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49章 工業系統炸了
    是這樣的嗎

    老丁同志有點懵,他畢竟不是工業系統的,也沒在工業系統工作過,對陳耕說的這些東西,總覺得似乎是有道理,但真的這么簡單

    但是很快,他就不再糾結于這個問題了,因為陳耕正滔滔不絕的對他說道:“丁哥,這只是沖壓這倒工序上國內能夠提供的設備,像是焊接、涂裝、總裝這三大工藝環節,國內能夠提供的裝備也不少。比如在……”

    聽著陳耕的滔滔不絕,老丁心里頭開始有個東西在悄無聲息的發芽:或許……我們國內的工業基礎也并沒有我們自己認為的那么差

    “所以說啊,老丁,你們就沒想過把這些裝備打包起來,以生產線的名義以往外賣賣一條成套的生產線可是比賣一臺機床的利潤高多了。”說的口干舌燥的陳耕,一邊拍著老丁同志的肩膀一邊對他說道。

    “額……這個……我們對這個不是很熟悉,”老丁同志又是謙虛又是好奇、同時還有點忐忑的陳耕問道:“陳董……老弟,你覺得我們真的行”

    “行啊,為什么不行”

    “所以……”老丁同志小心翼翼的問道:“你的意思是,這條生產線上的所有東西,我們國內都能提供”

    “怎么可能”陳耕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他:“你覺得高精度的沖壓模具國內能提供”

    “咳咳……”

    老丁同志有點尷尬,雖然他不知道陳耕說的高精度的沖壓模具的精度是多少,但國內生產制造的汽車與國外的汽車在外觀覆蓋件上的精度差距還是看的出來的,這種精度的模具,估計國內一式兩會的是沒辦法提供。

    陳耕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在老丁同志的腦袋上澆上一盆冷水,打消他的某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丁哥,你們必須要清楚的認識到一點,以華夏當前的工業現狀,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拿出一條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汽車生產線,那是不可能的。

    就以我們需要的這條生產線為例,華夏方面能夠提供的只是一部分技術規格要求不高的裝備,我樂觀的估計,華夏大概能夠提供這條生產線30%至40%的設備,并且都是技術含量不是那么高的類型,這條生產線上所需要的其他類型的設備,我們只能再想辦法外購。”

    老丁同志一點生氣的意思也沒有,相反,他瞪大了眼睛吃驚的望著陳耕:“老弟,你沒開玩笑我們真能為這條生產線提供百分之三四十的設備”

    “以我對華夏工業情況的了解,應該差不多,”陳耕點頭:“或許多點,或許少點,但上下相差應該不大,你也不要過于樂觀,如果你們打算向國際市場提供汽車生產線,可能現在時機還不是很成熟……”

    也就是現在的汽車生產線還都是人工操作設備的階段,噴涂、焊接、總裝這些工序仍然需要工人的親自操作,共和國才有可能給自己提供這么高比例的國產化設備,等再過幾年,汽車生產制造的四大工藝大面積開始普及自動化、國內在機床工業上的技術還沒跟上來的時候,這個比例可能會下降到15%以下。

    不等陳耕說完,丁海軍連連連擺手:“沒有沒有,我們根本就沒有那么想過……”

    他壓根就沒想過向世界發達國家的汽車制造商出口汽車生產線,在這個華夏的工業品在國際上根本沒有市場的年代,向發達國家的汽車制造商出口汽車生產線這事兒,實在是太玄幻了,老丁同志的心愿其實并不高,能在費爾南德斯公司的這個項目當中讓國內的企業賺一筆,他就心滿意足了。

    頓了頓,老丁同志老臉一紅:“我就是想要問一下,這個……這個……”

    似乎他要說的這個事情有點讓他難以啟齒。

    陳耕心念一轉,心頭頓時恍然,笑著道:“你是想問咱們具體的合作方式和支付方式吧嗯,還有剩下的這部分國內沒辦法提供的設備的問題我們怎么解決”

