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純愛 > 瘋狗加三 > 章節目錄 455.番.外二
    您的支持將是作者寫作的最大動力!

    老頭接過拜帖隨手丟到一旁,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村長尷尬地搓搓手,小心翼翼地問:“鄙人聽說那個外來的孩子進了您這里那是個粗魯的沒有禮貌和教養的妓-女的孩子,如果他犯了什么過錯,請您告訴鄙人,鄙人一定對他和他的家人進行嚴厲懲罰。”

    老頭冷聲道:“我找他幫點小忙, 或者你愿意讓你的兒子躺到我的石臺上”

    村長臉色一變, 小小退后一步, 陪笑道:“既然是給您幫忙而不是搗亂,那鄙人就放心了。不打擾大人了,告辭。”

    樓下。

    “噓。”加三豎起手指,“阿爸,小聲點,你說的話,我懷疑那老頭都能聽見。”

    “沒錯。”老頭的聲音忽然在地下室響起。

    加三聳肩:“看吧。好了,阿爸, 你放心, 我不會做虧本買賣,這老頭人品不算糟糕到極點,我只是和他做了一點交換。況且那老頭監視著我們,現在我們誰也逃不掉, 如此還不如接受現實, 別讓你兒子白犧牲。”

    男人怔愣半晌, 突然嚎啕大哭!

    加三知道他心情不好受、心情又過于激蕩, 才會情緒崩潰。

    加三在男人面前蹲下,等他哭了一會兒,這才戳戳他說:“阿爸,別哭了,你應該高興才對。你的身體應該已經恢復知覺了對吧不要太激動,你得平靜下來試著找回操控身體的感覺,我還想看看這藥劑的效果到底值不值得呢。”

    加三說完,揭下腦門上貼的止血樹皮,涂了點口水,往加雙腦門上一貼,“給你我的力量源泉,現在我宣布,你已經可以站起來了。來吧,站起來讓我看看!”

    加雙止住眼淚,收斂好爆發的情緒,他可不想被兒子笑話。有了力量源泉的加雙努力揮動手腳,腰部用力,想要坐起來。

    加三伸手扶住他,借了他一把力量:“很好,非常好!想想看,你能站起來,奶奶和媽媽會有多高興以后你將能再次用你堅實的臂膀保護你心愛的家人,你的母親、妻子和兒子都在等待你的回歸。阿爸,看!你坐起來了!下面就是站起來,走回家,給奶奶和媽媽一個驚喜吧……等等,你不能這么走回去。”

    加三下意識不想讓村民知道加雙恢復的事情,他扶住加雙,轉頭看向從樓梯下來的老頭。

    “你能幫忙把我父親帶回家嗎不要讓其他人知道。還有他顫抖得很厲害,這正常嗎”

    “再正常不過,他已經躺了三年多,肌肉雖然沒有全部萎縮,但想要恢復使用也要一段時間,這跟藥劑沒有關系,跟適應和鍛煉有關。”老頭走到父子倆身邊,很不高興對加三道::“你真的真的很麻煩!”

    “我可以給你免費幫工,一個月怎么樣”加三心里很篤定老頭一定會答應,畢竟純種夏國血脈可不好找,如果他拖延或搞事,哭的一定是老頭。

    加雙想要阻止兒子繼續和老頭做交易,他還想留在這里看這個藥劑師老頭到底要對他兒子做什么。但加三完全無視了加雙的焦急和擔憂。

    “不需要!在這等著。”老頭氣呼呼地再次施展畫地為牢,不給加雙反抗的機會,一指點昏加雙,提起加雙走了。

    加三這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老頭別看六十多了,還挺有力氣。加雙就算肌肉有所萎縮,本質還是個大漢,骨架在那兒,再怎么輕,也不會少于百斤重量。可老頭就那么輕松地提起就走。

    又是約五分鐘后,老頭回來了。

    加三沒問自己家人什么反應,他敢打賭老頭肯定把人丟進屋子就走了,多停一秒都沒有。

    果然,老頭一回來就催促他趕緊躺到石臺上。

    “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老頭額頭迸出青筋。

    加三舉手快速道:“真的是最后一個問題!以你的能力,你應該能無視我的意愿才對,比如打昏我擄走我強行對我做實驗。為什么你非要用那么珍貴的藥劑和我作交換還同意和我簽訂契約”

