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340章 共和國的辛酸(4000字)
    這次來華夏,陳耕受到的待遇和以前又不相同:一位副相級別的領導親自到機場給陳耕一行接的機,身后還跟著外交部煌部長、一重總公司書記章雅德、一重總公司總經理劉本樟、對外經貿合作部、一機部、首都市幾套領導班子等陳耕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單位的朋友,至于首都市政府各職能部門的領導,根本就沒資格出現在這里。

    這基本上就是可以比冠以“x國國家領導人”的外賓的待遇了。

    規格肯定是超了,這一點毫無疑問,但一方面,這是是對陳耕這位老朋友的幻影和重視;另一方面,大使館方面傳來的消息結結實實的把國內的很多同志給嚇到了:

    陳耕的費爾南德斯公司開發的一款代號叫“hummer”的越野車,是第一款通過美國國防部全部測試項目的越野車,現在已經拿到了第二階段、價值60萬美元的總計12輛測試樣車的訂單。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陳耕的費爾南德斯公司有非常大的可能成為美軍的軍用車輛供應商!;

    第二,費爾南德斯公司女正在與amc公司接觸,雙方正在洽談收購事宜。amc可是美國四大汽車制造商之一,他們生產的威利斯吉普可是美軍的主力輕型軍車,即便是現在,美軍仍然裝備了相當數量的m38以及m38改進型的威利斯吉普;

    綜合上一條信息,這就非常大嚇人了!

    這說明,國內此前對陳耕的重視不夠!

    而且不是一點不夠,是遠遠的、大大的不夠!

    在越看越覺得陳耕像霧像雨又像風的同時,國內領導自覺不自覺的提高了對陳耕的心理預估,自然,來一位副相來迎接也就沒什么好奇怪的。

    一切都是標準的流程,晚上在國賓館舉行的接風晚宴,第二天一大早,首都市政府的領導就已經在國賓館等著了:他們要陪同陳耕去費爾南德斯公司的汽車拆解公司去視察。

    只是在拆解公司,陳耕遇到了一個此前他從沒想過的問題……

    “老板,首都的一些部門說想從咱們公司買一些車,這個事情……您看怎么處理”陳小山小聲的跟陳耕匯報道。

    至于為什么要小聲的說,周圍都是首都市陪同的領導,如果自己的聲音太大……堂堂首都政府部門,要來費爾南德斯公司的報廢車拆解廠來買一些報廢車用,領導們的面子往哪兒擱

    “從咱們公司買車”陳耕奇怪的道:“咱們公司的車,不都是等待拆解的報廢車么”

    “哎呀老板,這個您就不知道了,”陳小山給陳耕解釋道:“標準不一樣的,按照美國人的標準,咱們公司的車都是等待拆解的報廢車,可在國內看來,這些車都是好車,修理一下就能用,兩三輛同一型號的報廢車就能拼一輛好用的車出來,質量比咱們國內生產的車的質量好多了。”

    “握草!”

    饒是陳耕見多識廣,此刻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尼瑪的還能這么玩!他立刻一臉警惕的望著陳小山:“你們沒這么干吧”

    “沒有沒有,”陳小山趕忙擺手,這份工作不但輕松、而且收入高,地位比自己原來那個畜牧研究所不知道高到了哪里去,他才不糊傻到因為違背了老板的意思而被老板開除掉,急忙解釋到:“沒有您的指示,我們肯定不能這么干!不過……不過……”

    “不過什么”

    “不過我們拼了兩輛公交車,一輛用于接送咱們的同志上下班,一輛用于接送首都那些跟咱們有合作關系的學校的學生,”陳小山小心翼翼的道:“這兩輛車也是那些學生們和咱們的工人師傅們一起拼出來的……”

    “這樣啊,”聽說這是學生們的練手制作,陳耕也就無所謂了,他興致勃勃的道:“帶我去看看。”

    聽老板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陳小山和林立這才松了一口氣,兩人對視了一眼,趕忙道:“在這邊。”

