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46章 狼堡:“小子,接我一招!”
    陳耕很快感受到了狼堡的壓力!

    在羅斯瑪麗去華夏談判的時候,與各大生產設備提供商的談判也同步展開,在這個經濟下行、各大汽車制造商紛紛開始縮減產能、原本計劃中的增加生產線的計劃也開始被暫停的時候,對于各大設備提供商們來說,有人來買東西當然是好事,大家彼此談的很愉快,但似乎是一夜之間,之前談的好好地的設備供應商,忽然轉變了口風……

    “boss,情況有點嚴重,”坐在陳耕面前的羅斯瑪麗的表情很凝重:“abb認為之前的價格太低了,忽然將焊機的價格提了50%……”

    “為什么,”陳耕奇怪的問道:“abb的焊機本來就是各大焊機制造商當中比較貴的,他們之前給我們的報價甚至還略高于市場價格,怎么忽然要求提價50%”

    “abb那邊的解釋是因為因為石油危機導致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所以他們不得不提價……”

    “狗屎!”羅斯瑪麗還沒說完,陳耕就忍不住罵道:“這也能跟石油危機扯上關系”

    就算真的跟石油危機有關系,但對焊機的價格影響最大的是銅,國際上銅的價格不但沒漲,反而還跌了一點,abb用這個理由來給自家的焊機漲價,實在是扯淡的厲害。

    羅斯瑪麗點點頭,他也覺得abb的說法蛋疼無比:“不但是abb,克虜伯那邊也是。”

    “克虜伯他們的沖壓機也要漲價50%”陳耕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不是,”羅斯瑪麗陰著臉說道:“克虜伯那邊說,他們業務統計出了點岔子,我們的訂單最快也要延遲半年才能交付……”

    陳耕忽然抬手攔住羅斯瑪麗的話:“不用說了。”

    羅斯瑪麗:“……”

    望著羅斯瑪麗,陳耕道:“這些設備提供商忽然在這個時候給咱們找麻煩,而且時間還這么一致……”

    羅斯瑪麗點點頭:“沒錯,除了狼堡在背后搗鬼,我想不到還有其他什么理由了。”

    不需要任何的求證,這件事,除了狼堡之外其他任何人都干不出來。

    狼堡汽車畢竟是一家有著半個多世紀的歷史、在全世界各大汽車制造企業當中排名第一序列的存在(雖然屬于第一序列吊車尾或者第二序列排頭兵的位置),但半個多世紀的經營加上保時捷家族遍及全世界的影響力,對于世界上各大汽車生產設備提供商來說,是賣狼堡集團和保時捷家族一個面子,還是為了陳耕這個雖然設計水平相當高、但在工業領域根本就是個無名小卒的家伙而得罪狼堡汽車和保時捷家族,這個問題根本沒有權衡的必要。

    陳耕覺得狼堡汽車甚至都不需要給出什么許諾,只需要給這些生產設備制造商的股東們打一個電話說明一下情況,表示需要大家幫個忙,并且說明當他們和華夏政府的談判結束之后,在華夏的合資工廠的所有生產設備全都從大家手中采購,這就足夠了。

    對于各大設備制造商來說,本質上,美國費爾南德斯公司和德國狼堡集團采購的設備壓根就是一套設備,賣給誰都是一樣,但如果是賣給狼堡集團還能賺個順水人情,那為什么不賣給狼堡集團

    對于狼堡集團來說,想要給自己下點絆子那真的是太簡單了。

    “有意思……”

    面對這種結果,陳耕反倒是笑了,不過他更好奇羅斯瑪麗有什么應對方案:一年幾十萬美元的年薪,不能白拿吧

    一年幾十萬、將來可能一年幾百萬、幾千萬美元的年薪和分紅不是白拿的嗎羅斯瑪麗很快向自己的老板證明了自己確實有資格拿這么高的薪水和分紅……

    “一條完整的汽車生產線包含沖壓、焊接、涂裝、總裝四大工藝生產線,這四大生產線涉及的產業范圍很廣,哪怕是abb、fft以及克虜伯這些生產線提供商也不可能一家提供所需的全部設備,他們更多的還是扮演著系統集成商的角色,除了自家能夠生產的那部分之外,其他的全都要對外采購,其中自產的比例不會超過30%。”

    說到這里,羅斯瑪麗自信滿滿的說道:“柯馬、庫卡、abb、fft、克虜伯這些系統集成商不跟我們合作沒關系,我們請專家、請咨詢公司,然后我們從全世界采購設備,自己集成!”

