“果然!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被人欺負了還能忍氣吞聲的主兒,李艾科卡前腳才欺負了你,你后腳就報復回來了,這報復的速度果然夠快”等等等等……

    一個“果然”的意思有辣么多。

    陳耕郁悶的不行,可這種事情他還沒辦法否認:怎么否認還是那句話,這件事的根子終究還是還是在自己身上。

    再次開口之后,亨利福特對陳耕說道:“老弟,以我對李艾科卡的了解,不管福克斯電視臺那邊是不是你的手筆,這老小子都絕對會把賬算在你的頭上,所以……別多想了,盡早應對吧。”

    “謝謝,我明白。”陳耕應了一聲。

    他當然知道,在遭受了這么大的損失之后,不管是李艾科卡還是克萊斯勒方面,都不可能輕易的善罷甘休。

    “你明白就好。”

    ……………………

    “費爾南德斯,漂亮啊,不得不說,你這件事你半的這確實漂亮!知道嗎從今天早晨上班開始算起,我們的客服中心的電話就被打爆了!”電話里的李艾科卡,語氣充滿了怨念,或者說,他的語氣相當的不善。

    陳耕還真沒想到李艾科卡會給自己打電話,雖然他一直都有自己的電話,但以兩人的關系,陳耕一直以為兩人這輩子不可能有私人聯系了,沒想到李艾科卡竟然又把電話打到了自己的私人手機上……看來這件事把他超級的不輕啊。

    但這沒什么!

    雖然這件事不是自己干的,可既然李艾科卡找上了門,陳耕也不可能慫!面對咄咄逼人的李艾科卡,陳耕笑了笑,老實不客氣的、懶洋洋的道:“哦就只是客服中心的電話被打爆了沒有車主去你們公司門口堵門、抗議示威”

    “……”

    李艾科卡被陳耕這句話堵的好懸一口氣沒上來!

    還沒等李艾科卡開口,陳耕就接著說道:“李,咱們認識也算是有一段時間了,是我做了什么事情,會讓你有種‘我被人欺負了之后就只會躲在一邊哭著喊媽媽’的感覺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別怪我做十五,這有什么不對嗎”

    強忍著吐血的沖動,李艾科卡恨恨的咬著牙:“好!好!費爾南德斯,到倒是我小瞧你了……”

    “不是你小瞧我了,是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打斷李艾科卡的話,陳耕老實不客氣的道:“作為對曾經的友誼的懷念,老朋友,我提醒你一點,我的手段可不止這么一點,你有這個跟我磨牙的功夫,還不如想想如何應對我接下來的組合拳……嗯,鄭重的告訴你一聲: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

    反正以自己與李艾科卡之間關系的緊張程度,不管自己怎么解釋,李艾科卡也不會相信這件事與自己無關——而且這件事本身就與自己有關——既然如此,陳耕覺得也就沒有什么解釋的必要了。

    可陳耕的這句話,卻是把李艾科卡給嚇到了,他心頭猛然一驚,趕忙問道:“費爾南德斯,你要做什么”

    陳耕反問道:“我要做什么,你覺得我會告訴你!”

    這語氣,就像是在說“艾科卡,你不是傻了吧”

    李艾科卡沒說話,他只是覺得自己快被陳耕給氣瘋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