    老頭眉頭松開:“你這個問題讓我知道你并不是什么惡魔,否則你不會問這么愚蠢的問題。也許你只是一個在世間飄蕩的亡靈,好運占有了這具身體,雖然我沒有從你身上感覺到亡靈的腐臭味。”

    “亡靈還有腐臭味”

    老頭眉毛豎起。

    加三立刻做了個封口的手勢。

    老頭看他識相,不無驕傲地繼續道:“神圣的魔法世界,遵從等價交換原則。我之前跟你說過,我屬于溫和派,溫和派魔法師更是堅守等價交換的等價兩字,我們堅信想得到就必須付出,這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尤其牽涉到偉大的魔法。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如果你想召喚出惡魔或異獸為你所用,低等惡魔和異獸與高等惡魔和異獸,召喚的代價又怎么會一樣”

    加三了悟。

    老頭:“你現在就是我用高級復元藥劑召喚而來的高級實驗體,眾神的眼睛不容欺瞞,我已經付出相等的代價,并取得你本人同意,如果你因實驗死亡,你就算變成亡靈也記不住對我的仇恨。而實驗者的自愿性,也是提高實驗成功率的關鍵因素之一。”

    加三徹底明白。但同時也對老頭的實驗更沒底,這位口口聲聲他付出了巨大代價,那么他從自己身上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樣的實驗結果

    加三張口。

    老頭呵斥:“別再讓我聽到你又提出其他要求,如果你不想永遠說不出話來!”

    加三舉手投降,表示自己再不會多說一個字。

    老頭指向他的雙手:“丟掉!都丟掉!你抓著這些東西能干什么是能用石頭砸我的頭,還是能用棒子偷襲我”

    加三訕笑,隨手把粗樹枝和石頭丟到地上。

    老頭手一揮,那兩樣東西立刻消失得連渣都不剩。

    不過加三這時已經躺到石臺上,沒注意到地上那一幕。

    “閉上眼睛,當你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你已經睡著。痛苦將遠離你,魔法的光輝將在你身上綻放,當你體會到魔法魅力的時候,便是你從夢中醒來的時候……”

    老頭以奇妙的節奏念叨著加三聽不懂的古怪話語。

    加三聽了幾個單詞,眼皮越來越沉重,有意識反抗,卻沒那份精神力,沒幾秒鐘就腦袋一歪,徹底睡死過去。

    昨晚是他前十三年人生中最風光的日子,但今天他就體會到被小伙伴羨慕妒忌恨的滋味,在村里繞了一圈,實在受不了東家摸西家夸你家酸澀我家捧的痛苦,還有眾多昔日小伙伴那怪異的目光,亨利決定今后幾天他就待在家里哪也不去了。

    看到長孫進屋,老威爾遜搖搖頭,“問你父親。”

    大威爾遜苦笑,把剛才斯奈爾兄弟來找他們的事情說了。

    梅爾聽到加三也有魔法師天賦,先還替他高興,可聽到后面,臉色就變了,還沒聽父親說完,就連連搖手:“爺爺,阿爸,我們家可不能做這種事!加三那孩子我知道,以前多老實多好的一個孩子,要不是斯奈爾他兒子帶著那幾個小邪頭把加三打得太狠,那孩子也不會憤而反擊。”

    “可是亨利也打過……”

    “我知道亨利也打過加三,但我問過他,他說他就推搡了加三幾把,并沒有真正地打傷他。我還代他給加三道歉了,加三那孩子也沒說什么。”

    大威爾遜嘆息:“但斯奈爾說得也不錯,誰知道那小子將來會不會記恨亨利,再說哪個魔法師希望別人知道他小時候被人欺負得跟狗一樣,媽媽還是個表子”

    梅爾反駁:“那么我們會特意說出去嗎再說加三將來如果真成了尊貴的魔法師,你認為他還會回來這個貧瘠的土地嗎他不能帶他家人遠遠離開哈德大人的領地,甚至離開紛爭大陸到了別的地方,誰還知道他和他家人的曾經”

    “可是如果他以為亨利會說出去,而想對他殺人滅口……”

    “加三那孩子不是那樣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你怎么能肯定人心會變。他現在沒有能力,什么都好說,等他將來有了報仇的能力,你認為那小子會放過村里欺負過他和他媽媽-的人”

    梅爾覺得跟他父親說不通,干脆看向祖父:“爺爺,我不同意。不止是這事不應該做,你們有沒有想過件事能不能做得干凈就算真的像斯奈爾兄弟說的,做成像是被野獸襲擊的樣子,瞞過了哈德大少爺的眼睛,但他們還指望能瞞過魔法師大人的眼睛嗎”