    看到這兩輛車,陳耕才發現不是什么公交車,根本就是在卡車的后車廂上弄了個帆布棚子,具體的形容的話,非常像咱們的那些罩著防雨帆布的軍用卡車,想要上下車,只能攀著車廂爬上去,擱在二十年后,被交警查到能被罰款罰到死的那種。

    “你們給這玩意兒叫公交車”指著眼前這兩輛其實根本就是卡車的玩意兒,陳耕吃驚的道。

    “嘿嘿嘿……”陳小山撓撓頭:“我們兩邊放了兩條長凳,中間還放了一條寬長凳,車廂里擠擠能坐四十多號人呢,風吹不著雨淋不到的,不就是公交車了么,另外不坐人的時候就把板子立起來,這樣還能拉點貨什么的。”

    “那上下車……”

    “都是十幾二十歲的棒小伙子,一個個皮的跟猴子似的,上個車還不跟玩似的就算是咱們的工人師傅,都是棒勞力,又不是七老八十需要拄拐杖的老頭子,算得了什么”對于自家老板擔心的問題,陳小山根本不認為只是問題:“那些年紀大一點的老師,都坐前面駕駛室呢,如果是那些老教授,通常我們都是派車一起過去接送。”

    敢情在他看來,坐駕駛室就是vip待遇了。

    陳耕沉默起來,好一會兒,陳耕開口問道:“你們拼出來的這些車,質量和可靠性怎么樣,容不容易出問題”

    一直在偷偷觀察自家老板的神色的陳小山和林立頓時就松了一口氣:看來老板沒有生氣和怪罪自己的意思,這就太好了。

    陳小山趕忙說道:“沒有沒有,沒出問題,這兩輛車弄好有四五個月了,從來沒壞過,哪怕是大冬天最冷的時候也是一把火就著,不像破解放,不烤個半個小時以上的火就沒辦法發動……發動機也有勁,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嗷嗷的叫,美國人的汽車技術就是厲害,真是不服不行,都已經報廢了,性能還這么好……”

    說到這里,陳小山小心翼翼的對陳耕說道:“前段時間還有人問我們能不能給他們提供一批卡車,性能要好點的,我看他們好像是部隊上的人,可這種事情我怎么敢答應他們……”

    陳小山還在絮絮叨叨的說,陳耕的心里卻是一下子酸澀的厲害!

    他也是個軍人啊,上一世,自己大學畢業直接進了軍隊,當時部隊上雖然已經有了東風140,但老解放ca10占據了絕對的比例,對于一款源于二戰時期的技術的考車來說,老解放的質量和穩定性……嗯,不提也罷。

    想到現在咱們也正在和南邊的那個鄰居打仗,恐怕軍隊也是實在受不了老解放的那嬌小姐脾氣了吧

    但是,自己什么也不能說,什么也不能做,誰讓自己是個“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的資本家”呢……嗯

    不對!

    陳耕忽然意識到一點,陳小山不是說首都的一些政府部門希望從子這里采購一些車么,難道說這其中另有隱情!

    意識到這一點,陳耕的心思頓時活泛起來,越想就越覺得有可能。

    “只要這些單位不嫌棄這些車是用報廢車拼湊出來的、能接受這樣的性能,當然沒問題,”陳耕點頭道。

    “您同意了”沒想到老板答應的這么痛快,陳小山頓時大喜!

    一旁豎著耳朵聽陳耕與陳小山的對話的、陪同陳耕一起來的首都市的領導同志,也是大喜。

    “有生意做,為什么不做”陳耕聳聳肩,不動聲色的說道:“就算再怎么便宜,也比賣廢鐵、賣二手舊零件賺的多不是”

    “呵呵呵呵……那是那是……”陳小山光知道傻笑了。

    “另外這些車可都是以廢鐵廢鋼的名義進口到國內來的,他們想要買,沒問題,但上路的手續的問題需要他們自己解決,這個咱們不管。”陳耕又補充了一句,雖然這話說的有些多余,但卻必須要將這番話說明白。

