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19章 哥不是你能控制的
    羅斯瑪麗覺得這事兒有點難以置信,她能想到自家老板為什么會做出這種判斷,但是……

    “不可能吧我們作為第三方,和他們兩家企業都有合作關系這不是很正常的嗎,”羅斯瑪麗覺得自家老板的判斷有點讓人無法理解:“就算李艾科卡先生對當年亨利福特先生將他掃地出門的事情懷恨在心,但以他的職業素養,他怎么可能會因為個人的喜好而影響到公司的發展”

    如果李艾科卡真的小肚雞腸到了這種程度,他有資格成為克萊斯勒汽車的首席執行官;

    反過來,任何一家大企業對自己的首席執行官的選擇都是無比慎重的,為了保證股東們的利益,在正式上任之前會對候選人進行一系列嚴苛的測試,如果在測試過程中發現李艾科卡有這種傾向,克萊斯勒董事會會允許這么一個動不動就將個人情緒帶入道工作當中、并且讓個人情緒影響公司利益的家伙成為克萊斯勒汽車的首席執行官

    陳耕抿了抿嘴:“正常來說是這樣,但總有些例外會出現不是么,別忘了克萊斯勒汽車是在什么情況下選擇李艾科卡成為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的;而李艾科卡又是在什么情況下上任的。”

    “是這樣的嗎……”

    羅斯瑪麗皺了皺眉頭,想要反駁,卻忽然發現自己一時間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那個時候,克萊斯勒汽車欠了銀行幾十億美元的外債,企業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為了自救,他們絕對不吝于抓住一根浮在水面上的稻草,只要這個首席執行官有能力帶領克萊斯勒走出泥沼,其他的問題都可以忽略不計;

    而李艾科卡呢,身為福特汽車首席執行官的他,在自己最為春風得意的時候被亨利福特如同攆一條狗一樣的攆出了福特汽車,他又怎么可能不對亨利福特懷恨在心

    此前,李艾科卡心中的憤恨是想要發泄也沒有機會、地方,但現在不一樣了,想到頻頻出現在電視、電臺、報紙等媒體上接受采訪,意氣風發的大談特談他是如何以大氣魄、大毅力挽救克萊斯勒汽車于水火之中的李艾科卡,羅斯瑪麗心中也不免對李艾科卡的做法打上了一個問號:這會不會是李艾科卡先生在用這種方式向亨利福特先生炫耀和挑釁

    不能十分肯定的這么說,但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吧。

    想到這里,羅斯瑪麗不無憂慮的向陳耕問道:“那怎么辦”

    “簡單啊,”陳耕笑了:“亨利福特先生現在一定看到處上躥下跳、四處得瑟的李艾科卡很不爽吧”

    何止是很不爽啊,羅斯瑪麗覺得每每看到在電視上得意洋洋、夸夸其談的李艾科卡,估摸著亨利福特先生都有一種直接鉆進電視里面掐死那個混蛋的沖動。她也跟著笑了:“所以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盡快把維多利亞皇冠的等比例油泥模型和座艙木模做出來,很多事情就好談了。”陳耕笑瞇瞇的道——老美就這一點不好,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一朝得意便猖狂,你說老李同志你是怎么想的,克萊斯勒汽車這才剛剛有點起色你就這么得瑟,你就不能等局面再穩定一陣子再得瑟嗎真是……

    狗肚子里存不住豬油。

    ……………………

    亨利福特果然對李艾科卡在各類媒體上的花樣嘚瑟極其看不慣、各種不爽,在接到陳耕的電話,說要從福特汽車設計院戒掉一批人手來做這款車的1:1等比例油泥模型和1:1等比例乘客艙木制模型,答應的格外痛快,當即表示可以抽調20個人過去幫忙。

    末了,亨利福特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和期待,向陳耕問道:“費爾南德斯,你給這款車起名字了嗎”

    陳耕笑道:“給這個車起名字那是您的權利,不過在這之前,我給這款車叫‘維多利亞皇冠’,我認為把這款車歸于福特的ltd車系比較合適。”

    “維多利亞皇冠”

    聽到這個名字,亨利福特的眼睛頓時一亮,忍不住道:“好名字!”