    老威爾遜慢慢地說道:“野獸襲擊只是其中一環,斯奈爾兄弟都想好了,他們的意思是先找幾個孩子把加三弄到林子里,再在林子里布置陷阱,把加三和野獸弄到一個陷阱里。到時候哈德大少爺和魔法師大人問起來就說是小孩子的妒忌和玩鬧,等大人們發現,已經遲了。”

    梅爾拍拍腦門,夸張地提高聲音道:“哈!讓我猜猜看,斯奈爾兄弟是不是還說就算大人們真的察覺是村人動的手腳,可看在我們家亨利的面子上,總不至于為了一個死去的還不是魔法師的外來小崽而怪責整個村莊。對不對”

    老威爾遜沉默。

    梅爾不住搖頭,“我不同意,如果斯奈爾他們真的要這樣做,我就去告訴村長。”

    “村長也知道了,并贊成這件事。”大威爾遜冷不丁地說。

    梅爾呆住,過了一會兒才揉著眉心道:“那我們家也不能摻合進去。”

    大威爾遜拍拍兒子的肩膀:“現在不是我們家想不想摻合的問題,而是當村里人大部分都答應時,其他人家如果不答應,那就是和整個村子結仇。梅爾,我們家世代住在這里,田地房屋,所有的根都在這里,哪怕亨利將來會成為魔法師,我們也不好太得罪村子里的人。”

    梅爾咬牙,轉身就往外走。

    “站住,你要去哪里去通知加家躲避嗎你信不信,你現在只要靠近加家就會被人發現”老威爾遜喝住長孫,眼望窗外,眼神晦暗:“梅爾,我回來前正好碰到哈德大少爺的侍從,他跟我說大少爺和魔法師不打算再等藥劑師,決定等會兒就出發,等回來接兩個孩子時再來拜訪藥劑師。那么等魔法師大人離開到回來至少還有六七天時間,這段時間,他們能殺死加三,就也能殺死亨利。他們現在是覺得亨利是村里的榮耀,但當這個榮耀不肯站在村人一邊呢”

    梅爾身體顫抖了一下,轉過身:“不會的,他們絕對不敢對亨利動手。如果兩個魔法師種子都沒有了,魔法師大人絕不會放過他們。”

    老威爾遜嘆息:“那是你還不知道人一旦瘋狂起來能做出什么樣的事情。斯奈爾他們已經瘋魔,現在已經沒有人能阻止他們。而且斯奈爾兄弟最聰明的就是把整個村子的人都綁在了一根繩子上,他們讓村人們都深信,領主大人就算想懲罰我們,也不可能懲罰一整個村子。相反,如果讓加三成為魔法師,才是村子的大難。”

    梅爾不可置信:“難道他們就沒想過魔法師丹尼爾大人的怒火如果丹尼爾大人因此盛怒,要懲罰整個村莊的人,哈德領主恐怕只會樂見其成吧”

    老威爾遜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人因為妒忌、眼紅而燒紅腦袋時,他們只會看到他們想要看到的。”

    老威爾遜用他的人生智慧下了總結:“總之,就算我們家不摻合,也絕對不能向加家通風報信。至少在哈德大少爺和魔法師大人回來帶走亨利之前,我們必須要先保護好自己。”

    “咔嚓。”

    屋里的三人一起看向窗外。

    窗外,蹲在樹枝上偷聽的亨利臉色蒼白地望著里面的三個大人,眼中有某種東西被打破的震驚和不知所措。

    “亨利,進來。”老威爾遜對幼孫慈祥地招手。

    亨利看著爺爺,又看看他哥哥。他該怎么辦他討厭一切奪走梅爾注意力的人,可是、可是斯奈爾他們卻是要殺死加三……

    殺人,就像殺死動物一樣的殺人!這怎么可以!加三那小賤種看起來那么弱,他打他都不敢用力。

    梅爾,哥哥,告訴我該怎么辦亨利心臟慌亂得快要跳出心腔。

    梅爾對上弟弟的目光,一瞬間,他下定決心,他不希望弟弟是圣人,但他也不希望亨利在小小年紀就種下陰影。

    他是哥哥,他得告訴弟弟什么是對錯,尤其在他弟弟即將成為一個偉大的魔法師時。而他這時去加家肯定會被人注意,但梅爾就不一樣了,小孩子,沒人會特別注意。

    梅爾對著亨利鼓勵的,暗暗點了點頭。

    亨利就像是得到了某種救贖般,大大吐出一口氣,抓住旁邊的樹枝,動作靈活地順著粗樹枝就跑了。

    “亨利!回來!”大威爾遜急了,拉開房門就要去追兒子。

    老威爾遜一把抓住他,聲音低沉:“不要管他。你大喊大叫反而會驚動某些人。”

