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18章 鬧情緒(4000字章節)
    羅斯瑪麗再次認真的打量著眼前圖紙上的這輛車。

    作為美國人,羅斯瑪麗對于美國的汽車工業的“豪邁和大氣”其實非常的驕傲和自豪,不同于剛剛完成戰后重建還沒有十幾年的日本和歐洲,在汽車的方方面面都透著一股子小家子氣,據羅斯瑪麗所知,除了極少數的廠家定制和改裝的加長車,日本和歐洲現在還沒有大規模生產的、車身長度超過5.3米的大型轎車。

    連最為頂級的豪華行政轎車都沒有超過這個車身長度,就更不用說面向家用市場的家用轎車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日本,家用轎車的平均長度不有不到4.2米,即便是在經濟情況相對好一點的歐洲,家用轎車的平均車身長度也不超過4.5米。

    5.3米,那真的是一個他們想都不敢想的車身長度。

    盯著這款車瞅了好一會,羅斯瑪麗終于問出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boss,這款車叫什么名字”

    “皇冠,”陳耕說道:“維多利亞皇冠。”

    “維多利亞皇冠”

    “你覺得怎么樣”

    仔細咂摸了一下這個名字,羅斯瑪麗的眼睛亮的厲害:“我喜歡這個名字!非常的……嗯,討美國人的喜歡。”

    現任英國女王是誰啊。

    女王的親姥姥是誰就是維多利亞女王。

    以維多利亞女王的皇冠來為一款車命名,單單從b格上來講就不知道比其他品牌的汽車高端大氣上檔次到什么程度了。

    羅斯瑪麗甚至明確的表示:“這車正式量產了,我要買一輛。”

    她甚至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陳耕應了一聲,點點頭,同時說道:“回頭我就跟福特汽車接洽這件事,對了,你幫我和克萊斯勒汽車方面約一下,問問他們是否愿意出售他們的自動變速箱的基礎專利技術。”

    “您的意思……咱們要做變速箱”沒想到自家老板居然提出了這么一個要求,羅斯瑪麗有點意外。

    “怎么不行嗎”

    “技術上當然沒問題,我覺得以您與李艾科卡先生的私交,他們十有八九不可能拒絕我們,但是我想不明白您為什么要這么做,”羅斯瑪麗皺了皺眉頭:“就算我們的自動變速箱做的再好,福特、克萊斯勒、amc和通用也不可能采購我們的變速箱,他們自己就有自己的自動變速箱生產工廠。”

    “沒錯。”陳耕點頭,他接過羅斯瑪麗的話繼續說道:“除了美國市場,日本人已經從美國買了自動變速箱的專利和技術,也不可能買我們的自動變速箱;汽車技術很發達的歐洲人更不可能。”

    羅斯瑪麗松了一口氣,看來老板不是腦袋一熱就胡亂做了一個決定,他對全世界范圍內的自動變速箱的供應情況很清楚,但正是這樣,她反而更加疑惑了:“既然您都知道,就算我們做出了自動變速箱,甚至是做出了全世界最好的自動變速箱,也不可能找到主機廠來裝機、匹配,您為什么要費力不討好的做這個東西難道是……”

    下一刻,想到了某種可能,羅斯瑪麗頓時就急眼了:“您想要做獨立的變速箱供應商這不可能!boss,您不明白這其中的利益糾葛……”

    在羅斯瑪麗看來,如果自家老板真的打算做獨立的變速箱供應商,這是哪怕瘋子都不會做的決定,而作為費爾南德斯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自己必須想方設法讓老板打消這個可怕的想法……如果老板執意這么做,這根本就是用卡車拉著錢,一卡車一卡車的往底特律河里面倒!

