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09章 搭上老臉
    劉前進和彭光明等的就是陳紅軍的這句話!

    陳紅軍的話音一落,劉前進當即一拍大腿,大聲說道:“老陳,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嗯

    陳紅軍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彭光明就把話接了過去,給他解釋道:“老陳,聽說你那個在美國當大老板的侄子,這次來華夏,給咱們華夏的企業帶來了好幾千萬美元的訂單。咱們維修廠的情況你也清楚,哪怕他手指頭縫里稍微漏一點出來,就足夠咱們維修廠活的滋潤無比了……”

    原來如此!

    原來是奔著自己那個侄子來的。

    陳紅軍總算是明白了彭光明和劉前進了來找自己的目的,他皺了下眉頭,有些為難:“彭政委,老劉,你們的意思我明白,可你們是不是聽岔了據我所知,我那個侄子并沒有帶來幾千萬美元的訂單啊。”

    “什么意思”

    聽到陳紅軍這話,遞彭光明和劉前進頓時就懵了:什么沒有幾千萬的訂單

    劉前進更是急道:“老陳,這種事情你可千萬不能開玩笑,再說報紙上都報道了……”

    “報紙我也看過,不過這個事我真沒開玩笑,”陳紅軍也知道事關重大,不是可以玩笑的事情,他一臉嚴肅的對劉前進和彭光明兩人說道:“陳耕到首都之后給我和袁佳同志打過電話,我們在電話里聊了挺長時間,他還想過來看看我們,不過我沒答應……”

    “為什么”第一次聽到這個事的劉前進和彭光明,瞬間就急眼了。

    不說你們是親親的堂叔侄的關系,就說這么一個美國的大老板要來咱們海洲看看,這對咱們海洲是多大的好事如果海洲政府部門的領導知道有這樣的好事上門卻被你拒之門外,估摸著那些家伙生撕了你的心思都能有。

    “因為他是美國人啊,”陳紅軍回答的理所當然:“他一個美國人,來咱們部隊駐地,萬一有什么機密被他看到了……多不合適”

    彭光明和劉前進愣了一下,不說話了,甚至有些慚愧。

    多年的“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宣傳,讓“美帝國主義妄圖顛覆我們”的宣傳幾乎刻進了每一個人的骨子里,尤其是軍人,兩人剛剛只想到了陳耕的到來對第三軍械維修廠和對海洲的好處,卻忘記了陳耕終究是個外國人,哪怕他是陳紅軍的親堂侄,也掩蓋不了他是個外國人的事實,讓一個外國人來咱們部隊上,確實是不太合適。

    哪怕是陳紅軍,雖然他是陳耕的親堂叔,也曾經和陳耕見過幾次,但對于這方面他一直非常警惕,幾次見面中從沒有和陳耕聊起過部隊的任何情況——當然陳耕也沒有問就是了。

    陳紅軍接著說道:“他這次回來,是準備在國內尋找一批合作企業是沒錯,可他對這些合作企業的要求比較高,必須具備一定的精加工能力,能夠按照他們的技術要求和規范生產出符合他們要求的零配件……生產方面的東西我也不是很懂,但聽他的意思,似乎合作的主要對象是國內農機系統的配套企業,第二才能輪到汽車行業。”

    劉前進皺著眉頭沉吟著:“也就是說,陳耕先生這次來咱們國家,是先選定一批合作伙伴,然后很有可能讓這些合作伙伴生產樣品,之后才能給這些企業下訂單”

    “十有八九是這樣。”

    “這么算來,哪怕是一切順利,也大概要到明年才能有訂單了……”

    劉前進和彭光明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有些興奮,異口同聲的道:“來得及!完全來得及!”

    怎么可能來得及

    而且就算來得及,也不可能有第三軍械維修廠的份兒吧聽聽名字就知道了,第三軍械維修廠,作為軍區里最不受重視的一個修理廠,第三軍械維修廠的維修能力僅限于修個汽車、修個邊三輪以及……修個212吉普,裝甲車、牽引火炮之類高精尖的裝備是碰都沒有碰的資格,那是人家第一軍械維修廠和第二軍械維修廠的活兒,說的直接一點,第三軍械維修廠的修理水平還未必有海洲市公交車隊所屬維修廠的修理水平高,就這樣的水平,還想攬出口賺外匯的活兒

    想瞎了你的心!