    大威爾遜擔心:“可是……”

    老威爾遜看向長孫梅爾。

    梅爾低下頭。

    老威爾遜經過長孫身邊,冷聲道:“如果你弟弟出了什么事,全是你的責任。”

    梅爾身體一顫,雙拳慢慢握緊。

    大威爾遜怒瞪長子,舉起手,到底沒能打下去。

    當然,其中關系到自身的部分,他并沒有全說,只說老頭在他身上做了某種實驗,是什么實驗他也不知道。

    加爸加媽這次沉默的時間要長得多。

    半晌,還是加爸先開口:“雖然不知道實驗內容是什么,但如果是好的實驗,也不會讓那個藥劑師花那么大代價。你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身體,有什么變化就跟我們說。”

    加三心想跟你們說又有什么用但這是父母對子女的關心,他最終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加媽媽藏住眼中悲傷,摸了摸兒子的臉,勉強笑道:“除了你爸,還有誰知道你昨天一直到剛才都在藥劑師那里”

    加三回憶:“村里很多人看見我往村西頭走,應該有不少人能猜出來。”

    “那有人看到你從藥劑師那里出來嗎”

    “除了杰羅姆以外,沒有。但我回來時,守村口關卡的人有看到。”

    “那如果有人問起你,你就說早上你就離開了藥劑師的家,后來看天色還早,就去山里撿了些柴禾,還采了些草藥。”

    加媽媽又對加爸說:“這村子不能待了,還好你現在已經開始恢復,等你能走路,我們就離開。”

    加爸摸摸自己的腿:“要么今晚就走哪怕他們一時找不到杰羅姆的尸體,但肯定會問到小三這兒來,只要他們有所懷疑,加上他們之前對小三累積的仇恨,恐怕……”

    加媽媽咬牙:“要么讓小三先躲起來,等別人問起來,我們就說他離家出走了。”

    加爸爸思索:“也是個辦法,等會兒你和媽把家里的錢幣都找出來,給小三準備好行李,趁著天色沒黑,讓小三吃過就走。”

    加媽媽又擔心地撫摸兒子的肩膀:“可他還受著傷,路上如果沒人照顧……”

    “你帶小三先走,我和加雙后面趕上。那幫天殺的畜牲!”加奶奶進來了,眼睛紅紅的,說話帶著鼻音,也不知在外面聽到多少。

    “奶奶,阿爸,阿媽。”加三不得不開口了,“阿爸現在的情況根本走不遠,而我們一走就會落了口實,村里人肯定會追上來,他們都是獵人,我們一家老弱婦殘可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告訴你們這事,是讓你們有個心理準備,我們是要走,但不是現在。”

    雖然現在走是最好的時機,但加爸不能走,說什么都白搭。他和加媽媽是能先行離開,但同樣還是那句話,他走了就會讓村里人坐實對他的殺人懷疑,到時加奶奶和加爸勢必會成為犧牲品。

    如果他打算犧牲家里人,又何必去找老頭做交易

    “可是……”

    “我有辦法對付他們,你們別擔心。”加三有個屁的方法,他只能見機行事,順便再把老頭拖出來做做擋箭牌,盡量拖延一些時間。

    “小三,你長大了。”加媽媽一臉欣慰地道。以前的兒子太軟、太好欺負,有什么也不肯說,也是什么事都想自己扛,可不知為何總覺得現在的加三更可靠一些

    加奶奶抹眼淚,“我可憐的孩子,奶奶和你爸媽沒用,苦了你了。湯煮好了,你趕緊吃一點,然后好好睡一覺。”

    以前那么軟的孩子,也不知在外面被欺負成什么樣,竟然一夕間性格大變。說到底都是大人沒用。加奶奶哀嘆。

    聽加奶奶說到睡覺,再加上事情都已經交代清楚,加三心里一放松,一股無法抵抗的極度疲倦就突然席卷而來。

    加三腿一軟,差點軟倒。

    加奶奶和加媽媽一起抓住他。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過來,別在那兒傻站著了。”加爸爸扯開被窩,讓兒子趕緊上來捂一捂。