    “別激動,別激動,”看著瞬間激動起來的羅斯瑪麗,很更非但沒有生氣,說實話心里反而還有點感動,做了個手勢向羅斯瑪麗示意道:“你放心,我從來沒有想過做獨立的變速箱供應商。”

    “真的”聽到這話,羅斯瑪麗松了一口氣,連忙跟陳耕再次確認:“您說的是真的”

    陳耕點頭:“真的,比美聯儲的信譽還真。”

    做獨立的變速箱供應商什么的,陳耕從來沒有這么想過,他很清楚啊,自己根本就不是干這個活的料,一句話,如果雙方沒有很深厚的利益關系,誰會采購你的自動變速箱啊,誰家不是優先培育自己的變速箱生產能力

    若干年后,小鬼子愛信精機的自動變速箱在全球范圍內擁有辣么好的口碑,但愛信精機其實是豐田旗下的公司之一,只不過豐田更加精明,特意淡化了自家對愛信精機的影響力,并且除了讓愛信精機為自己提供變速箱之外,還提供對外業務;

    還有若干年后被稱為全世界最大的獨立變速箱供應商的德國采埃孚(zf)公司,你以為他們自稱是“全球最大的獨立變速箱供應商”就真的是獨立了其實不過是一種宣傳策略而已,采埃孚和寶馬汽車有同一個爹:德國匡特家族,這兩家公司其實是親兄弟的關系。

    哪怕是那家號稱“全世界第二大獨立變速箱供應商”的澳大利亞dsi公司,在被吉利收購之前,不也日子過的苦不堪言、一直到抱上了李吉利的大粗腿之后,日子才真正好過起來嗎所以說啊,“獨立變速箱供應商”什么的,哄哄一些對工業以及背后的利益關系不知情的小白也就罷了,反正陳耕是沒有那個膽量。

    松了一口氣,羅斯瑪麗不解的問道:“那您……”

    陳耕給羅斯瑪麗解釋道:“咱們費爾南德斯公司的發展策略你是知道的,走小而精的產品路線,自動變速箱是未來的發展趨勢,我希望能夠形成自家的動力總成的完整的生產能力,包括可能實際裝車量不會很多的自動變速箱,我不希望在自動變速箱這一塊被人卡了脖子。”

    別人卡脖子的教訓實在是太沉重了,陳耕親眼所見的最大的教訓就是狼堡公司。

    一直以來,狼堡都是和“全球最大的獨立變速箱供應商”德國采埃孚公司合作,但采埃孚公司的親爹是誰同時持股采埃孚公司和寶馬公司的匡特家族啊,所以很自然的,狼堡如同韭菜一樣被采埃孚公司坑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被坑的苦不堪言的狼堡又不是傻子、更不是嫌棄自家的錢太多,當然不樂意了,又掉轉頭去找東瀛人合作,結果當然也不例外,被愛信精機坑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痛定思痛的狼堡,在被自己的同胞以及自己的二戰盟友坑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后,終于學會了痛定思痛:娘西匹,哪怕老子的生意做的再大,沒有自己的傳動系統的生產能力就不是不行,關鍵時刻就得被人卡脖子。

    不就是傳動系統么!

    不就是錢么!

    老子咬咬牙,以后每天早晨少吃一個雞蛋!

    想法是很好的,狼堡也不缺錢,但在環視了一圈之后,狼堡悲催的發現傳統的自動變速箱技術(at)已經被自己的老鄉和自己的二戰盟友給走死了,一點鉆空子的余地也沒給自己留,無奈之下的狼堡,拼了命的翻故紙堆,總算被他們找出來一個能用的東西:雙離合。

    所以別看若干年后大家罵狼堡,罵他們跟茅坑里陳年的石頭一樣頑固不化、抱著天生短命的“大傻瓜(dsg)”雙離合變速箱死不松手,哪怕在他們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華夏市場上被罵成了狗也不肯放棄雙離合,一副“老子就是跟雙離合死磕上了,你能把我怎么滴吧”的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整個的一滾刀肉,但實際上狼堡也是被自己的同胞和盟友給坑怕了,想要死死的把傳動系統的制造能力攥在自己的手里,哪怕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作為這一切的親身經歷者,陳耕雖然一點都不同情狼堡,但每每想起狼堡被采埃孚坑完又被愛信精機坑的那些經歷,他就牢牢地將這個教訓記在了心里。