    陳紅軍完全無法理解。

    劉前進嘿嘿的賊笑道:“老陳,我就問你一句,如果你搭上面子就能讓咱們維修廠的老少爺們們吃上美國面包,你干不干”

    見陳紅軍要張嘴說話,劉前進一句話就把他還沒說出來的話給堵在了嘴里:“別說別的,也別跟我強調客觀理由,就說你肯不肯搭上你這張臉,你要是說‘肯’,那就聽我跟老彭的,你要說說‘不行’,那我和老彭也不說別的,咱們就喝酒。”

    劉前進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被逼到了墻角陳紅軍還能說什么還能怎么說哪怕他心里再怎么有想法,這會兒也不能慫,點頭道:“只要老劉和老彭你有辦法讓咱們維修廠出口賺外匯,你們怎么說我就怎么做,別說搭上我這張臉,只要能讓咱們維修廠幾百號老少爺們的生活好點,我這張臉算得了什么,沒二話!

    可我也得把話跟你們說在前面,如果咱們維修廠沒有符合我那個侄子的生產能力,就算我搭上這張老臉,你們也不可能拿到訂單。”

    到現在,陳紅軍也想不出來劉前進和彭光明有什么辦法從陳耕手里拿到出口訂單。

    劉前進和彭光明心有靈犀的嘿嘿奸笑起來:“嘿嘿嘿……這件事說難也難,可說簡單啊,其實也簡單,我和老彭的想法是這樣的……”

    還沒等劉前進把話說完,陳紅軍已經聽的呆了:這件事還能這么操作

    驚訝之余,就是深深的服氣,難怪老彭能當政委,老劉能當廠長,我就只能當個副廠長,不是因為老彭和老劉壓著我、導致我不得不委委屈屈的當個副廠長,是因為以我的能力,我只能、也只配當個副廠長……

    但副廠長也是要面子的。

    陳副廠長雖然為人方正,可如果一味的方正,又怎么可能成為副廠長他輕咳了一聲:“這個辦法倒是不錯……不過你們打算怎么跟軍區的首長們匯報怎么瞞過一廠和二廠”

    這……還真這個問題。

    劉前進和彭光明兩人之前只顧著如何“坑”陳紅軍了,還真忘記了這兩個問題,但這兩個問題也是實實在在的:

    三人都是現役軍官,陳紅軍還只是一個營級干部,劉前進和彭光明可是結結實實的正團級干部,三個人一起去首都,不跟軍區請示、沒有軍區的批準,那是絕對不可以的,如果長期聯系不上,九成九會被當成逃兵抓起來;

    跟軍區如實說明

    那也不行,跟軍區領導們如實說明了情況,不就等于軍區第一維修廠和第二維修廠也知道了原本第三軍械維修廠就是丫鬟生的兒子,在軍區所屬的各家工廠里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賺錢的機會,一旦走漏了風聲,軍區的親生兒子一廠、二廠豈有不上來跟自己搶的道理

    又要瞞住一廠和二廠,又要得到領導的批注……

    彭光明忍不住搖頭:“難!難啊!”

    確實難,劉前進也直撓頭。

    正在撓著頭苦苦思索的劉前進,不經意間抬頭,看到陳紅軍臉上不經意間的笑意,愣了一下,忽然跳起來:“老陳,你有辦法的對不對”

    彭光明也一下子反應過來:“沒錯,你肯定有辦法……娘的,有辦法還藏著掖著,想看我跟老劉出丑是不是”

    ……………………

    當看到一起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陳紅軍、袁佳、劉前進和彭光明四個人的時候,陳耕的下巴差點兒沒合上:臥槽!這是什么鬼

    在知道陳紅軍被調入了軍區參謀部之后,他就沒想過自己的人生會在某一天與劉前進和彭光明產生交集,可命運就是特娘地這么神奇,兜兜轉轉的,就沒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再一次和第三軍械維修廠聯系在了一起……

    想到自己神奇的經歷,陳耕心里是淚流滿面的:賊老天爺,你要不要這么玩我你干脆玩死我算了!

    陳紅軍可不知道陳耕的內心是如何崩潰,他正笑容滿面的給陳耕介紹著彭光明和劉前進兩人的身份:“陳耕,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都是我的同事,跟我一起來首都出差的,這位是我們單位的廠長劉前進同志,這位是我們單位的書記彭光明同志,聽說你在首都,他們兩位就一起跟著過來了。”

    雖然對這老天頗有怨念,但陳耕對劉前進和彭光明兩人還是非常敬重的,這兩位對前世的自己可以說是不遺余力的照顧和支持,可以說前世的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將潤華實業發展到那個地步,這兩人就是幕后最大的功臣,他客氣且恭敬有加的對兩人說道:“劉廠長,彭書記,我是陳耕,非常榮幸見到兩位,也謝謝您兩位一路送我叔叔和嬸嬸奔波千里,辛苦了。”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