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動力之王 > 正文 第208章 陳紅軍的疑惑
    羅斯瑪麗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公司在印第安納州遇到的麻煩……或者不能叫麻煩,用“困惑”更準確一些:“按照您的意思,為了盡快在印第安納州打開局面,可以在當地選擇幾家大型的汽車維修企業進行合作,經過初步的篩選,我們分別在印第安納波利斯、韋恩堡和南彎選擇了五家企業進行合作,雙方的洽談已經取得了比較大的進展。”

    “嗯……”陳耕點頭,表示我在聽著呢,你接著說。

    羅斯瑪麗:“就在前幾天,這幾家汽修公司的負責人先后以各種借口和理由推遲或者暫停了跟我們的談判,如果只是其中的某一家企業出現這樣的情況還能用巧合來解釋,但現在的情況是這五家我們正在談的企業都是類似的情況……”

    下面已經不用說了。

    不等羅斯瑪麗說完,陳耕就沉聲道:“看來有印第安納州的朋友不希望我們進入去啊……看來這位印第安納州的朋友的能量還不小。”

    除了這個理由之外,陳耕想不出還有什么原因,別說是巧合,誰信啊。

    “嗯,我也是怎么認為的,”羅斯瑪麗應了一聲:“但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最詭異的地方在于,事情發生后,咱們的人跟這五家公司溝通過,但奇怪的是,這五家公司都沒有說這幕后的力量是誰。”

    “嗯”陳耕皺了下眉頭:“有點意思了啊……”

    頓了頓,他再次向羅斯瑪麗問道:“事情發生后有沒有人跟咱們聯系電話、書信……任何的聯系方式都可以,哪怕是進行威脅、警告也算。”

    “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事實上從出現這種情況到現在,一直沒有人以任何方式和我們聯系。”說起這件事,羅斯瑪麗的語氣中不禁帶上了疑惑。

    陳耕的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

    一開始,他并沒有覺得這件事有多么復雜,無非就是印第安納州的二手車行業或者汽車維修行業在作祟而已,除了這個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理由,但這只幕后黑手的反應超出了正常的邏輯:按照正常的邏輯,他們在阻止了費爾南德斯公司之后,不管是出于警告還是出于炫耀,都應該主動和費爾南德斯公司聯系才對,但這家伙竟然一直不肯露頭

    不肯露頭的才是大麻煩!

    “他們不可能一直不露頭,”雖然對手看上去很神秘,但陳耕還是敏銳的向羅斯瑪麗指出了一點:“現在來看,咱們的對手是寄希望于給我們造成一種‘我們面臨的對手很神秘、很強大’的錯覺,但只要我們不退縮、繼續和這幾家乃至更多的印第安納州的汽修企業聯系,我不相信這些家伙會一直躲在幕后不露頭,他們肯定要出來,他們也必須要出來……

    而且換一個思路,這些家伙之所以躲在幕后不肯露頭,會不會是因為他們本身的實力其實并不強,所以才會用這種故布疑陣的方式來向我們施壓”

    “他們的實力不強”羅斯瑪麗啞然,隨即狐疑的說道:“這……不可能吧”

    “你覺得不可能”陳耕反問道:“如果阻止我們的是advance auto parts、是autozone、是genuine parts,你覺得他們會這么神神秘秘的嗎”

    羅斯瑪麗一下子反應過來:“當然不會!”

    她知道自己之前的思維誤區在哪兒了。

    boss說的這三家公司都是全美知名的汽修連鎖品牌,假設這次在印第安納州阻止自己的真的是這種量級的存在,他們會搞的這么神神秘秘的

    當然不可能。

    如果真的是advance auto parts、autozone、genuine parts這種體量級別的企業在阻止自己,,他們早就直接亮明身份找上門來了根本不可能這么藏頭露尾、故作神秘……

    也就是說,對方的實力并沒有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強!

    自己之前的各種擔憂、顧慮,其實更多的是自己在嚇唬自己,當然,這極有可能就是對方想要的,至于這只只敢躲在幕后的老鼠會不會和當地的地下力量有關系……

    想到這個,羅斯瑪麗就笑了:論起有錢,費爾南德斯公司絕對不是美國汽修行業最有錢的那家,可論起拳頭,費爾南德斯公司的拳頭絕對是美國汽修行業里拳頭最硬的……起碼也是之一。

    論起拳頭,費爾南德斯公司從來就沒有怕過誰。

    ————————————————

    陳耕以為自己這輩子大概不會與華東軍區第三軍械維修廠再產生什么交集了,不管怎么說自己也是一個外國人,以這個時代的國人對外國的警惕,自己怎么可能再次與軍隊產生交集呢,哪怕第三軍械維修廠只是華東軍區所屬的一家軍械維修企業。