    當然是好名字,說起來福特汽車還真是不擅長給自家的產品起個好聽的名字(或許是他們不在乎吧),總之在亨利福特聽起來,“維多利亞皇冠”這個名字聽上去就比什么e級、f級、t型車之類的名字好聽到了不知道多少、b格也不知道高了多少——如果他知道就在幾個月后,他們就會給自家ltd車系中的某款車叫這個名字,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

    越咂摸就越覺得這個名字有味道的亨利福特,對“維多利亞皇冠”這個名字簡直愛不釋手,他很快做出了決定:“費爾南德斯,開個價吧,我決定可用這個名字作為這款車的正式名稱。”

    “沒問題,送你了。”陳耕痛快的說道。

    等了好幾秒鐘也沒等到陳耕開出價碼來的亨利福特,忍不住問道:“那么價格……”

    “免費的,”陳耕笑道:“您就當是合作方免費贈送的好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亨利福特對這個名字實在是喜歡,聽陳耕這么說,也不推辭,開心的道:“等油泥模型和木模做好之后一定記得通知我。”

    這意思就是要在第一時間看到這款被命名為“維多利亞皇冠”的全尺寸轎車的樣子了,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亨利福特對這款車的期待有多大、他是有多么急不可耐的想要給李艾科卡一個教訓:你老板永遠都是你老板!

    ……………………

    羅斯瑪麗給陳耕帶來了一個不是太好的消息:克萊斯勒正式回絕了費爾南德斯購買自動變速箱的技術和專利的請求。

    陳耕點點頭,在拖了這么長時間之后,這個結果其實并不讓他感到意外,他只是有些好奇:“克萊斯勒拒絕的理由是什么”

    “克萊斯勒說他們暫時不考慮對外出售自動變速箱方面的技術。”

    “暫不考慮么”

    “嗯,”羅斯瑪麗點點頭,臉上帶著幾分嘲諷。“不過他們也說了,如果咱們費爾南德斯公司有采購自動變速箱的需要,他們可以以最優惠的價格提供給我們。

    對了,我還是沒能和李艾科卡聯系上,這番話是克萊斯勒副總裁馬克跟我說的。”

    之前羅斯瑪麗對自家老板的那番“克萊斯勒之所以不肯將自動變速箱的技術出售給費爾南德斯公司,是因為李艾科卡不爽費爾南德斯公司與福特汽車合作”的說法還心有懷疑,覺得以李艾科卡的能力,這應該不大可能,可當她數次給李艾科卡打電話,都被李艾科卡的秘書以“不好意思,艾科卡先生現在正在開會”或者“對不起,艾科卡先生有事在忙”的理由給回絕了之后,羅斯瑪麗就知道了,李艾科卡還真的是因為這一個荒謬的理由而拒絕將自動變速箱的技術出售給費爾南德斯公司。

    陳耕對這個結果并沒感到意外,點頭道:“很正常,我之前就說了么。”

    “嗯,”羅斯瑪麗點點頭,接著說道:“不過馬克在話里話外向我暗示,其實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從克萊斯勒的道變速箱也不是沒機會……”

    “不過前提是不要跟福特汽車合作,對吧”不等羅斯瑪麗說完,陳耕就笑了。

    羅斯瑪麗也笑了:“差不多,雖然沒說的這么直接,不過話里話外就是這個意思……boss,我覺得最近的克萊斯勒有點膨脹啊,也不想想他們能從那個爛泥坑里爬出來,誰靠著誰的幫忙用你們華夏人的說法,他們的做法是……是……”

    “恩將仇報。”

    “對對,就是這個,恩將仇報,”羅斯瑪麗立刻點頭:“你們華夏的成語真是太貼切了……這些混蛋,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您當初幫他們設計了這么優秀的一款車,他們克萊斯勒能這么快擺脫危機嗎”

    “不要這么想嘛,”陳耕倒是挺看的開,他擺擺手說道:“他們給錢,咱們給設計,誰也不欠誰的,雖說克萊斯勒是靠著咱們設計的產品才能走出泥沼,可你也得看到他們付出了其他任何一家主機廠都不肯付出的巨大代價……我能理解李艾科卡先生想要把咱們綁在克萊斯勒身上的想法。”

    不過理解是一回事,老子樂不樂意、開不開心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想要把老子綁在你克萊斯勒的身上、綁在你李艾科卡的身上,也得老子樂意才行。

    羅斯瑪麗看懂了自家老板的表情,所以她一臉期待的等著自家老板接下來的決定。

    “既然人家不樂意,咱們也不能勉強,”陳耕道:“你再和福特汽車那邊聯系一下,問問他們是否愿意把自動變速箱的技術和專利賣給咱們,嗯,告訴他們,可以直接抵扣給咱們的設計費分成。”

    可以直接抵扣設計費羅斯瑪麗的眼睛頓時亮了:這個想法好。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