    陳小山連連點頭:“老板,這個您放心就是,到時候讓海關的人出一份海關罰沒車的手續就行了,簡單的很。”

    “……”

    陳耕:你這么耿直真的好嗎這些車又是怎么被并非沿海城市的首都的給罰沒的

    但這些都跟自己沒關系了,這種事情,他當然是樂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是叮囑陳小山:“組裝報廢車的事情的具體操作交給你,我不管,但有一點,你必須給我拿到官方的背書,將來不能因為這個事情找我們的麻煩。”

    “怎么會,”陳小山完全無法理解自家老板的擔心:“咱們是在幫他們的忙呢……”看到老板一臉嚴肅、絕對不是看玩笑的表情,陳小山立刻明智的改了口:“老板你您放心,這個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

    “這就好。”陳耕點點頭。

    他還真擔心自己將來被扣上一頂“用報廢車輛坑害我英勇pla”的帽子,你說到時候我冤不冤明明是人家主動找上門來的。

    “那……老板,這個價格……您看”看老板沒有說價格的意思,感覺到身后拼命打過來的眼色,陳小山也撐不住了,不得不問道。

    “價格啊……”

    價格還真是個問題,報廢車,價格定的太高了自己都覺得虧心,定的太低么……總也不能賠本吧陳耕認真的想了想,終于給出了一個價格區間:“原則上在成本的基礎上加20%,嗯,上限是不能超過解放卡車的分之一。”

    聽到最后這句“嗯,用rmb結算也沒問題”之后,陳小山和林立、包括后面首都市陪同的那些領導們立刻就意識到了一點:自己這邊打的什么算盤,其實早就被人家陳耕給看穿了,只是人家裝作不知道、樂的配合自己而已。

    但如果陳耕沒說這句話,大家可以裝作不知道,可陳耕的這番話說出來之后,首都的同志就不能在裝聾作啞了,陪同陳耕一起前來的、剛剛一直站在后面的首都市建設局的萬局長快步走過來,一臉慚愧的對陳耕連連拱手:“陳先生,讓您笑話了,國內現在的情況確實是有些……”

    “萬局長,我還要感謝您給了我們這么一個發財的機會呢,”陳耕笑著攔住他,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說出來就沒意思了,他笑著的問道:“我不知道國內對運輸車輛的需求這么緊迫……嗯,二手車你們要不要”

    “二手車”萬局長愣了一下。

    “您也知道,二手車交易是費爾南德斯公司的支柱產業,”陳耕說道:“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幫你們弄一些過來。”

    事實上一直到90年代初,國內是允許進口二手汽車的,魔都的某位女富豪,就是靠著進口二手車發的家……很富豪很富豪的那種。

    “可以指定類型”萬局長的眼睛頓時就亮了。

    “基本上沒問題,只要您別讓我給您找美軍現役的軍用運輸車輛就行。”陳耕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

    “那不能,那不能,”萬局長笑的嘴巴都歪了,美軍現役的軍車他根本就沒想過。想了想,他試探著問道:“拉集裝箱的重型拖車頭可以嗎”

    “可以,沒問題。”

    “那……價格方面”

    “看年份和行駛里程吧,”覺得自己說的有些籠統,陳耕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基本上,五年左右的、行駛里程在二三十萬公里的二手重型拖頭的價格都在一萬美元左右,去掉所有的成本,我加20%的利潤。”

    “沒問題!”萬局長大喜,唯恐陳耕反悔一般的忙不迭的應了下來:雖說陳耕增加了20%的利潤,可那是在成本的基礎上增加的20%的利潤,萬局長覺得陳耕的這個報價真是實在到沒法再實在了:國內那些從事二手車進口貿易的混蛋,比如華夏汽車進出口總公司,不給你加個50%,他們肯干

    “那就這么說定了……對了,付款方式方面,可不可以用rmb”說到這個問題,萬局長老臉一紅,有些羞赧,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這個要求有些過分。

    ————————————

    ps:4000字,兄弟們,還清啦。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