    老丁同志頓時松了一口氣,陳耕主動開口提起這個,這實在是再好不過了,連忙點頭:“沒錯,就是這個,還有……嗯,你們是不是用美元來支付”

    果然啊,國內現在對外匯的饑渴程度簡直無法形容。

    陳耕痛快的點頭:

    “沒問題,只要是在國內采購的和這條汽車生產線有關的裝備,我們都可以用美元或者日元、英鎊等國際通用貨幣進行支付。”

    “最好是美元。”老丁同志連忙說道。

    雖然日元、英鎊也可以作為外匯使用,但相比于美元,日元、英鎊的便利性還是差了點,如果能選擇美元,當然還是美元比較好。

    但陳耕卻搖了搖頭:“可能會有一部分日元。”

    “啊”老丁同志愣了一下,不明白陳耕作為一個美國的企業家,他的公司的日常資金往來都是用美元來結算的,他公司在東瀛也沒什么業務,他哪兒來的美元如果專門為了這件事去兌換美元,是不是也有點麻煩

    陳耕卻沒有跟老丁同志解釋自己為什么會以日元進行支付的意思,借著說道:“在具體執行層面,我希望在華夏國內找一家企業合作,您看誰比較合適”

    雖然不明白陳耕為什么一定要用美元和日元支付,但這其實也不是大事,反正日元在國際上也一樣用,老丁同志的關注點不在這個上面,他略一思索,道:“我覺得一重或者二重都可以。”

    “一重、二重嗎”陳耕點點頭:“就他們了。”

    頓了頓,陳耕接著說道:“至于國內不能提供的這部分設備,我會先從美國找,之后是東瀛。”

    “東瀛”

    ……………………

    老丁同志本能的覺得陳耕準備用日元支付一部分采購費用跟他去東瀛找設備有關系,但他仙想明白這其中有什么關系,難不成陳耕去東瀛買裝備,裝備的生產廠家不但不收他的錢,反倒是還倒給他錢不成

    想不明白就不想,當務之急是趕緊將陳耕準備從國內采購部分生產設備的消息送回去。

    接到丁海軍公使的消息,不說國內的高層是什么反應,一重、二重這家共和國的重型和超重型工業生產設備的制造和供應商瞬間就紅眼了:有賺外匯的機會!

    美元不好賺啊。

    截止到今天,1979年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截止6月30號,也就是今年上半年,國家累積的外匯存底約為3.2億美元,但這3.2億美元的外匯金額,絕大部分是靠出口鐵礦石、原油、銅礦石、銅錠、布匹等原材料和初級輕工業品獲得的,機床、電機等工業制成品在其中u所占的比例還不足5%,嗯,也就是不足1600萬美元。

    偌大的一個國家,半年來工業制成品的出口總額還不到1600萬美元。

    其中一重、二重這兩家共和國傾國之力打造的重型、超重型工業裝備制造集團,上半年的裝備出口金額為……

    額,說出來有點寒磣人,只有不到130萬美元。

    不說跟石油、礦業系統的牲口們比,甚至比中絲、中糧這些中字頭的農產品出口商還差老大一截。

    7月份在首都開會的時候,石油系統、礦業系統甚至農業系統的同志,一個個昂頭挺胸、滿面紅光,惟獨工業系統的同志恨不得將腦袋塞進褲襠里,如果地上再有條能讓自己鉆進去的縫那就再好不過了——盡管重型工業系統的情況特殊,咱們國家的重型工業設備的市場競爭力根本沒辦法跟柯馬、克虜伯等國外的重型工業設備制造商相比,但總計不到130萬美元的出口創匯額還是太丟人了,以至于中絲總公司的領導戲謔的跟一重的老總打了個賭:如果下半年你們一重的出口創匯總額能夠達到200萬美元,我送你一箱茅臺!