    “這樣啊……那倒是有道理,”羅斯瑪麗贊同這個說法,只是她還有點擔心:“就是成本方面可能比外購要高一些。”

    “沒關系,這個代價我愿意承受。”

    “那就沒問題了,”老板愿意承受這部分損失,羅斯瑪麗還能說什么她點點頭:“我盡快綁您聯系克萊斯勒方面,不過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陳耕應了一聲,他也覺得問題不大:在這之前,他們不是已經把自動變速箱的技術賣給東瀛人了么,自己又不是不給錢,以自己和他們這么良好的合作關系,難道他們連這點面子都不給

    ————————————

    陳耕原本是準備好好地休息幾天、謝謝腦子,如果能歇一個星期那就太舒服了。

    但陳耕想休息,福特汽車就不肯干了。

    克萊斯勒family的持續熱銷本就把亨利福特給刺激的不行,再加上也不知道是業務員出身的李艾科卡天生愛炫還是故意刺激亨利福特,有事沒事的就在媒體上露個臉、接受個采訪、參加個電視節目,對著鏡頭大談特談自己被福特汽車掃地出門之后是如何沒有受到打擊、反倒是在逆境之中奮起的……

    亨利福特氣的要死!

    在他看來,這種榮耀和出風頭的機會原本就應該屬于福特汽車才對,那個被自己掃地出門的家伙有什么資格整天對著電視洋洋得意、夸夸其談

    奸詐小人!

    一邊恨不得扎李艾科卡的草人,可另一邊,亨利福特更清楚,這個世界,勝者為王,在福特汽車沒能拿出一款吊打克萊斯勒family的車型之前,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受李艾科卡的囂張,反過來,既然只有拿出一款爆款產品才能狠狠的抽李艾科卡的臉,在知道陳耕已經回來的消息之后,亨利福特哪里還能忍得住

    但福特汽車董事長的面子還是要的,除了在知道陳耕回來的那天給陳耕打了個電話之外,這三天來亨利福特總共“只”給陳耕打了來個電話,格外親切的告訴陳耕,他歡迎陳耕隨時來他家里做客——倒是福特汽車的設計院,一天能往羅斯瑪麗那里打八個電話。

    羅斯瑪麗實在是不勝其煩,可又實在是拿對方沒辦法,那可是福特汽車啊,只好跟自己的老板求救。

    “那就讓他們派人來吧,讓他們派人來配合我們做全尺寸的油泥模型和等比例的座艙木模,”陳耕郁悶的嘆了口氣,心中怨念無比:“還有沒有了公德心了……”

    羅斯瑪麗聽的心中暗笑:這還不是您自找的

    笑歸笑,羅斯瑪麗還是趕忙答應下來:“好的,我這就通知他們。”

    無論如何,自己可以松一口氣了。

    陳耕倒是想起來一件事,隨即向羅斯瑪麗問道:“對了,克萊斯勒那邊還沒有消息嗎”

    在自己回來的那天,羅斯瑪麗就將自己準備購買自動變速箱技術和專利的意思告知了克萊斯勒汽車,這其實不是什么大事,不管同意還是不同意克萊斯勒直接說一聲就是,行,咱們就開始組織人手進行談判;不行,我們就再想其他的辦法,或者跟別人合作。

    可這都這么幾天過去了,克萊斯勒也不說行,也不說不行,這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還沒有呢,”一說起這件事,羅斯瑪麗的眉頭也是眉頭一皺:“我再打個電話問一下試試”

    “不用了,”陳耕微微皺了下眉頭:“看來克萊斯勒是不愿意了。”

    “為什么”雖然心里隱隱已經有了這個感覺,可在陳耕說出這話來之后,羅斯瑪麗還是覺得有些無法想象:“他們又不是沒對外出售過這些技術和專利,克萊斯勒汽車怎么可能連咱們的報價都不聽就直接不同意而且您和李艾科卡先生的關系又那么好……”

    “恐怕問題就是出在這里。”

    “什么”羅斯瑪麗有點聽不明白。

    “李艾科卡可能是惱火我給福特汽車有合作……”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