    自己集成

    陳耕笑了:果然沒讓自己失望。

    他笑道:“說說看。”

    羅斯瑪麗點頭:“比如沖壓這到工序,從全流程來講分為坯料存放、沖壓生產、鈑金作業、成品入庫這幾點,具體到沖壓這道工序,基本上就是剪切卷料、板料翻轉、板材焊接這幾點,全世界所有的汽車制造商的沖壓環節都一樣。

    第一道工序開卷落料,需要將從鋼鐵廠買來的成卷的板材從庫存區運至剪擺機旁,一卷汽車用鋼板通常重達10噸左右,這時候需要用到的輸送設備是天車,全世界能夠生產天車的廠商那么多,我們只要找一家能夠滿足我們要求的天車制造商就行。

    再比如接下來的生產工序是鋼板的剪切,這時候需要剪擺機和模具剪壓機,由剪擺機對常規尺寸的鋼板進行裁剪,由模具剪壓機對那些不規則鋼板進行剪切,此外就是相應配套的自動輸送裝置。

    全世界能夠制造剪擺機和模具剪壓機的機床制造商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想來幾百家總歸是有點吧,至于能夠生產自動輸送裝置的制造商,我覺得至少也是機床制造商的十倍以上,有些機床制造商甚至本身就提供配套的自動輸送裝置。

    接下來需要對剪裁好的鋼板進行平整度檢測,這些檢測設備很容易定制的到,再到接下來的沖壓環節,通常需要一臺3000噸至5000噸壓力的壓機配合相應的模具,我們只要找一家能夠滿足我們精度要求的模具提供商和壓機提供商……”

    將四大工藝所要的主要設備全都說了一遍之后,羅斯瑪麗信心滿滿的道:“所以,只要我們找一家能夠提供這類咨詢服務的咨詢服務公司,讓他們幫我們規劃出最合理的生產工序布置方案,哪怕沒有這些系統集成商的幫忙我們也一樣可以搞定,唯一的問題,恐怕就是成本會稍微高一些,另外生產線的效率方面可能稍有不足,但以我對您的了解,這部分代價是您愿意承受的,對吧”

    陳耕笑了。

    是的,與其被人訛詐,陳耕寧可承受這部分成本的上升,而且……

    “誰說成本會高一些的如果我說我們這條生產線的采購成本不但不會上升,反而會降低最少30%呢”

    “這不可能!”羅斯瑪麗想也不想的就道:“柯馬、庫卡這些系統集成商,是靠著常年的合作關系才能夠從這些單一設備制造商那里拿到超級優惠的價格,而這樣的價格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拿的到,我們的成本只會更高,絕對不可能更便宜。”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陳耕一臉的神秘:“而且我再告訴你一點,我們或許能夠為這套生產線拿到超低息乃至無息的長期貸款。”

    “這更不可能!”

    羅斯瑪麗覺得自己的老板是不是要瘋了,超低息乃至無息的長期貸款通常只有在國家意志存在的項目中才會存在,商業銀行幾乎不可能對外提供超低息乃至無息的長期貸款,舉個例子,哪怕費爾南德斯公司與聯合社區銀行的關系這么好,聯合社區銀行可以向費爾南德斯提供一定額度的超低息貸款,也可以提供一定額度的無息貸款,但絕對不可能是超低息乃至無息的長期貸款,這是銀行的基本性質決定的,老板居然說這個項目可以拿到超低息乃至無息的貸款……

    她忽然反應過來,一臉驚訝的望著陳耕說道:“您說的是華夏政府恕我直言,boss,那是不可能的,華夏政府就算有這個心,他們也沒有這筆錢,這可是一筆總額有可能達到1000萬美元的資金,這筆資金對于華夏政府來說……”

    說到這里,她連連搖頭。

    雖然自己這次在華夏只呆了半個月,對這個國家的很多地方都印象深刻,但有一點的印象格外的深,那就是:這個國家很窮,實在是太窮了,老板想要從華夏政府手中拿到1000萬美元的超低息乃至無息的長期貸款,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誰說我們要找華夏政府借錢的”陳耕神秘的一笑,說道。

    “不是華夏政府”羅斯瑪麗愣了一下。

    既然boss說不是華夏政府,那就肯定不是華夏政府了,既然不是華夏政府……

    “那就是美國政府”略一思索,羅斯瑪麗皺著眉頭說道:“那也不可能,雖然現在華美兩國的關系已經走向了正常化,兩國政府也在致力于兩國經貿往來的加深,但這個項目想要達到美國政府的支持……”

    她搖搖頭:“需要花費的經濟和政治資源太大了,不是現在的我們可以做到的。”

    “不,既不是華夏政府,也不會是美國政府。”陳耕臉上的表情越發神秘起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