    完全不把以一重、二重為首的重工業系統放在眼里啊。

    所以我們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一重、二重的同志聽到陳耕準備在國內工業系統采購一部分設備時狂喜的心情了。

    來美國跟陳耕面談,這事兒有點難度,不說出國走的程序有多麻煩,重要的是你沒能出口創匯,申請出國考察的外匯都沒底氣。

    好在對于國內的同志來說,陳耕的聯系電話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不知道的稍微打聽一下也能打聽的到,一重的同志實在是等不了了,唯恐夜長夢多、被二重搶在了前面的一重總公司書記章雅德和總經理劉本樟,在電話機跟前守了大半夜,估摸著太平洋對岸的陳耕差不多應該起床了,立刻就把電話給撥了過去……

    接到章雅德和劉本樟的電話,陳耕倒是一點都不意外,他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問道:“兩位,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總經理劉本樟不敢賣關子,小心翼翼的向陳耕問道:“陳先生,聽說您準備為您在國內的采購一些汽車生產線上用到的工業生產設備,比如沖壓機之類的東西,是真的嗎”

    “是有這么回事……”陳耕點頭。

    從陳耕口中聽到了肯定的回答,劉本樟的語氣頓時急切起來:“是這樣,陳先生,我們第一重型工業設備總公司是華夏最好、制造能力最強的重型工業設備制造企業,從萬噸級水壓機到剪板機、折彎機……大部分的重型工業設備我們都能提供,如果您愿意考慮我們一重,我們一重愿意以最低廉的價格、向您提供最優質的產品和最好的服務……”

    “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了,”陳耕笑著應道:“一重的實力我是相信的,這樣,過段時間,嗯,大概是一到兩個星期左右吧,我會到華夏去一趟,到時候咱們就具體的事情面談,兩位覺得怎么樣”

    “好的好的……”

    沒想到陳耕居然這么好說話,劉本樟和章雅德簡直喜出望外,果然像是傳聞中的那樣,陳耕先生真的是華夏人民的老朋友啊。想道陳耕既然這么好說話,章雅德和劉本樟心中不免有些蠢蠢欲動:或許可以想辦法把二重的那群混蛋踢到一邊去

    但還沒等兩人開口,他們就聽到電話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

    ps:兄弟們,今天周六,陪老婆孩子出去玩了,所以今天只有一更,以前跟兄弟們打過招呼的,還請兄弟們見諒啊,明天正常2章更新,另外請大家稍等10多分鐘。

    好在對于國內的同志來說,陳耕的聯系電話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不知道的稍微打聽一下也能打聽的到,一重的同志實在是等不了了,唯恐夜長夢多、被二重搶在了前面的一重總公司書記章雅德和總經理劉本樟,在電話機跟前守了大半夜,估摸著太平洋對岸的陳耕差不多應該起床了,立刻就把電話給撥了過去……

    接到章雅德和劉本樟的電話,陳耕倒是一點都不意外,他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問道:“兩位,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總經理劉本樟不敢賣關子,小心翼翼的向陳耕問道:“陳先生,聽說您準備為您在國內的采購一些汽車生產線上用到的工業生產設備,比如沖壓機之類的東西,是真的嗎”

    “是有這么回事……”陳耕點頭。

    從陳耕口中聽到了肯定的回答,劉本樟的語氣頓時急切起來:“是這樣,陳先生,我們第一重型工業設備總公司是華夏最好、制造能力最強的重型工業設備制造企業,從萬噸級水壓機到剪板機、折彎機……大部分的重型工業設備我們都能提供,如果您愿意考慮我們一重,我們一重愿意以最低廉的價格、向您提供最優質的產品和最好的服務……”

    “好的好的……”

    沒想到陳耕居然這么好說話,劉本樟和章雅德簡直喜出望外,果然像是傳聞中的那樣,陳耕先生真的是華夏人民的老朋友啊。想道陳耕既然這么好說話,章雅德和劉本樟心中不免有些蠢蠢欲動:或許可以想辦法把二重的那群混蛋踢到一邊去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