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穿越 > 逆襲民國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七十章 尾聲
    火車上的旅客并不多,元劍鋒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手邊的皮箱里除了林笑棠給他準備的幾件換洗衣服,并沒有多余的行李。此時的他,經過梳洗和換裝,已經儼然是一個即將要開始遠行教書先生。

    元劍鋒的名字已然不復存在,它伴隨著很多回憶一起被掩埋進很多人的腦海中,若干年后,也許能記住他的,也只有寥寥的數人而已。看著在自己面前飛馳而過的城市,元劍鋒的心里莫名的心酸,也許這就是自己的命運,注定要做一個寂寂無聞的人,就連深愛的女人也隨著自己的執著一同消逝,變成回憶。

    火車在元劍鋒的唏噓中慢慢駛出上海,天色也漸漸黯淡下來,原本乘客就不多的車廂中,更是顯得格外的靜謐和安靜。

    一個身影出現在元劍鋒的對面,看了看手中票根,坐在了元劍鋒的對面,將皮箱順手放在腳邊的位置。

    元劍鋒的眼光還牢牢的鎖定在窗外的景色中,對對面多出來的身影毫無察覺。

    “表哥,你,還好嗎?”一個幽幽的聲音飄了過來,讓元劍鋒的身子微微顫動了一下,這個聲音是如此的熟悉,但元劍鋒還是沒有想起它的主人是誰。

    那人摘下頭上的帽子,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元劍鋒面前,讓他的瞳孔猛的收縮起來。“金勉!”

    “是我!”金勉裂開嘴笑了起來,“你沒想到我還活著吧!”金勉的臉頰上貫穿著一道可怖的刀疤,他一笑起來,刀疤便如同一條蜿蜒的蜈蚣,猙獰的揮舞著長須。

    元劍鋒的腦子飛快轉動著,他囁嚅的說道:“是林笑棠,是林笑棠讓你來殺我的,他還是不肯放過我!之前的話都是在騙我!”

    金勉呵呵一笑,“這個時候,我沒必要再騙你。當年,搶劫黃金的時候,是林笑棠是饒了我一命,他的本意我很清楚,就是要用我這顆棋子來對付你。不過,這兩年,似乎他改變了主意,但我不同。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我要原樣奉還,你欠我一條命,現在,就是償命的時候。”

    金勉的話,讓元劍鋒沒來由的放松下來。至少,他在最后的時候,知道了林笑棠并沒有出賣他,這讓他的心里總算舒服了一些。

    金勉突然伸出雙腳,狠狠的踩住了元劍鋒的雙腳,讓他動彈不得,隨即從座位上彈起來,撲到了他的身上。

    隨即,元劍鋒便感覺到自己的胸腹部一陣冰涼。漸漸地,他的神智開始渙散起來,天與地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旋轉著,然后便是大片的黑暗籠罩下來。

    金勉接連在元劍鋒的要害處捅了三刀。直到元劍鋒漸漸停止了掙扎,他才放開手,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粗重的呼吸漸漸平緩下來。

    金勉將手中的匕首丟出窗外,又站起來,幫元劍鋒闔上了雙眼,整理好他的外套。這才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慢慢的走出這節車廂,消失在低等車廂中的人群中。

    車窗外的夜色慢慢濃重起來,沉寂的車廂中,只傳來車輪帶來的噪音,元劍鋒的腦袋向著車窗外,似乎在看著什么,不經意間,一滴眼淚從他的眼角輕輕的滑落下來。

    ……

    元劍鋒被殺的消息是在一天后傳回上海的,林笑棠沒想到,當年無意間留下的金勉,竟然在此時成了元劍鋒的催命符。林笑棠有些自責,事情的接過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想。雖然金勉又無數個理由可以殺掉元劍鋒,但一想到夏之萍去世前唯一的要求和元劍鋒在逃出生天之后的結局,林笑棠還是感到傷心和難過。

    也許這就是因果輪回。

    在這種心情的陪伴下,林笑棠和眾人悄悄的離開了上海。

    ……

    四年后,也就是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的十月。

    古老的華夏終于迎來了新生,新中國在北平成立。國民政府勉強占據著西南半壁江山,茍延殘喘。但誰都知道,國家復興統一和浴火重生的日子只在朝夕之間了,任誰都無法阻擋歷史前進的腳步。