    加媽媽又說要給兒子找衣服。加奶奶也忙不迭地出去端湯。

    加三按揉著額頭想提醒加媽媽,家里的衣服數過來數過去就那么幾件,他穿的已經都是加爸的衣服。加爸因為常年躺在床上,衣褲幾乎用不著。

    可幾年消耗下來,加爸的衣服也差不多都快消耗完了。

    加三懷疑加媽媽能否再翻出一件完整的衣服來。

    加媽媽果然沒有能再找出一件完整的衣服,僅剩下的那套如今也已經套在加爸身上。但加三之前穿在身上那套肯定不能留了,血跡洗不干凈,只能燒掉。

    加媽媽出去處理那套衣褲。

    加爸立刻就要把衣服脫給兒子穿。

    “不用衣服了,我上床窩著。”加三那股勁兒過去,身體不但極度疲累,還渾身發寒,他也怕生病,當下就爬上床,和他爸擠一個被窩。

    往常,他也是跟他爸一起睡,晚上也好照顧他爸起夜,但加爸叫醒兒子的時候極少。

    加爸特別幸福地抓起干癟癟的被子往兒子身上蓋,還親昵地揉了揉他亂糟糟的短毛。以前都是兒子照顧他,他想做什么都不行,如今他終于能觸摸到兒子,也終于能像一個真正的父親一樣照顧他!

    加三靠在他爸身上,感受著他爸的體溫和那股濃濃的父子溫情,瞇上眼,打了個哈欠。

    加奶奶出去又進來,一手端湯碗,一手拎著一件褂子,“小三沒衣服了那先穿奶奶的,奶奶還有一件多的。”

    加三已經無力反抗,小三就小三吧,你們愛怎么叫就怎么叫。

    “小三,別睡,等吃過再睡,小心生病。”加奶奶放下碗,晃晃他,非要給他把衣服套上。

    加三一點都不想穿加奶奶的衣服,身子一矮,鉆進被窩里。

    “媽,小三不想穿就不穿。等會兒你和唐娜把我的上衣改改,他個頭小,給他改件褂子加短褲總能改出來。”加爸張開手腕護住兒子。

    加奶奶用力在加爸手腕上拍了一下,含淚笑罵:“這死孩子!不就是不想穿老太婆的衣服嗎。”

    加奶奶似乎還想問什么。

    加爸爸對她使了個眼色。

    加奶奶看到鉆進被窩里雙眼朦朧渾身透出疲乏的孫子,心一痛。

    加三在被窩里瞇了不知多長時間,他覺得自己只睡了一小會兒,可醒來時,外面卻是清晨的景象。

    家里大人輪流過來叫他,似乎怕他就這么睡過去再也醒不過來。

    加奶奶和加媽媽直接把早飯端進了里屋。她和加媽媽都說自己已經吃過了,但天知道她們到底吃沒吃過。

    加爸爸靠坐在床頭,不住抬起手臂和腿,活動手腳,想要快點能夠正常行動。滿身汗水的他,看著面前的一家三口,只覺得胸口處滿滿的,全是力量。

    加三也確實餓得厲害,雖然還想睡,但仍舊掙扎著起來。

    眼皮子有點粘,眼角像是被眼屎糊住了,睜開都有點困難。

    “昨天沒人來找我”人還沒完全清醒,加三就問道。

    “沒有。”加媽媽下意識壓低聲音,“村里來了大人物,我想打探,又怕引起注意,但至今為止還沒有人來找你。”

    “看來,他們是在懷疑杰羅姆的失蹤很可能和藥劑師有關。也是,一個瘦弱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殺死一個強壯的獵人”加三懶懶道,抬手想要揉眼睛。

    “小三眼角粘的是什么血嗎”加奶奶忽然緊張地問。

    加爸爸立刻伸手掰過兒子的臉看。加媽媽也湊過來。

    加三抬手揉。

    “別揉!”加爸爸立刻阻止他,伸手指,輕顫著,輕輕把兒子眼角溢出的粉紅色顆粒撥到加媽媽伸出的手心里。

    一家人借著不大的窗子透進來的晨光,一起看向那粉紅顆粒。

    顆粒不大,圓圓的,大約只有米粒的一半大小。

    亨利昂著頭,邁著跟那位尊貴的魔法師大人學來的步子,爬到院子的大樹上去感慨人生了。

    昨晚是他前十三年人生中最風光的日子,但今天他就體會到被小伙伴羨慕妒忌恨的滋味,在村里繞了一圈,實在受不了東家摸西家夸你家酸澀我家捧的痛苦,還有眾多昔日小伙伴那怪異的目光,亨利決定今后幾天他就待在家里哪也不去了。

