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科幻 > 我成了地下城BOSS > 章節目錄 第五章 王子的實驗
    看著眼前小老頭遞過來的鏟子。

    常威伸手去接。

    然而剛一觸碰,鏟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耳邊隨即響起系統的聲音

    “您的錢幣積分不足。”

    常威恍然。

    沒錢了啊這是。

    常威低頭看向手里的礦鎬,試著把它遞還給老頭。

    清脆的結算音再次響起。

    10點積分回來了。

    果然。

    常威俯身將地上的鏟子拿起,積分再次消失,工具這才真正到他手上。

    “沒錢連工具都拿不了,看來得多做任務多攢積分才行,不然來回跑麻煩死了。”

    麻袋屬于贈品,不消耗積分。

    常威接過后扛著鏟子轉身朝著煤礦那邊快速跑去。

    坐在草地上的半身人老頭靜靜地望著遠去的背影,他從剛才起就一直感到奇怪。

    矮人也就罷了,精靈的言行舉止無論何時都會保持著他們那高傲的貴族姿態。

    然而現在卻有那么多的精靈在眼前扛著鏟子來回跑動,有些還直接跟矮人一起滾黑煤窯。

    這如果說出去,會不會被當成瘋子?

    “可能瘋的是這個世界呢?”

    半身人坐那搖了搖頭。

    實際上,產生疑問的不單只有他一個,其他精靈護衛們也一樣充滿了疑惑。

    他們不知道眼前這群擁有使不完力氣的家伙到底從哪冒出來的。

    也不清楚為什么這群人那么喜歡挖煤,各種臟活累活搶著包辦,而且還樂此不疲。

    “不要感到奇怪,這是殿下正在進行著某種實驗,我知道的,沒人比我更了解他。”

    羅納對著眼前圍過來的精靈護衛們大聲講解道。

    作為護衛隊副官,羅納除了執行領隊跟王子的命令外,還得為士兵們答疑解惑兼具心靈導師之類的工作。

    “殿下之前跟我說過,他擔心我們種族的未來。”羅納對著眾人說道

    “你們應該清楚,我們一族的生育率低下,加上戰爭的消耗,整個部族人口一直處于低位水平。”

    “雖然我們的壽命漫長,但在這混亂的世界,難不保今天就有敵人打過來——就算把他們全滅了,我們這邊少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

    “所以,王子殿下使用了一種奇特的魔法,一種類似往泥土里灌注生命的神奇魔法!”

    “哇哦~”士兵們發出一陣驚呼。

    羅納笑道“這就解釋了那幫人為什么不會感到疲勞,而且對一切事物充滿了好奇,只因他們是一群新生的試驗性魔偶生物——盡管這一點他們自己并不清楚。”

    “哦哦~~~”士兵們恍然大悟。

    羅納滿意地點點頭。

    以前的他,就是因為臥底工作不用心才會被識破,所以現在必須得盡心盡力才行。

    羅納繼續道“如果我猜的沒錯,殿下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讓我們教授這幫魔偶學習戰斗技巧跟知識。”

    “他是想把魔偶訓練成獨當一面的戰士,這樣以后我們在戰場上就多了一份助力跟生存保障——這可比奴隸要高效得多,明白了么各位?”

    嘩啦啦~~

    精靈們激動地鼓起掌來。

    二王子殿下的形象在他們心中瞬間偉岸起來。

    他們一直以為,大王子陰險狹隘,二王子任性魯莽,三公主年幼無知。

    但沒想到二王子卻是他們中最具智慧的一個!

    魔偶生物,簡直太令人震驚了!

    “說不定,二王子將來會成為我們一族真正的領導者,單憑這一項技術,高位元老們絕對會擁護他的。”

    “是的,沒錯。”

    士兵們紛紛點頭感慨。

    羅納也一樣,雖然他是大王子的人,但不得不說,在種族大義面前,二王子的確算是為了整個部族做出了無與倫比的貢獻。

    “給泥土注入生命?”

    這時,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眾人轉頭看去。

    五位拿著黑木長杖、蓋著風衣兜帽、披著黑色法袍的森林祭司們朝這邊緩緩走來。

    說話的那位女祭司留著一頭綁成大麻花辮垂掛在胸前的銀色秀發。

    她是王子護衛隊里的森林祭司長,也是部族大祭司——‘暴風’王后最引以為傲的大弟子。

    “你從哪里聽說的?”梅菲爾來到近前,皺眉看著羅納問道,“我可不記得二王子殿下擁有賦予萬物生命的高級術式,別忘了他的治愈魔法還是我教的。”

    “直覺。”羅納肯定地說道,“而且我有預感,殿下執意要攻打這座地下城,估計也是跟這些魔偶有關。”

    “我支持這種觀點。”護衛首領艾爾剛環抱著胸口點頭道,“不然就沒辦法解釋為什么偏偏選這么一座低端的怪物領地,他大可以選其他更加高級點的地方。”

    “就是。”

    “而且一打下來,這群魔偶就出現了。”旁邊有人接口道。

    “對啊。”

    “沒錯。”士兵們紛紛點頭附和。

    梅菲爾轉頭望向身旁的幾位森林祭司,后者互相看了看,全部搖頭表示不知。

    這時,駐守王座廳門口的衛兵跑過來叫道

    “祭司長大人!殿下有令,命你即刻過去!”

    “知道了。”梅菲爾答應一聲,轉身就走。

    但還沒走兩步,就聽見身后的羅納跟眾人繼續道

    “魔偶只是在戰場上為我們起到減少傷亡的作用,但這并沒有解決問題的關鍵,沒錯,殿下還需要做其他生殖類型的實驗,就是那種擴大人口數量,類似生物交配繁衍的實驗。”

    “誒~~~~”

    眾人贊嘆一聲,然后意味深長地看著遠去的祭司長背影。

    梅菲爾聽了臉色一紅,趕忙拉低兜帽,加快腳步。

    如果殿下真打算做生殖實驗,那現在把自己叫去該不會是想

    梅菲爾腦海中瞬間出現上百萬種限制級畫面。

    啊不行!不行!這些想法太邪惡了!

    身為護衛隊祭司長絕不能胡思亂想!

    梅菲爾呼吸急促,不知不覺間,發現她已經來到王座大廳里了。

    洛特坐在王座上靜靜地打量著這個從進門到現在一直低頭像是在思考問題的精靈祭司。

    準確地說,洛特是在觀察她頭頂旁邊的履歷信息。

    果然沒錯,森林祭司長梅菲爾也一樣是王后派到二王子身邊的第三名臥底。

    現在,精靈王、王后、大王子,都派了二五仔過來,那么三公主呢?她的人在哪?

    正當洛特尋思的時候,原本從進門開始就一直站那低頭不語的梅菲爾仿佛鼓起勇氣一樣,抬頭看著洛特大聲說道

    “我們能不能從牽手開始!”

    洛特“????”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