    曾經強大的軍統已經不復存在,而戴笠更是在三年前死于一場飛機失事中。黑暗世界的一代梟雄終于化為一抔塵土,他的死因眾說紛紜,而在戴笠死后,林笑棠也通過組織設置在國內的遇到展開了周密的調查,卻得到了各種不同的答案。直到最后,林笑棠親自下令將所有調查獲得的資料付之一炬,他很清楚,戴笠死亡的背后隱藏著更大的陰謀,但越調查深入下去,便越發現這些陰謀的確沒有值得去挖掘的意義。

    寓公、沈胖子、馬啟祥等人紛紛回到泰國,寓公和董鎮南正是退休,將同盟會的組織和人員全部移交給林笑棠等新生代,而他們則開始含飴弄孫的愜意生活,林笑棠的一雙兒女已經五歲了,開始在寓公和董鎮南的教導下學習國學。而火眼等人的兒女也都紛紛長大。還有詹森,從日本回來后,在林笑棠的堅持下,做了面部的修復手術,雖然不能恢復原先的容貌,但起碼看起來已經正常的多了。

    馮運修依然潛伏在日本,全力配合門徒直江誠吾的工作,直江誠吾已經成為日本新政府軍界冉冉升起的新星,進入核心層指日可待,這也為林笑棠從側面影響中部日本政府的國策提供了極大的助力。

    如今的日本分為三塊勢力范圍。俄國人扶植的北海道政府,美國人和盟軍扶植的本州日本政府,還有中國軍隊控制下的九州。

    日本天皇已經僅僅是一個國家的標志,失去了全部的權力。日本戰犯在東京受到審判,被執行死刑的只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其他的全部被關進巢鴨監獄服刑。但林笑棠不會給他們逃脫制裁的機會。東京審判結束后一年的某一天,巢鴨監獄發生火災,整個地區被燒成一片白地,里面犯人的下場可想而知。

    在林笑棠的大力斡旋下,駐日部隊已經于十月份正式宣布易幟,加入到新中國人民軍隊的戰斗序列中,潘其中作為駐日部隊的首任政委來到日本,而蕭山令則繼續擔任駐日部隊司令員,雷震和老權等國軍將領依舊在軍隊中任職。

    可以想見,至少在百年之內,華夏這個野心勃勃的鄰居將不會再有任何作為。林笑棠當年的布局得到了完全的實現。

    而在潘其中的建議下,新中國也設立情報部門的海外機構,潘其中和一大批起義的國軍將領的推薦下,林笑棠正式成為海外情報機構的總負責人。而他設立的泰國、緬甸、菲律賓、印尼、新加坡等分站也一并進入到情報機構的序列之內,包括馬啟祥、沈胖子、火眼、柯醒、小屁等人也全部在其中任職。

    隨著情報工作逐漸步入正軌,林笑棠除了一些抓總的事情之外,更多的時間便留在曼谷陪伴妻子兒女,不得不說,看著兒女一天天的長大,這的確是一個男人最為幸福和自豪的事情。

    羽田空的事情也總算有了眉目,經過林笑棠四年來一刻不停的勸解,董嘉怡總算接受了這個日本女人,終于同意林笑棠將其接回到曼谷來。

    興奮的林笑棠第一時間便將消息傳遞到了九州。

    ……

    早晨的曼谷碼頭熱鬧非凡,林笑棠帶著一大家子在保鏢首領郭追和林懷部的護衛下一早便等候在這里,就連許久未曾出門的寓公都不顧年邁親自趕來,為的就是要來接自己那個日本兒媳婦和中日混血的孫子。

    董嘉怡沒好氣的看著一旁略有些緊張的林笑棠,一旁的尚芝微笑著輕拍她的手臂,不停的低聲勸慰著。

    隨著一聲汽笛,客輪終于緩緩靠岸。

    羽田空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緩緩走下船舷,身后是馮運修等幾名隨從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他們也是林笑棠特批借這次機會前來泰國度假的。

    羽田空的身前,是一個三四歲的男孩,穿著短褲和海軍衫,留著短短的頭發,黑黑的眉毛下面是兩顆黑珍珠一般的眼睛。林笑棠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難道這就是我的兒子?”

    頑皮的小子蹦蹦跳跳的下了船,羽田空在后面不斷叫著他,“新之助,你慢一點,注意安全!”

    “新之助?”林笑棠一愣,而那小子接下來的舉動則讓林笑棠目瞪口呆。

    新之助蹦跳著來到迎接的人群前,一眼便看到了林笑棠的大女兒,也就是尚芝的女兒,便一把拉住她的手,嘿嘿笑著說道:“小姐,請問,你喜歡吃青椒嗎?”

    林笑棠和羽田空一頭黑線。

    半空中,隱隱約約的傳來了一聲熟悉的嗤笑聲。

    ——全文完——

    23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