    看到長孫進屋,老威爾遜搖搖頭,“問你父親。”

    大威爾遜苦笑,把剛才斯奈爾兄弟來找他們的事情說了。

    梅爾聽到加三也有魔法師天賦,先還替他高興,可聽到后面,臉色就變了,還沒聽父親說完,就連連搖手:“爺爺,阿爸,我們家可不能做這種事!加三那孩子我知道,以前多老實多好的一個孩子,要不是斯奈爾他兒子帶著那幾個小邪頭把加三打得太狠,那孩子也不會憤而反擊。”

    “可是亨利也打過……”

    “我知道亨利也打過加三,但我問過他,他說他就推搡了加三幾把,并沒有真正地打傷他。我還代他給加三道歉了,加三那孩子也沒說什么。”

    大威爾遜嘆息:“但斯奈爾說得也不錯,誰知道那小子將來會不會記恨亨利,再說哪個魔法師希望別人知道他小時候被人欺負得跟狗一樣,媽媽還是個表子”

    梅爾反駁:“那么我們會特意說出去嗎再說加三將來如果真成了尊貴的魔法師,你認為他還會回來這個貧瘠的土地嗎他不能帶他家人遠遠離開哈德大人的領地,甚至離開紛爭大陸到了別的地方,誰還知道他和他家人的曾經”

    “可是如果他以為亨利會說出去,而想對他殺人滅口……”

    “加三那孩子不是那樣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你怎么能肯定人心會變。他現在沒有能力,什么都好說,等他將來有了報仇的能力,你認為那小子會放過村里欺負過他和他媽媽-的人”

    梅爾覺得跟他父親說不通,干脆看向祖父:“爺爺,我不同意。不止是這事不應該做,你們有沒有想過件事能不能做得干凈就算真的像斯奈爾兄弟說的,做成像是被野獸襲擊的樣子,瞞過了哈德大少爺的眼睛,但他們還指望能瞞過魔法師大人的眼睛嗎”

    老威爾遜慢慢地說道:“野獸襲擊只是其中一環,斯奈爾兄弟都想好了,他們的意思是先找幾個孩子把加三弄到林子里,再在林子里布置陷阱,把加三和野獸弄到一個陷阱里。到時候哈德大少爺和魔法師大人問起來就說是小孩子的妒忌和玩鬧,等大人們發現,已經遲了。”

    梅爾拍拍腦門,夸張地提高聲音道:“哈!讓我猜猜看,斯奈爾兄弟是不是還說就算大人們真的察覺是村人動的手腳,可看在我們家亨利的面子上,總不至于為了一個死去的還不是魔法師的外來小崽而怪責整個村莊。對不對”

    老威爾遜沉默。

    梅爾不住搖頭,“我不同意,如果斯奈爾他們真的要這樣做,我就去告訴村長。”

    “村長也知道了,并贊成這件事。”大威爾遜冷不丁地說。

    梅爾呆住,過了一會兒才揉著眉心道:“那我們家也不能摻合進去。”

    大威爾遜拍拍兒子的肩膀:“現在不是我們家想不想摻合的問題,而是當村里人大部分都答應時,其他人家如果不答應,那就是和整個村子結仇。梅爾,我們家世代住在這里,田地房屋,所有的根都在這里,哪怕亨利將來會成為魔法師,我們也不好太得罪村子里的人。”

    梅爾咬牙,轉身就往外走。

    “站住,你要去哪里去通知加家躲避嗎你信不信,你現在只要靠近加家就會被人發現”老威爾遜喝住長孫,眼望窗外,眼神晦暗:“梅爾,我回來前正好碰到哈德大少爺的侍從,他跟我說大少爺和魔法師不打算再等藥劑師,決定等會兒就出發,等回來接兩個孩子時再來拜訪藥劑師。那么等魔法師大人離開到回來至少還有六七天時間,這段時間,他們能殺死加三,就也能殺死亨利。他們現在是覺得亨利是村里的榮耀,但當這個榮耀不肯站在村人一邊呢”
网易彩票双色球不能买