    因為這一層的考慮,哪怕陳耕數次想要去自己的家看看,可顧慮到自己的身份,他還是沒有提這樣的要求,就是怕自己的老爹為難。

    但有點時候,當你你處心積慮的想要躲開某些事的時候,可某些事卻偏偏要往你身上湊,比如現在……

    “前進廠長,彭政委,您兩位怎么來了”看著站在門口的劉前進和彭光明兩人,陳紅軍一愣。

    說話的同時,陳紅軍的目光下意識的掃到彭光明手里拎的東西,心里頓時就有些驚訝:怎么老彭和老劉來我這兒還帶著東西來了

    驚訝歸驚訝,陳紅軍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不慢,連忙把兩人往里面請:“您兩位什么時候這么客氣了快進來快進來……”

    彭光明向陳紅軍揚了揚手里拎著的兩瓶洋河大曲,呵呵笑道:“呵呵……這不是來拍領導的馬屁了么,我和老劉湊錢,一人買了一瓶。”

    “你們這是寒磣我呢,您們可是我的老領導,有什么事您兩位吩咐一聲就是……”陳紅軍一邊說著,一邊把人往家里讓。

    陳紅軍為人方正歸為人方正,卻也不代表他不懂人情世故,否則怎么可能會成為軍區第三軍械維修廠的副廠長立刻就明白,這兩位來找自己這個,九成九的是有事,而且肯定還不小!

    再考慮到兩人是一起來的,基本可以排除是為了私事。

    不是私事,那就是為了單位的公事,可這么一來,陳紅軍心里反倒是越發想不明白了:自己雖然在前段時間被調到了軍區,創造了從軍區下屬單位進入“中樞”的不大不小的奇跡,可實際上自己也只不過是個小小的參謀,俗話說的好,參謀不帶長,放屁都不響,自己一個有級別沒實權的小破參謀,有什么能值得彭光明和劉前進特意拎兩瓶洋河大曲過來

    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和疑惑,陳紅軍熱情的倒水、拿水果來招待老同事、老領導。

    “老陳,你別忙活了,”劉前進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問道:“袁佳同志呢”

    “今晚她值班。”

    “哦哦……”

    聽說袁佳近萬元要在醫院里值夜班,劉前進和彭光明頓時放松了不少:袁佳在家的話,有些話自己兩人還有些不好意思說,現在袁佳不在,以三人過去的關系,倒是可以暢所欲言了。

    “老陳,我這個人不會繞彎子,我就直說了吧,”劉前進吐了口氣:“我和老彭過來,是為了咱們維修廠來的,想要請你幫個忙。”

    聽到這話,陳紅軍下意識的看向彭光明。

    彭光明點點頭:“沒錯,老陳,我也跟你說句實話吧,咱們維修廠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你比我清楚,半死不活的,從現在開始,咱們維修廠幾百號人能不能吃飽肚子就看你老陳肯不肯幫忙搭把手了。”

    陳紅軍聽的越發疑惑了,他皺著眉頭說道:“老劉,政委,你們兩個真的把我搞糊涂了,沒錯,咱們維修廠是個什么情況非常很清楚,可你們說能不能扭轉咱們廠的情況要看我肯不肯搭把手,這話是怎么說的

    我在咱們維修廠也干了十幾年的事情,要是我有辦法能讓咱們維修廠的日子好過起來,早就把這個辦法拿出來了,也不可能等到現在……”

    說到這里,他的表情有些不愉:這倆家伙,分明就是在指責自己以往在工作中藏私了嘛。

    “老陳,你誤會了,”看到陳紅軍的表情的變化,劉前進擺擺手:“你是什么人,別人不清楚,我和老彭難道還不清楚如果你有辦法能讓咱們維修廠的情況好起來,就算別人不讓你說,難道你還能憋的住早就拿出來了。”

    聽到這話,陳紅軍的表情好了許多:這話還像是那么回事。

    “你以前是沒那個本事,但現在不一樣了,”彭前進把話給接了過去:“只要你開個口,咱們廠今后不說吃香喝辣吧,隔三差五的吃頓肉那是絕對沒問題。”

    陳紅軍皺著眉頭想了半天,還是沒想明白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既然對方敢這么說……

    他苦笑一聲:“政委,廠長,您兩位就別跟我繞關子了,明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兩位也盡管放心,只要我能幫的上忙的,絕對沒二話!”

    ————————————————

    ps:今晚和朋友聚會,估計回來又要挺晚,如果回來的晚,今晚的第二更就挪到明天早晨9點定時發布,還請兄弟們見諒。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